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康舍斯(Acontius)和赛迪普(Cydippe)

回目录

(这个故事始于罗马作家 Ovid ,所以女神名字用了罗马神系的戴安娜 Diana ,希腊神系里对应的神是阿提弥斯 Artemis。)


爱琴海上的纳克索斯(Naxos)岛,这天正在举办一个盛大的婚礼。

女方是本地的大户,新娘名叫赛迪普(Cydippe),长得这叫一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她家又是本地数一数二的富户,按今天的话说,是绝对的「白富美」。

新郎呢,名叫俄康舍斯(Acontius), 一个从附近小岛(Ceos)来打工的小伙子。虽然长得也算英俊,但一没钱,二没地位,没有家族势力,没有人脉。和女方比起来,地位相当悬殊。

所以在座宾客,在底下窃窃私语,“门不当户不对,这门亲是怎么结下来的?”

酒过三巡,气氛开始活跃起来。有几个年轻人,其中就包括了几个新娘之前许过婚的亲家公子,越琢磨越不服气,就仗着酒胆来闹洞房了。

“快说说你们是怎么结亲的?新婚日子,说谎可是要天打雷劈的哟!”


只见新娘秀眉微蹙,似喜似忧的说道,“说实话,我到今天也是稀里糊涂的。“

”相公吗,我好像几年前见过一次。他真是人很好的,但我们后来没有什么交集,没有再见面了。“

”俺爹这几年给我许过几门亲事,你们都是知道的。“ 她抬眼向听众望去,都是本地的熟人。大家纷纷点头,里面就有几个差点儿成过她老公的。

”但每次婚期之前,我都莫名其妙的大病一场。可不是简单的发烧咳嗽,每次病的觉得命都要没了。所以几桩婚事都耽误了。“

”后来忽然有一天,俺爹来问我:「是不是有一次,你在戴安娜神殿里捡过一颗苹果?苹果上还有字,你记得么?」“

Temple of Artemis, 16th-century hand-colored engraving by Martin Heemskerck

“我确实记得有一次,在戴安娜神殿里,一个苹果咕噜咕噜滚到我脚下。苹果上有字,但我读过就忘了。我告诉了爹,还很奇怪的问他,「你怎么知道神殿和苹果的事?」”

“爹没有说什么,若有所思的。不久后就把我许给了相公。我本来还担心又要生病呢,但幸好这次啥事也没有。“

说着,她把目光转向了她的老爸。


赛迪普的老爹咳嗽一声,“哦,是这样的。这个新女婿几年前来跟我求过亲,不瞒大家,我当时没有答应。“

”后来就像小女说的,我给她订过几门亲事,都到最后被她大病一场给搅黄了,还害得我陪了不少彩礼。“

”我觉得这个事情很是蹊跷,就去求助于德尔斐(Delphi)的先知。先知告诉我,「你女儿已经在戴安娜的神殿里,自己发誓要嫁给俄康舍斯了。」“

”我说怎么可能。这么大的事,小女不可能不告诉我的。“

”但先知说,「不信你去问你女儿。她在神殿里捡起过一颗苹果,照着苹果上的字念出来的。“

Paulus Bor (c 1601–1669), Cydippe with Acontius’s Apple (date not known), oil on canvas, 151 x 113.5 cm, Rijksmuseum Amsterdam, Amsterdam.

”要知道,在戴安娜神殿里说出声音的话,是地老天荒要算数的。“

“她那几次大病,都是黛安娜女神在惩罚她立誓而无信。」”


这时新郎官开口了。

“几年前,我第一眼见到新娘,就发誓此生非她不娶。但我向岳父提亲时,岳父瞧不起我,一轮面试把我给拒了。”

“后来我在戴安娜神殿里又看见了赛迪普。我就在一个苹果上写了一行字:「以黛安娜女神的名义发誓,我要嫁给俄康舍斯为妻」,然后丢在她脚下。“

Circle of Angelica Kauffmann (1741-1807), Acontius and Cydippe Before the Altar of Diana (date not known), oil on canvas, 90.9 x 71.2 cm, Private collection.

“她果真捡起了苹果,下意识的念上面的字。读出了声。“

”在神殿里的发誓,是有法力的。“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都祝这一对新婚夫妇白首偕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