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战局再次扭转,赫克特的荣耀

回「伊利亚特

书接前文,众神之王宙斯(Zeus)召集来奥林匹斯的诸神,声色俱厉的咆哮道:“从今天开始,任何男神女神都不能再帮希腊人或者特洛伊人了。有违反者,就是挑战我的权威,我一个闪电把他/她打入十八层地狱塔耳塔罗斯(Tartarus),永世不得翻身!”

众神很少见宙斯话说的这么绝,不禁面面相觑,目瞪口呆。最后还是女神雅典娜(Athena)仗着平日被父王宠爱,鼓足了勇气道,“伟大光荣正确的父王宙斯啊,我们怎敢不听您的命令呢?但我们也可以时不时给希腊人一点劝导,免得那些可怜虫在你的怒火下全军覆没吧。”

宙斯怎会听不出女儿话中带刺,他微笑回答,“女儿,你知道我对你,总是心怀善意的。”

‘The Gods gather’ — Workshop of Bernard Picart, 1710

统一了党内思想,宙斯披金戴银跨上战车,亲临战场上空。他为自己的荣耀陶醉了一番后,从云端俯视下面的战场。那里希腊人和特洛伊人又是忙碌的一天:他们从早上开打,到现在已经将近中午。

宙斯拿起一个纯金的天平,放上去两个筹码代表交战双方。也不知是天意还是他偏心搞鬼,只见天平毫不犹豫的倾向了特洛伊胜利的一方。宙斯微微一笑,挥手一个响雷闪电,打到希腊人的头顶。

这一来希腊人惊恐之极,大将伊多墨纽斯(Idomeneus),阿伽门农(Agamemnon),大小埃阿斯(Ajax)等等,都纷纷后撤,只有老将涅斯托尔(Nestor)在那里巍然不退!

众人迷惑:涅斯托尔平素不以勇敢著称啊?大家定睛一看才明白:他不是不想撤,而是战马被帕里斯(Paris)射死,没的可撤了。而更糟糕的是,特洛伊第一勇将,赫克特(Hector)王子已经向这边杀了过来。


狄俄墨德斯(Diomedes)见状不好,大声招呼奥德修斯(Odysseus)一起去救援,没想到回头一看,也可能是耳朵不好没听见吧,奥德修斯撤的比谁都快!那时候战车都需要个主驾和副驾:孤身一人的狄俄墨德斯只好孤身犯险,冲到战场前方把老头涅斯托尔接到自己的战车上。

这时敌方的赫克特刚好冲过来。狄俄墨德斯一枪击中了赫克特的副驾,但也只能稍稍暂缓对方的攻势。赫克特换了个副将,很快又恶狠狠的冲过来了。

老头涅斯托尔见状不妙,大喊撤退撤退。

Book 8: chariots in the heat of battle (engraving used twice) (folio F4r) — Nikolaos Loukanis circa 1526

赫克特在后面一边追一边高声嘲讽咒骂,涅斯托尔人老脸皮厚不在乎,但狄俄墨德斯是个勇将,怎受的这番羞辱:三次想回头跟赫克特决战,但都被宙斯几个闪电阻住。

the Chariot Of Nestor And Tydides (Also Known As Diomedes) Thwarted In Battle By Zeus Lightning Bolts, Steel Engraving English C1830 After Richard Westall

见到在第五回里那么无敌于天下的狄俄墨德斯都落荒而逃,赫克特大喜过望,一边追还一边叫喊了一番全军总动员:

“特洛伊的勇士们:冲啊!胜利就在今天!咱们一直把希腊人赶到海里去!把敌人的船烧了!”


赫克特的一番话,把天上的赫拉(Hera)气的浑身发抖。她转身挑拨海神波塞冬(Poseidon),“希腊人平时对你的供奉也不少,你一个大男人的,就因为宙斯一句话,就不敢去帮他们?”

波塞冬老谋深算,才不愿意被赫拉利用,更不愿意惹怒宙斯。赫拉只好自己偷偷给了阿伽门农一个激励,让后者重新拾起了勇气。

阿伽门农在纷纷后撤的士兵中逆流向前,高声呼唤着奥德修斯,埃阿斯,甚至急病乱投医,呼唤阿喀琉斯(Achilles)等人和他们的下属,鼓励大家誓死一战。当然最后也没忘了祈祷宙斯,寻求最高天神的恩典。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阿伽门农在最危急的时刻不忘祈求宙斯,使得这位众神之王龙心大悦。他派了一支老鹰叼个小鹿从天而降,放在希腊人供奉宙斯的祭台上。意思是说,你们对我的祈祷我都听到了,会保佑你们的。

希腊人见状大喜。狄俄墨德斯,阿伽门农, 墨涅拉俄斯,大小埃阿斯,伊多墨纽斯等等,一个个返身重新杀回战场。其中还有神箭手丢克罗斯(Teucer),躲在埃阿斯身后,冷箭连发,杀死了特洛伊八九名大将。他甚至朝赫克特射了两箭,但没有成功。后者大怒,扔巨石过来砸伤了他,幸亏埃阿斯的保护才捡回了一命。

但赫克特愈战愈勇,带领特洛伊军队就渐渐快杀到海边。


天上的赫拉和雅典娜再也坐不住了。她俩亲自披挂上阵,催马就要杀出天庭去帮助希腊人。

宙斯见状大怒,“好家伙我刚警告过你们,你们知法犯法,罪加一等!”赶忙派女神伊里斯(Iris)把二人截住。

‘Zeus turns back the goddesses’ — Crispijn van de Passe (I), 1613

但这两位一个是老婆,一个是女儿,宙斯也不能真把她们怎么样。反而还要好言开导:“你们俩就是沉不住气!今天虽然特洛伊人占了上风,下面还会有好戏连台呢。赫克特今天虽然占尽了荣耀,但明早又会怎样呢?”

“明天,对了就是明天,高潮才即将开始!”


暮色降临,占据全面上风的特洛伊军团当夜就在城外驻扎。他们已不需要坚固的城墙的保护。

赫克特甚至命令整夜营火通明:“我们要盯着希腊人,不然今晚他们就上船逃了。”

“明天我们将决一死战。”

第七回回目录第九回
第八回:战局再次扭转,赫克特的荣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