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菲斯(Orpheus)和尤瑞狄丝(Eurydice)

回目录

俄菲斯(Orpheus)是一个才华横溢的诗人和音乐家。他的父母身世其实有争议,但因为他的绝世才华,后世多传他是太阳神(也是音乐神)阿波罗(Apollo),和主管诗歌的文艺女神卡利俄佩(Calliope)的儿子。

拥有父母如此强大的基因,还有阿波罗传给他的一个七弦琴(Lyre),俄菲斯是希腊神话里少数靠才华而不靠颜值取胜的男子。

虽然他绝对是世间数一数二的美少年。


俄菲斯在林间弹起琴来,附近的飞鸟野兽都会聚集过来,驻足聆听。

这些平日的宿敌,不会互相攻击,反而会身体随着音律舞动,怡然自得。换句话说,他可以对牛谈琴,而牛乐之。

据说连地上的小草和石头,都能被他的琴声唤醒。

Orpheus Taming the Beasts mosaic, 180-250CE, Turkey

在「伊阿宋和阿耳戈船英雄」(Jason and the Argonauts)的探险活动里,有一次他们船经过一片死亡区域。为什么叫死亡区域呢?这里有人面鸟身的美声女妖(Siren),每当有船经过,她们就从水里浮出来,唱起动人的情歌。

从来没有任何船员能抵挡她们的歌声。在此之前,船员们或是跳到水里寻找声音溺水而亡,或是听得入神触礁而死。

我们的俄菲斯呢,不急不慌的弹起了他手中的七弦琴。他的琴声比那些女妖情歌还要动听,听的那些美声女妖们自惭声秽,愧然退下。

于是阿耳戈船的英雄们安然度过了这个鬼门关。


俄菲斯深深的爱上了美女尤瑞狄丝(Eurydice)。

可惜在他们结婚的那一天,尤瑞狄丝在森林里被一只蛇咬伤了脚腕,中毒而死。

Orpheus and Eurydice, between 1475 and 1480, by Jacopo da Sellaio

俄菲斯痛不欲生。他又弹起了他的七弦琴。「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听得天为之动容,地为之变色。最后奥林匹斯诸神也受不了了,还让不让人愉快的偷情了?

所以有人指点俄菲斯:”你去阴间地府找冥王哈迪斯(Hades)试试。“


这段故事发生在波西芬妮的故事之后,所以俄菲斯来到地府的时候,接见他的是冥王哈迪斯,和冥后波西芬妮(Persephone)。

俄菲斯来了一段 Nocturne in E minor 七弦琴独奏,把冥王冥后感动得不行不行的。

Orpheuse before Pluto and Persephone, 1645, by François Perrier

波西芬妮心软了。她领来阴间的尤瑞狄丝,对俄菲斯说,”按理讲人死不能复活。但你如果能领着你的妻子一路从这里回到人间,一眼也不回头,那她就可以复活。“

”切记,回一次头也不行。“

出发前,冥王哈迪斯把尤瑞狄丝拽到一旁,悄悄告诉她:“还有个条件:在回到地上之前,你一句话也不能说。”


领着妻子向人间出发,俄菲斯一路绵绵情话,诉尽了这些日子以来的相思之苦。

但尤瑞狄丝记着冥王的告诫,紧跟在他身后,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越往前走,俄菲斯越是起疑,怎么身后妻子没有一点声音?莫非是冥王冥后在骗我?莫非她根本没有跟上来?

终于在跨上地面的最后一步台阶之前,他忍不住回头,要看看妻子是否跟在身后。

Euridice recedes into the Underworld, by Enrico Scuri (Italy, 1806-1884)

只见一阵阴风吹过,把妻子尤瑞狄丝永远的卷回了阴间。


哀,莫大于心死。

俄菲斯平日还是弹着他的七弦琴。

他的琴声还是那么的美妙,引得无数少女为之神魂颠倒。

但俄菲斯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她们一眼。所以她们没有机会看到,他的眼睛里面已经没有了生气。

Albrecht Dürer, The Death of Orpheus, pen and ink drawing, 1494 

终于有一天,这些女听众彻底怒了:为什么你都不肯看我们一眼?我们根本不存在么?

在怒火混乱之中,她们把他乱棒打死。

或许这正是俄菲斯想要的。

他终于也下到了冥界,可以与妻子永不分离。


Nymphs Listening to the Songs of Orpheus, 1853, by Charles François Jalabert

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后,当仙女们在林间玩耍的时候,她们依然能听到俄菲斯美妙的琴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