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第一美女:海伦

回目录

海伦(Helen)是斯巴达国王廷达瑞亚斯(Tyndareus)和王后勒达(Leda)的女儿。但她的生父其实是众神之神,宙斯(Zeus)。

宙斯贪恋王后勒达的美貌,就变做一只天鹅和她交配。同一天晚上,王后又和国王行了房事。后来王后生下两只蛋,一个蛋破开了,里面是卡斯特和波鲁克斯(Castor & Pollux)兄弟。

另一个蛋破开,跳出来的是海伦,和克吕泰奈斯特拉(Clytemnestra)姐妹。

Leda and the Swan, by Cesare da Sesto (c. 1506–1510, Wilton).
The artist has been intrigued by the idea of Helen’s unconventional birth; she and Clytemnestra are shown emerging from one egg; Castor and Pollux from another.

他们四个当中,海伦和哥哥波鲁克斯是宙斯的基因,卡斯特和克吕泰奈斯特拉则是流着国王凡人的血。

宙斯给了波鲁克斯一个能力:永生。也给了海伦一个能力:可以模仿任何人的声音。


从很小开始,海伦就以惊人的美貌著称。

在她七岁(不同的版本里或为十岁)那年,提修斯(Theseus)就因她的美貌曾把她劫走。但很快海伦的两个哥哥,卡斯特和波鲁克斯(这兄弟俩在大多数场景都是一起出现)把她救了回来。

等她长到可以出嫁年龄时候,她的美名早已传遍了整个希腊。远近各国的国王王子,只要年纪差不太多的,都来斯巴达求婚了。(不同版本记载有12到36个求婚者。)

这段故事的时间,发生在悲惨家族第四代的早期。迈锡尼(Mycenae)的阿伽门农(Agamemnon)刚夺得了王位。这次求亲,他代表他弟弟墨涅拉俄斯(Menelaus)参加,墨涅拉俄斯有事没来。

斯巴达老国王很发愁。这么多国王王子们,大多带来了厚礼,都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他可得罪不起这么多人,这个女儿,到底许给谁啊?


求婚的众多王子里,有一个人叫奥德修斯(Odysseus)。

Odysseus, a Roman copy of a Greek original of the 3rd century BC.

他跟斯巴达老国王说,“在这么多王子里,我带来的礼物最少,我的国力最弱,我的武功不是最高,颜值也不是第一。所以我有自知之明,海伦肯定轮不到我。“

“但我听说你有个侄女,叫佩涅洛佩(Penelope)。如果你答应帮我去追求她,我可以告诉你一条妙计,解决这么多王子的纠纷。“

国王同意了。奥德修斯教他:“你让所有来求婚的人,先要发下重誓:任何落选者都发誓要保护被选中者和海伦的婚姻,直到永远。“

”这样即使有一个落选者反悔,想抢海伦,他立刻就成了其他三十多个王子的公敌。“

“嗯,好主意,好主意。”老国王廷达瑞亚斯拍手称赞。

这个誓言,后来叫做「廷达瑞亚斯誓言」。也正因为这个誓言,后来海伦被拐走后,还是这同一批国王们远征特洛伊。因为他们发过誓,要保护选中者和海伦的婚姻。


最后他们是抓阄做的决定。海伦许给了墨涅拉俄斯,阿伽门农的弟弟。

墨涅拉俄斯娶了海伦之后,接替老丈人做了斯巴达的国王。

老国王有些怕阿伽门农不高兴,把海伦的孪生姐妹(凡人基因的那个)许给了阿伽门农。

侄女佩涅洛佩许给了奥德修斯。

(荷马史诗两部头的地基这就垫好了。)


然后就出了「金苹果事件」,爱神阿佛洛狄忒(Aphrodite)为了行贿,把人间第一美女,已婚的海伦,许给了特洛伊的王子帕里斯(Paris)。

The Judgement Of Paris, by José Camarón Boronat (Spanish, 1731 – 1803)
Helen Brought to Paris, 1776, by Benjamin West
From left: Paris, Cupid, Helen, Aphrodite

帕里斯在出国访问斯巴达的时候,国王墨涅拉俄斯正好出门了,由王后海伦接待。

宾主双方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就双边关系和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广泛地交换了意见。当晚在友谊宾馆又进行了更坦诚,深入的接触。

于是帕里斯把海伦带回了/拐回了特洛伊。

这段故事的前后,在卡桑德拉(Cassandra)里,会从另一视角看到。

国王墨涅拉俄斯回来,怒火中烧。他立刻去找哥哥阿伽门农,启动前面提到的「廷达瑞亚斯誓言」。于是希腊诸岛,大小国王三十多个,远征特洛伊。

从此海伦也被称为「启动千艘战舰的容颜」(the face that launched a thousand ships)。


特洛伊战争,一打就是十年。

希腊久攻不下,又是前面提到的那个机智的奥德修斯,献上了一条诡计:“特洛伊就是城墙厚。咱们不如假装撤兵回国,然后留下一匹木马(Trojan Horse),我们挑几个能打的将领们藏在里面。“

”特洛伊人心高气傲,打了胜仗,肯定会把木马抬到城里去的。“

Building of the Trojan Horse (c.1773-4), by Giandomenico Tiepolo

果然不出所料,敌人中招了。

但其实特洛伊人还是有那么一点起疑的。还记得前面提到的,宙斯给了海伦一个能力么?

当晚,海伦在木马底下,模仿希腊众将官的妻子的声音呼唤他们。

她的声音实在太像了,有三个希腊军官,墨涅拉俄斯(海伦老公),狄俄墨德斯(Diomedes),和安提克鲁斯(Anticlus),明知是计,还是差点儿就忍不住要回答。

多亏了机智的奥德修斯,死死的捂住了他们的嘴。


深夜,希腊军官们悄悄的从木马里爬出来,打开了城门。

在外面躲藏已久的希腊军队一拥而入,血洗特洛伊城。

墨涅拉俄斯等了十多年,就是等的这一天。“除了我,谁也不能杀海伦。我要亲手杀死她!“

他率先冲入宫中,找到当年跟小白脸跑了的妻子,拔剑就砍。

当剑堪勘就要划过海伦的脖子的时候,他忽然看见了妻子哀伤的眼神,他看到了那让他魂系梦牵的绝世容颜。

在某些R级版本里(绝对不是我瞎编),她的浴衣也在这一刻悄然滑下了她的胸脯。

Menelaus & Helen at the Sack of Troy, c. 440-430 CE

墨涅拉俄斯的剑,呛啷一声,掉到了地上。


海伦和墨涅拉俄斯一起回到了斯巴达。

和不少经历过考验的婚姻一样,他们夫妇和解了,但似乎再也没有完全回到从前。

因为人生里有些东西,丢了就找不回来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