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斯洛特和伊莱恩(Sir Lancelot and Elaine of Astolat)

回目录

兰斯洛特(Sir Lancelot)离开了卡美洛(Camelot)四处游荡,但心中对桂妮薇儿(Guinevere)的思念只增无减。他一路上斩饿龙,救少女,除恶霸,不断有英勇故事传颂四方,但他本人却是郁郁寡欢,形单影只。


Elaine Worships Lancelot, Rhead, George Wooliscroft & Louis (1898)

这一日他到了阿斯特拉特(Astolat),顺手又救了个少女。没想到这女子是此地主人伯纳德(Sir Bernard)的女儿伊莱恩(Elaine),人称‘阿斯特拉特的美女’(the fair maid of astolat)。伯纳德千恩万谢,就收留兰斯洛特在庄里稍住些时日。兰斯洛特白天练练剑,晚上讲些以往除暴安良的故事,自己没太留意,但美丽纯真的伊莱恩已经不知不觉的深深被他迷住。

The Lily Maid, by: M. Bowley, 1902

兰斯洛特平素习惯了把女士的要求摆在第一位,所以他对伊莱恩也恭敬有礼,加上他那白马王子般的微笑,使伊莱恩误以为他们之间的爱是双向的。但兰斯洛特心里始终只有一个人:美丽的王后桂妮薇儿。

过了一段时间,卡美洛传来消息,亚瑟王要举办一场骑士大比武。往年的比赛都没有悬念,但今年因为第一骑士的缺席,各地高手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听到这里兰斯洛特也有些技痒了,‘哇,好久没有和同伴比剑了。。。’

但他又不愿就此回宫,所以决定乔装去参加比赛。伊莱恩听说了这个消息,就请求他穿上她家里的盔甲,带上她亲手编织的飘带。兰斯洛特开始有些犹豫,但想到这样可以更好的隐瞒自己的身份,就慨然允诺。

Elaine Ties Her Sleeve Round Sir Lancelot’s Helmet, Ford, H.J, 1902

兰斯洛特把自己的盔甲留给伊莱恩,伊莱恩给兰斯洛特亲手系上她缝了好几天的飘带,每一针每一线都充满了少女的情意。然后他策马扬鞭而去,“我会给你带回荣誉的!”


在亚瑟王的赛场上,兰斯洛特果然技压群雄再次夺魁。但到了颁奖的时候他不愿面对王后,只留了一句,“我是给阿斯特拉特的美女伊莱恩争取名誉的!”就转马走了。有些骑士认为他这样对亚瑟王不敬,就随后追杀,重伤了兰斯洛特。

亚瑟王和桂妮薇儿都觉得这个神秘蒙面骑士像极了兰斯洛特,就派高文(Sir Gawain)去打探。这时兰斯洛特在外地养伤,所以高文到阿斯特拉特时,只见到伊莱恩和兰斯洛特的盔甲。

他认识老朋友的盔甲,所以回到宫中添油加醋的描述了一番兰斯洛特和伊莱恩如何海誓山盟,如何如胶似漆,把一旁的桂妮薇儿听的醋意大发。

Elaine and Launcelot’s Shield, Garrett, Edmund H., 1901

而兰斯洛特走后,伊莱恩每天面对他留下的盔甲,上面每一个纹路都已抚摸过多遍。少女的心,终于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她找来家里的一个会魔法的女仆布鲁森(Dame Brusen)研制了一瓶多情药水:每天给兰斯洛特喝一点,他心里就只能想着伊莱恩。

兰斯洛特回来后,果然对伊莱恩一饮钟情。两人迅速发展,果断闪婚,过起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伊莱恩一面觉得不能再美满快乐了,但另一面也暗暗恐惧那未知的将来。


转眼一年过去,终于有一天她忘了给他吃多情药水。兰斯洛特好像从梦中刚刚醒来,呆呆的望着她,又是熟悉又是陌生。桂妮薇儿的面容一年来第一次浮现在他脑海,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要立刻回到王后的身边!

而他不知道的是,此时伊莱恩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兰斯洛特回到了皇宫,找机会跟桂妮薇儿解释了一切,又过起了往日的圆桌骑士生活。此时他已把伊莱恩忘得一干二净。

The Lady Of Shalott, Hughes, Arthur, 1872–3

又是一年过去了,伊莱恩生下了加拉哈德(Sir Galahad)后,柴米不进,形销骨枯,眼见不成了。她写下一封长信,责怪兰斯洛特无情,让老爹把信和她尸体一起放在一艘船上,顺流一直漂到卡美洛。兰斯洛特虽然对她没什么情意,但毕竟夫妻一场,大哭了一回将她好生安葬。

而他们的儿子加拉哈德,在后来圣杯的故事里会成为比他父亲更神圣的圆桌骑士。

The Lady of Shalott, 1888, by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兰斯洛特和桂妮薇儿亚瑟王的故事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
兰斯洛特和伊莱恩(Sir Lancelot and Elaine of Astola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