长指甲的顾元,和怕黑的夸父

回「古史故事

此开卷第一回也。因作者在愚人节遇到一块石头,自云“上古神石”,历数千年以至今日,所见所识不吐不快,故曰「古史」,将往事一一道来。又云,“这些古史年代既久,多不可考。且荒谬不经,令人难以置信。”故曰「故事」云云,聊以自欺。 

本文中凡用“史”用“事”用“石”等字,是提醒阅者眼目,亦是此书立意本旨。 

“得,你就别在那里咬文了。”神石打断我的思路。“你要不要听我讲啊?” 

“行行,我听。您老历经几世几劫,怎么还这么性急?慢慢讲吧。” 

神石沉吟了片刻,“我经过的事情那么多,一时也没个头绪,不如以时间先后为限,从最早的时候讲起。 


 要说中国人的祖先,最早大概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一,二百万年左右。象云南元谋人,四川巫山人,湖北郧县人等等,都在百万多年前就留下遗迹可考。不过那个时候的故事不太好听,因为人类刚刚从猿进化出来,以现在的标准看,四肢和智力都很不发达,可以说是手蠢脚笨,头呆脑昏。 

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可能是没有语言文字的关系吧,人类的进化是手领先于脑,四肢领先于思维。人类主要靠劳动而进化,而早期劳动,最直接的是在促进四肢的分工,手和脚的分离。发明火,语言,文字之前,脑力得不到充份的训练。这就产生了一种有趣的现象:对于某些事情现象,明明身体手脚都已经了解和知道了,偏偏脑子还不清楚,笨的让人干着急。 

比如那年,住在大荒山北边山洞里的有一个人,叫做「顾元」。在他住的山洞前有一个坑,他每天经过那里都要狠狠摔上一跤,摔的鼻青脸肿。日子久了,顾元每次走近洞口,双腿都会不自觉的发抖,但就偏偏不懂得绕路过去。唉,看的我一块石头都替他窝火。” 

我皱皱眉头,半信半疑的打断了神石,“你说的现象是条件反射吧,没什么神奇的。但一般动物也不该这么笨,何况是人。” 

神石耸了耸肩,虽然我不是很清楚它的肩在哪里。“那个顾元就是这样,信不信由你。他后头还有更笨的呢。 

大约是在公元前七,八十万年前,顾元学会了打造简单的工具,就是用石头把木枝木棍的前端打尖,用来捉鱼捕兽。这时候他又犯那个老毛病了:每敲两三下,石头就会不小心砸到左手手指。被砸的次数多了,他右手一挥,按住木棍的左手指就下意识的微微一缩,但终于不懂得怎么躲过石头。 

久而久之,手指伤了又好,好了又伤,在顶端部位长出了厚厚的一层硬物,这就是人类手上长指甲的来历。” 

我摇头不以为然,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越说越荒谬不堪了。那小猫,猴子,甚至乌龟,也都有长指甲的。没听说它们都是劳动进化出来的。” 

神石毕竟老练,“你瞧,给你讲你又不信。我原说这些远古的事,年代又久,又不太好听。这样吧,咱们跳几十万年,讲近一些时代的故事。” 
“多近?” 
“从夸父开始吧。 


在公元前十万年左右,人类已经进化的相当完善,也有了群体筑穴集聚的习俗,就是后来氏族的雏形。这时在北方有一个很兴旺的群体,首领叫做「归」,又叫「夸父」。 

我们刚才已经提到夸父为什么会长指甲。但你可能不知道,夸父还是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个夜盲症患者,比你们现代有一个唱「怕黑」的歌手周华健,整整早了十多万年。 

夸父长的魁梧神气,英俊挺拔,人也很聪明。而且他年轻腿长,跑的特别快。他平时最喜欢的游戏,就是和村边的两只兔子比赛脚力。他虽然不如兔子跑的快,也差的不多了。同村的人看到就叫他们「归」兔赛跑。 

但夸父也不是什么事都顺心如意。他最大的苦恼就是一到天黑,就什么也看不清了。当然那时候还没有「夜盲症」这个名词,也不知道是由缺乏维生素A引起,更不知道多吃胡萝卜就能治好。夸父只知道每天太阳一落山,黑暗就要来临。 

同村有一个智叟,看夸父这么苦恼,就问夸父,“小伙子,你这么年轻漂亮,为什么发愁啊?” 

夸父说,“黑夜一来,我的眼睛就什么也看不见了,象是瞎子一样。” 

智叟哈哈笑道,“黑夜来了,我还能看到一点东西,但比起蝙蝠就差远了。蝙蝠在漆黑的夜里飞舞盘旋,上下随意,左右自如,就跟白天没什么两样。”说着智叟唱起了歌谣: 

蝙蝠蝙蝠,不修边幅。白天睡觉,晚上跳舞。

夸父听了很高兴,就去捉了一只蝙蝠询问。蝙蝠吹牛说,“白天?黑夜?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黑夜。在我眼里,世界永远是明亮的。” 

这时候旁边飞过一只小鸟,向夸父说道,“你别听蝙蝠吹牛。他的视力很差,全是靠超声波辨别方向,当然分不清白天和黑夜。” 

蝙蝠听到小鸟揭穿了他的谎言,有点儿慌神。趁着夸父不注意,一伸翅膀,朴啦啦向着太阳的方向飞走了。 

夸父也不懂小鸟说的什么超声波。他想着蝙蝠的话,看见它向着太阳的方向越飞越远,忽然一拍脑袋;“对啊。蝙蝠一定是追着太阳飞,太阳走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那世界当然就永远是明亮的。” 

他想到这里,高兴极了。不由的唱起了歌谣: 

夸父夸父,不修边幅。追着太阳,使劲跑步。 

夸父下了决心,要去追赶太阳追赶光明。他跨开了大步,向太阳的方向追去。村边那两只小兔子以为又要和它们赛跑了,也飞快的向前跑,跑在夸父前面。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夸父跑的虽然快,但怎么可能追上太阳呢?他喝尽了黄河的水,最终还是又累又渴,倒在雁门山的大泽里。 

但你们可能不知道,跑在前面的那两只兔子,也成了中国历史上最出名的两只兔子。其中一只使劲跑啊跑,跑到了月亮上陪伴嫦娥。另一只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夸父,养成了边跑边回头的坏习惯。直到了战国时代,它不小心撞上了宋国的一棵树,一名呜呼,就是后人「守株待兔」的故事。有诗为证: 

小兔小兔,不修边幅。一个登月,一个撞树。

那个群体的族人为了纪念夸父,就改称夸父族。在很多年以后,夸父族人的后裔还在蚩尤和黄帝的一场大战中起过很重要的作用。而夸父,也就成了人类追求光明,和大自然做斗争的典型。” 

「夸父神圖」,出自《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二十九卷

听了神石的这些故事,我心里琢磨:“这故事本身绝对是无稽之谈,漏洞百出。但年代时间先后顺序也不无可取之处。权且听下去,看看它还能胡诌些什么。” 正是, 

生当做人杰, 
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夸父, 
追日梦成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