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Tristan and Isolde)

回目录

特里斯坦(Sir Tristan)是英国一个小国国王瑞瓦兰(Rivalen)和王后布岚氏芙乐(Blanchefleur)的儿子。他刚生下来就父母双亡,一直由大舅,也就是布岚氏芙乐的哥哥,康沃尔(Cornwall)的国王马克(King Mark)抚养成人。国王马克对这个外甥很好,两人情若父子。

特里斯坦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会说七国外语(据说他英文很流利),音乐艺术骑马击剑,无一不通,很快就建立起马克手下第一骑士的地位。


这里要稍停一下说说那时英格兰和爱尔兰的关系。当时英格兰由多个小国分据,马克国王所在的康沃尔就是众小国之一,所以实力弱于已经统一的爱尔兰。爱尔兰的国王叫葛尔猛(King Gurmun),他的王后叫伊索尔德(Isolde),他们的女儿也叫伊索尔德。

这个故事里我们会遇到三个伊索尔德,咱们先管这两个叫伊索尔德王后,和伊索尔德公主。

葛尔猛国王派了他的心腹爱将,伊索尔德王后的弟弟,爱尔兰第一勇士摩豪特(Morholt)来向马克征税。摩豪特身高过丈,力敌万夫,象往年一样,马克国王麾下无人敢与他争锋。

但这一年特里斯坦已经长大成人,小伙子年轻气盛,就约好了在一个孤岛上单挑摩豪特。这时特里斯坦跟咱们项羽学了一招:他一上岛就把自己的船给烧了,这样俩人只能活着回来一个。

结果大战了八个时辰,特里斯坦杀死了摩豪特,但自己也被对手的毒剑所伤。摩豪特死前告诉他:“我剑上这个毒,只有我姐有解药。”


特里斯坦把摩豪特的尸体装在船上运回了爱尔兰。王后见到了弟弟的尸体,知道仇人的名字,而且在摩豪特的头盖骨上找到特里斯坦的宝剑上的一片断刃。

Yseult la blonde, by Gaston Bussière, 1902

特里斯坦自己寻医解毒了一段时间,发现真的没解,只好孤身一人冒险来了爱尔兰。他改名为坦特里斯(特里斯坦反过来),在皇宫门口弹竖琴。弹得天花乱坠,余音缭绕,结果伊索尔德公主被吸引住要跟他学琴,王后也就把这个坦特里斯的毒顺手给治了。

四十天后,特里斯坦生龙活虎的回到舅舅马克国王的面前,而且不停的夸伊索尔德公主的美貌,马克就分派了特里斯坦的下一个任务:去爱尔兰把伊索尔德公主接回来嫁给马克。

正好这时爱尔兰境内出现了一只恶龙扰民,葛尔猛国王悬赏:“谁杀了恶龙,谁就可以带走公主。”

特里斯坦当然就去把龙杀了。

(这里还有一个分支故事:特里斯坦杀龙后,割下一片龙舌被毒得暂时昏倒了,一个懦夫军官割下龙头说是他杀的龙,公主觉得懦夫军官不够高富帅不愿出嫁,最后发现杀死恶龙的勇士居然就是弹得一手好竖琴的坦特里斯。)


特里斯坦杀了恶龙,理所当然的要把伊索尔德公主带回康沃尔嫁给马克国王。但有一天他洗澡的时候,王后和公主发现了他有一把断了一片的宝剑,而缺的那一片正好吻合她们在(王后弟弟)摩豪特头盖骨上找到的断刃。

这回真相大白:英勇的坦特里斯原来就是仇人特里斯坦。公主一哭二闹三上吊,最后被王后劝解。王后准备了一瓶爱情药水悄悄的给公主的贴身女仆布兰文(Brangwain),嘱咐她在公主下船的时候让公主和国王马克喝了,就会疯狂的爱上对方。

“Tristan and Isolde Drinking the Love Potion” (ca 1470) by Luce de Gast.

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在船上误打误撞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分喝了那瓶爱情药水,结果俩人就相爱了。爱的天翻地覆,死去活来,从船头爱到船尾,从船尾爱到船头,差点把船给爱翻了。

可是公主还是嫁给了国王,但她和特里斯坦的关系并没有就此停止,而且因为爱情药水的关系,俩人好像也不怎么内疚或惭愧。过了一段时间,大家(包括国王马克)开始怀疑了,他们就开始用一些诡计:

  • 比如和国王的新婚夜,他们把公主的贴身女仆布兰文给偷换到床上(因为她还是处女),凌晨才换回来。
  • 有一次国王设计想抓他们,就把他俩安排在同一个屋子的两张床里,然后派一个小矮人在两个床之间洒满了面粉。特里斯坦抓住一根绳子爬到了伊索尔德的床上,俩人吭哧吭哧一直到特里斯坦的旧伤口复发。国王回来看到地板上的面粉好好的,但伊索尔德的床上有血。公主割破了自己的手说是她不小心弄的。
  • 另外有一次马克国王质问伊索尔德公主是否不忠,伊索尔德用了经典的误导,她指着自己的双腿之间骄傲的说,“世上只有两个男人曾经碰过这里:你,还有一个有一次我骑着他过河的下人。”马克当然不知道那个‘下人’就是特里斯坦,他真的曾经背公主过河。
Tristan and Iseult as depicted by Edmund Blair Leighton, 1902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大概就是国王越来越怀疑,但每次都抓不住‘确凿’的证据。而且在很多版本里国王都有一个特征:马克国王深爱伊索尔德,同时他也很喜欢特里斯坦,所以不太希望抓住他们,或者就是没抓住时会觉得很内疚,反正有些自欺欺人。


但纸毕竟包不住火。终于有一天连国王也不得不面对事实:他最心爱的王后和他最看重的骑士一直在胡搞。按当时的法律,男的要上绞架,女的要被烧死。

特里斯坦在最后一刻凭借自己高强的武功挣脱了绞架,又把快烧着了的伊索尔德救出了火场。从此特里斯坦远走他乡,到亚瑟王的卡美洛定居,也成为一名英勇的圆桌骑士。在稍后的圣杯故事里他也参加了,虽然不是故事的主角。

Maurice Lalau, ‘The Romance of Tristram and Iseult’ (1909) ‘Under the trees he pressed her to his heart without a word.’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他毕竟对伊索尔德不能忘情,就找了个另一个也叫伊索尔德的姑娘结婚。咱们可以称她为伊索尔德第三。

后来特里斯坦最后一次中毒(他在打摩豪特和杀恶龙已经中毒过两次),只有伊索尔德第二(嫁给马克的那个)有解药,他就派仆人到康沃尔去找公主,并吩咐:“如果公主原谅了我肯来治疗,你就在船上飘一个白旗子。如果她不肯来,你就挂一个黑旗子。”

伊索尔德第二放下一切,跟着仆人来救特里斯坦。但最先看见她们船的是伊索尔德第三,而她对这个同名的女人早已嫉妒了很久(每次特里斯坦深情呼唤伊索尔德的时候,她都不知道他在想谁)。

于是伊索尔德第三告诉特里斯坦:“是黑旗子。”

维持着特里斯坦信念的最后的一根支柱倒了,他当即死去。而伊索尔德公主到达后,她亲了他一下,静静地躺到特里斯坦的身边,把他已冰冷的臂膀拉过来搂住了自己。

“Tristan und Isolde” by Rogelio de Egusquiza (1915)

从此他们再也没有分开。

兰斯洛特和伊莱恩亚瑟王的故事梅林和湖中女
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Tristan and Isold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