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斯洛特和桂妮薇儿(Sir Lancelot and Queen Guinevere)

回「亚瑟王的故事

兰斯洛特(Sir Lancelot)是没落国王班(King Ban)和王后伊莱恩(Elaine)的儿子。一家三口在逃亡的路上,湖中女(Lady of the Lake),对,就是那个梅林的老相好湖中女,把尚在襁褓中的兰斯洛特偷偷带走抚养。

因为他是在湖边长大的,所以有时别人又叫他‘湖边的兰斯洛特’。

转眼他已经长成十八岁的少年,英俊潇洒剑法超群。他听从湖中女的指点来亚瑟王的宫中效力,很快就奠定了第一骑士的地位。当时按照规矩,每次骑士比武的胜利者会得到由王后桂妮薇儿(Guinevere)亲手佩戴奖牌的机会,结果在每年的冠军决赛中,都会看到兰斯洛特帅呆酷毙的一剑取胜。王后虽然还爱着亚瑟王,但一次次在颁奖时面对兰斯洛特灼人的目光,心里也不免有些慌乱。

他们虽然都没说过几句话,但两个人都知道,王后的小拇指动一动,即便是要兰斯洛特赴汤蹈火他也心甘情愿。

Lancelot and Guinevere, by Herbert James Draper, 1890s

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善良的国王叫巴格得麦格斯(King Bagdemagus),但他有个凶恶的儿子,王子马雷亚冈(Melegant)。马雷亚冈贪恋王后桂妮薇儿的美色已经很久了,趁着有一天她带着女仆和少数骑士去春游的机会,带领大批人马去劫持王后。王后这边骑士虽然英勇,但毕竟人单力薄,纷纷受伤。为了保护骑士们的生命,桂妮薇儿大义凌然的对马雷亚冈说,“我可以被你抓走,但你要保证不伤害我的这些骑士!”

同时她悄悄地摘下手上的戒指给一个小仆人,“快回到宫中找人救我们。记住一定要找兰斯洛特!其他人不是这个坏蛋的对手。”

Guenevere Sends her Page to Lancelot for Help, by H. J. Ford, 1902

马雷亚冈看到小仆人跑掉但已经追不上了,气得牙根痒痒的。他吩咐留下了一批弓箭手断后,就劫持着王后和她那些受伤骑士一起回到他自己的城堡去了。


小仆人回到皇宫卡美洛(Camelot)讲述了经过,亚瑟王龙颜大怒,派手下三员大将兰斯洛特,高文(Sir Gawain),凯(Sir Kay)奋起直追。凯不太灵光,追了一阵子就被捕了。高文和兰斯洛特都是顶尖高手,二人分两路追击。

The Archers Threaten Lancelot, by H. J. Ford, 1902

兰斯洛特追了没有多久就遭遇那些断后的弓箭手。一阵搏斗之后这些小喽啰怎么会是第一骑士的对手?可糟糕的是我们男主角的马被弓箭射死了,他只好拖着沉重的盔甲兵器徒步追击。但他知道徒步只会越追越远。

(这一段故事叫做《兰斯洛特-囚车骑士》<Lancelot, the Knight of the Cart>,下面这里是关键。)

正在绝望的时候,忽然前面出现了一个小矮人,架着一辆囚车。小矮人说,“你上车我可以载你一程去追。”这时候问题来了:在那个时代坐在囚车里是一件非常耻辱的事情,普通人都不愿意,更不要说高贵的骑士了。兰斯洛特犹豫了几秒钟,但想到心爱的桂妮薇儿,再屈辱的事情也愿意,就毅然登车。

过了一会高文追上来,看见囚车中的兰斯洛特大为惊讶,他自己的马还在就跟着车并驾齐驱,但始终和囚车保留了一定距离。

一路上兰斯洛特倍受歧视。比如当夜露宿,屋主给高文准备了上好的床铺和女仆,却把兰斯洛特要睡的床给烧了。对兰斯洛特来说失去名声比受伤甚至战死还要糟糕一千倍,但他每次想到心爱的王后也就坦然受辱。

他们俩来到一个岔路口,一个小姑娘告诉他们:“沿着左边走会有一座‘水下桥’,这条路比较远但比较安全。沿着右边走会有一座‘剑桥’,这条路比较近但很危险。”高文选择了水下桥,但兰斯洛特不愿意浪费片刻时间,毅然选择了危险的短路。在剑桥这边路上,兰斯洛特一路惊险,顺手杀了几个坏蛋,救了几个女生,在过剑桥时被斩的浑身伤痕累累,这里也就不一一细表了。


