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赫克特和妻子告别

回「伊利亚特

上回书说到,女神雅典娜(Athena)和战神阿瑞斯(Ares),分别帮希腊和特洛伊杀了一阵,终于退回了天庭。

天神们一离开,希腊一方渐渐又占了上风。大埃阿斯(Ajax),狄俄墨德斯(Diomedes),欧律阿洛斯(Euryalus),波吕波特斯(Polypoetes),阿伽门农(Agamemnon),墨涅拉俄斯(Menelaus)等各自击败了特洛伊的一些将领。

按照当时的惯例,一个英雄如果击败了敌人,可以生擒活捉索要赎金。如果杀死了敌人,就掠夺敌人的盔甲做战利品。墨涅拉俄斯生擒了阿德瑞斯托尔(Adrastus),本来想留活口去换一笔财产,但阿伽门农说服了他当场杀死敌人。

Agamemnon killing Adrastus
by Dante Gabriel Rossetti, 1840

希腊军队的智者涅斯托尔(Nestor)也看到了战场上的风向,对士兵大声疾呼:“趁着现在战局对咱们有利,别急着收刮战利品,特洛伊人杀一个少一个,咱们全力往前杀啊!”

一时间希腊军愈战愈勇,特洛伊军连连败退,已经被逼到城墙门前不远。


特洛伊的第一预言家赫勒诺斯(Helenus)王子看到势头不对,找来了哥哥赫克特(Hector)和另一个王子埃涅阿斯(Aeneas):“你们两个是特洛伊军方的主心骨,在此危难时刻一定要镇定,稳住士气,死守住城门前的队伍不能再后撤了。”

“赫克特,你回城去请求咱们的母亲,召唤所有城中的贵妇人去雅典娜神庙向她祭祀。这个女神咱们实在惹不起。”

赫克特和埃涅阿斯依计行事,总算稳住了阵脚。

赫克特回城暂且不表,战场的发生了一件小插曲:上回的主角狄俄墨德斯遇见了特洛伊的格劳科斯(Glaucus),俩人发现原来是世交,不但没打起来还下马交换了盔甲。结果格劳科斯可能有些脑残,用自己的金铠甲(值100头牛)换来了狄俄墨德斯的铜铠甲(值9头牛)。这可能是西方历史上记载的最早的一次不公平交易。

Coustau, Pierre: Le pegme (1560): Sur l’accord de Glaucus & Diomedes. Paix achetée.

赫克特回到特洛伊城中,见到母亲赫库芭(Hecuba),向她交代了弟弟赫勒诺斯嘱咐的要立刻去祭祀雅典娜的事,就来到帕里斯(Paris)的宫殿。

帕里斯这时正跟海伦(Helen)一起坐着闲聊呢。赫克特见状大怒,狠狠的骂了帕里斯一番:“都是你当日贪图美色,搞得现在城外千百大好男儿在为你厮杀,你却躲在这里贪图安逸?”

旁边连海伦都嘲讽了帕里斯几句。帕里斯只好答应重披盔甲,再次参战。海伦劝赫克特在那里休息片刻,被赫克特婉言拒绝:他马上要重返战场,但要先去看一下老婆孩子。


赫克特的妻子,美丽的安德洛玛刻(Andromache),这时不在家里。她早先听说城下特洛伊队伍且战且败,担心丈夫的安危,已经抱着他们刚出生的婴儿去城边找他了。

赫克特在城边追上妻子,两人相拥而泣,悲喜交加。安德洛玛刻劝丈夫回城死守:“你在城外厮杀,实在太危险了。万一不测,我们孤儿寡母必将任人宰割。”

赫克特也是心有不忍,但他说,“我何尝不心疼你和这刚出生的儿子?但我如果躲在城中贪生怕死,怎么对得起已经死去的战友?我有何脸面再去面对特洛伊的父老乡亲?”

赫克特仿佛预见到了自己的结局。他喃喃说道,“有一天,特洛伊城和我们多少将士都会灰飞烟灭。你们会被掳去做奴隶,做苦工。“

”到时候有人看到你忧愁的面容,会对别人说,‘她的丈夫曾经是特洛伊城里最勇敢的战士’。“

”但愿我早早战死,也不愿看到你那时悲伤的模样。”

Le départ du guerrier, Anne-Louis Girodet De Roussy-Trioson,  (1767–1824)
Hector Taking Leave of Andromache 1768, Angelica Kauffmann (1741–1807)

赫克特又抱起襁褓里的婴儿,掷向天空又在半空接住。他对天祷告,“天神啊,答应保佑我的儿子不受伤害,让他将来象我一样的勇敢。“

”以后他从战场凯旋归来的时候,人们就会说,‘你看,他比他的父亲还要勇敢威武。’ ”


赫克特和妻儿告别以后,遇见了刚才被他激励的帕里斯。两个王子重新往城外战场走去。

第五回回目录第七回
第六回:赫克特和妻子告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