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尧中期:发大水,舜的机会来了

回「古史故事

上回书说到,帝尧为政的风格,是知人善任,而不独断专行。这样虽然把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但时间久了,在朝中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几个势力团体:

  • 太子丹朱,和支持太子的大臣们,例如放齐
  • 四岳(羲仲,羲叔,和仲,和叔):这四位掌天象,执祭天权,是帝尧的元老级顾问
  • 九大臣(司徒,司空,司马,司农,乐正,工师,秩宗,大理,驱禽):此九臣掌日常政务,有相当大的责任和行政权力
  • 从前几代一直传下来的重要部落和望族首领,比如祝融氏掌火,共工氏掌水,欢兜氏,鲧(gǔn)
  • 一些人单力薄的贤臣,比如许由,巢父,子州支父,舜(shùn)

这五组势力相互合作,又相互制衡,微妙的维持着帝尧的太平盛世。


然后黄河就发大水了,比颛顼(zhuān xū)帝那次还要严重。

尧又曰:… 汤汤洪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其忧

史记・五帝本纪

颛顼:共工争帝,绝地天通那一回里,我们提过,共工氏兵败后放水以漫天下,那次的严重程度,引发了后人「天柱折,地维绝」,女娲炼石补天的联想,可见水势之严重。

但那毕竟是人祸,这次是百年难遇的天灾,数倍之前。

当尧之时,… 洪水横流,泛滥于天下。

… 水逆行,泛滥于中国。蛇龙居之,民无所定。

孟子滕文公

此时帝尧已经人到中年,精力大不如前,急需找一个‘治水总工程师’。而且这个职位的任命极为关键:责任极大,权力亦大,可以直接调用中央资源,会影响到下一代接班人的角逐。

于是尧召开了高层决策会议。


帝尧:‘大家看看,谁来(治水)比较合适?’

大臣放齐是太子派,抢先出来回道,‘太子丹朱是不二之人选!’

尧眉头一皱。他深知治水不易,如果太子几年治下来不能成功,会给政敌很多口柄,反而是自断了前程。于是尧假意谦道,‘太子还是嫩了些,经验恐怕不够。‘

欢兜氏一向和共工氏走的比较近,他们的根基都是偏南方(苗)一带。共工氏掌水权已久,欢兜自然不愿见到这个治水总管的位子落入别人家。于是上前答曰,’论经验,肯定是共工氏最强。我看还是让他继续治水吧。‘

尧召开这个会议的目的就是为了替换共工。因为共工氏和欢兜氏,这些年势力渐涨,已经成为太子丹朱的强力竞争对手。于是尧冷笑一声,’他经验不多,教训可谓不少!就是他做水官的时候发的大水,哪里还敢称强?‘

欢兜一下不敢说话了。

尧向四岳望去:’你们元老顾问们怎么看?‘

四岳道,‘我们看鲧可以。‘

尧心里这个气呀。这四老怎么会不明白朕的心意呢?那个鲧,这些年一直在协助共工氏治水,和共工欢兜一伙走的很近。用他来岂不是换汤不换药?于是他摇头道,‘鲧这个人刚愎自用,恐怕不妥。’

四岳其实知道尧的心思。但治水是个技术活,鲧长期战斗在第一线,经验丰富,确实是眼下最佳人选。在万民生计和揣摩上意之间权衡了良久,四老还是选择以民生为重。‘鲧的性格确实是刚硬了一些,但依老臣们之见,可以先试试他。’

尧叹了口气,‘好吧,就依你们的,试试鲧吧。’

尧曰:“谁可顺此事?”放齐曰:“嗣子丹朱开明。”尧曰:“吁!顽凶,不用。”尧又曰:“谁可者?”欢兜曰:“共工旁聚布功,可用。”尧曰:“共工善言,其用僻,似恭漫天,不可。”尧又曰:“嗟,四岳,汤汤洪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其忧,有能使治者?”皆曰鲧可。尧曰:“鲧负命毁族,不可。”岳曰:“异哉,试不可用而已。”尧于是听岳用鲧。九岁,功用不成。

史记・五帝本纪

结果鲧治水治了几年,也没什么功劳,也有些苦劳。水治了不去,去了又来。


为什么说儒家特别推崇帝尧呢?他是典型的那种,内心其实也自私也蔫儿坏,但时刻用道德约束着自己,既是为了证明给别人看也是为了证明给自己看的那种「君子」。

他其实很想把帝位传给太子丹朱。但他从哥哥帝挚(zhì)那里夺权,说法是天下应该让有德人来管理。那现在他就觉得有义务继续这个传统。起码要做做姿态。

他找来四岳:‘我年纪大了,把帝位禅让给你们吧!’

四岳心里跟明镜一样清楚。他们比尧年纪还大一些,哪有轮到他们的道理。‘哎呀,我们德才不配啊。‘(「尧曰:“嗟!四岳:朕在位七十载,汝能庸命,践朕位?”岳应曰:“鄙德忝帝位。” 」-《史记・五帝本纪》)

尧找来巢父,‘我让位给你吧!’ ,巢父不受,隐。(「尧闻其贤,欲以天下让之,不受而隐去」-《引 古史考》)

尧找来许由,‘我让位给你吧!’ ,许由不受,逃。(「尧让天下于许由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于光也,不亦难乎!… 请致天下。”许由… 不受而逃去。」-《高士传・卷上》)

尧找来子州支父,‘我让位给你吧!’ ,子州支父不受,称病。(「(尧)又让于子州支父,子州支父曰:“以我为天子犹之可也?虽然,我适有幽忧之病,方且治之,未暇治天下也。”」-《高士传・卷上》)

巢父,许由,子州支父这几个虽是贤臣,但身后没有大家族部落支持,势单力薄,根本不可能是帝位的角逐者。尧这么做,是纯脆的做姿态了。


但此时朝中尚有几股力量可以和丹朱一争:欢兜氏,共工氏,鲧,还有九大臣中,赫然就有尧的二哥弃为大司农,三哥契为大司马。

可能是巢父,许由,子州支父这几个软柿子太好捏了,尧走了下一步棋,让他晚年后悔都来不及:他提拔了也是势单力薄的舜。

帝尧,帝舜

他万万没有想到,舜可不是前面那三个软柿子可比。

下一回里,舜将要成为新一代的李世民,而把尧从唐太宗,挤兑成唐高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