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帕里斯和墨涅拉俄斯的决斗

回「伊利亚特

上回书说到,在奥德修斯(Odysseus)的激励下,希腊军方重整旗鼓,向特洛伊城杀来。特洛伊一方也毫不含糊,在城下列阵等候。

序言中咱们提过,这场战争的起源(不是来自「伊利亚特」,而是来自「Cypria」一书)是因为特洛伊的王子帕里斯(Paris)劫持了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Menelaus)的妻子,人间第一美女海伦(Helen)。

The Abduction of Helen — Giovanni Francesco Romanelli (1610–1662)

也不知道是因为引起战争的内疚,还是听小道消息说对方第一战神已经退出了,只见我们的帕里斯王子雄姿英发的站在特洛伊队伍的最前面,指点江山慷慨激昂:“希腊人上来一个我杀一个,上来两个我杀一双!”


偏偏希腊队伍里那个墨涅拉俄斯国王也冲在前面,看到这个把妻子抢走的情敌眼睛立刻就红了,从战车上跳下来就向帕里斯杀过来。

帕里斯是个典型的小白脸,英俊过人但胆气不足,“噌”的一下就往队伍后面躲。

这下可气坏了他旁边的赫克特(Hector)王子。赫克特是特洛伊的第一勇士,怎能忍受这种懦夫行为。他指着帕里斯的鼻子大骂,督促他上前厮杀。

Hector Admonishes Paris for His Softness and Exhorts Him to Go to War, by J. H. W. Tischbein (1751–1828)

帕里斯被他挤兑的下不来台,只好答应:“好汉做事好汉当!我和墨涅拉俄斯一对一单独厮杀,赢了的把海伦带走,特洛伊和希腊从此息战!”

大家听到这句话都很高兴。双方暂时达成了决斗停战协议。


在双方准备决斗的时候,女神伊里斯(Iris)去劝海伦出席,“你的前夫和你的现相好要为你决斗呢,你应该去看一看啊。”

当海伦出现在特洛伊城墙上的时候,她对这场战争充满了内疚。特洛伊一方有不少老者也对她颇有微词:“为了这么一个女人,值么?”

但坐在正中的老国王普里阿摩(Priam)很和蔼的向她招手,让她坐在他旁边,并向她询问希腊军队中的将领们。

Helen watching Menelaus and Paris fight from the walls of Troy, Matania, Fortunino (1881–1963)

“这个是阿伽门农(Agamemnon),他是我前夫墨涅拉俄斯的兄长。”
“这个是奥德修斯(Odysseus),他的特点是智慧过人。”
“这个是埃阿斯(Ajax),武力过人。他旁边的是伊多墨纽斯(Idomeneus),他去我家做过客。。。”

海伦如数家珍,一一介绍。


决斗终于开始了。帕里斯先掷出了他的铜矛,被墨涅拉俄斯用盾牌挡开。后者也掷出了他的铜矛,把帕里斯的盾牌给扎破了,但被帕里斯躲开。一个回合下来,墨涅拉俄斯就占了上风。

再战数合,帕里斯已经没有还手之力。墨涅拉俄斯一剑明明已经要斩到对手的头盔上,剑却被头盔撞的粉碎。这个希腊国王气的大声抱怨是天神宙斯(Zeus)在帮特洛伊人。他狂怒之下,拽住帕里斯的头盔,象拉着一只小鸡一样把对手拽到希腊阵营里。

眼见帕里斯小命不保,天上的爱神阿佛洛狄忒(Aphrodite)吹起一阵仙风,把他给卷离了战场,送回了他自己的卧房。

Aphrodite Saving Paris from Menelaos, Unidentified Artist
Harvard Art Museums/Fogg Museum

阿佛洛狄忒不愧是爱神,又把海伦也从战场给带回了帕里斯的卧室。

海伦见到战败的帕里斯,先是不齿他的懦弱,嘲讽了一回他没有舍身取义。但看到小白脸英俊的面容,又心软和他共赴云雨。

The Reconciliation of Helen and Paris after his Defeat by Menelaus exhibited 1805 Richard Westall

在战场上,希腊人和特洛伊人都发了疯一样的找帕里斯。

最后阿伽门农大声宣布:“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们明明都看到是我军的墨涅拉俄斯取胜,你们打输了。“

”赶紧把海伦交出来!”

第二回回目录第四回
第三回:帕里斯和墨涅拉俄斯的决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