转眼兰斯洛特追到了马雷亚冈的城下。善良国王巴格得麦格斯在我们骑士过剑桥的时候,就在城上跟他儿子说,“这个骑士英勇卓绝,武功已入化境,你远远不是对手,赶快把桂妮薇儿给放了吧。”

但邪恶王子马雷亚冈年轻气盛不肯认输,老国王就给兰斯洛特吃的喝的还有治伤的药品,又保证他和桂妮薇儿的安全,建议一个月后等他伤好再安排与王子决斗。兰斯洛特担心王后,不顾又伤又累就想立刻开战。最后大家同意明晨开打。

当夜兰斯洛特在软禁王后的塔底呼喊她的名字,却遭到桂妮薇儿的冷遇。

第二日清晨,兰斯洛特和马雷亚冈在广场决斗。兰斯洛特昨夜遭到王后冷落,万念俱灰,全无斗志,加上浑身伤重,才一开战就屡屡遇险。王后手下一个小丫鬟就让桂妮薇儿站在窗边,然后高喊,“兰斯洛特,你转过身来看看是谁在给你助威啊!”

The Queen and her Maidens watch for Sir Lancelot, by Innes Fripp, 1912

兰斯洛特看到王后在高塔上观战,立刻斗志倍增。但他双眼再也片刻不愿离开王后,就背着身子与马雷亚冈斗剑。那个小丫鬟又喊,“你怎么那么笨啊,去绕到他那边,就可以一边打一边看我们王后了!”

兰斯洛特心想也是,就刷刷几剑把马雷亚冈逼到自己与高塔之间,边打边凝视王后。巴格得麦格斯看两人差距实在太大,怜惜自己儿子,就恳求兰斯洛特休战。兰斯洛特念老国王赠药之恩,遂停剑休战。


当晚兰斯洛特再访桂妮薇儿,追问她昨夜为什么给他脸色看。桂妮薇儿说“是因为你在上囚车前犹豫了三秒钟啊!”兰斯洛特恍然大悟,诚心道歉认错,俩人共入寝室,多年爱情终于修成正果。

Source unknown.

没想到好事多磨,兰斯洛特因为浑身伤口(一说是他昨夜掰开铁窗时割破了手),当夜把几滴血沾到桂妮薇儿的裙子上。马雷亚冈听说后,就在第二天清早当着老国王,兰斯洛特,和桂妮薇儿的那些骑士的面,指控王后和某人有奸情。

兰斯洛特把受伤的血偷偷擦干净后,怒发冲冠拍案而起,要与马雷亚冈决斗。两个人决定一个月后在亚瑟王的卡美洛广场决战。

马雷亚冈把桂妮薇儿,凯(稍早被捕),和其他受伤骑士送回了卡美洛,但他使了个小诡计把断后的兰斯洛特困在了一个地窖里面,不给他吃喝要把他饿死。

一个月后马雷亚冈耀武扬威的来到卡美洛,继续指控王后不忠,指控兰斯洛特胆小怯战。桂妮薇儿面露愧色,手下众骑士默不作声。


“I am Sir Launcelot du Lake, King Ban’s son of Benwick, and knight of the Round Table”,
by N. C. Wyeth, 1917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背景音乐响起,一骑白马从远方疾驰而来。衣襟飘飘,马上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脱困的兰斯洛特。

“我是湖边的兰斯洛特,班国王之子,亚瑟王麾下骑士。我来与你决一死战!”

马雷亚冈那里见过这番气势,斗志全无,挥弄了几招就跪地求饶。按那时的规矩一方如果认输你是不能杀他的。兰斯洛特也是个有原则的骑士,但他抬头看见王后微微伸手在脖子边做了个‘斩!’的手势,知道她的心意,留着马雷亚冈总会威胁到王后的名誉和安全。

于是他把一只手背过去绑上,说“瞧,我捆住一只手跟你打。”马雷亚冈以为有机可乘,重新加入战斗。这回兰斯洛特没有给他再次求饶的机会,几招就把他杀死了。

亚瑟王的皇宫又恢复了平静,但兰斯洛特知道他和王后无法回到从前那样(纯精神交流)了。他找了个借口离开卡美洛,开始了他流浪骑士(Knight-errant)的生活,再回到卡美洛已是几年后的事情。

这就引出一段兰斯洛特和伊莱恩的故事。

高文和绿骑士亚瑟王的故事兰斯洛特和伊莱恩
兰斯洛特和桂妮薇儿(Sir Lancelot and Queen Guineve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