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历史二,爱德华三世

回「玫瑰战争

1066 年,快进大约三百年,到了英国国王爱德华三世(Edward III),1312-1377。

这个人很重要的原因有两个。咱们先说第一个:英法百年战争(Hundred Years’ War)是从他这儿正式开始的。

 a mid-14th century illustration of Edward III

公元1328年,法国国王查理四世(Charles IV)去世,无子。

在欧洲做国王,对老百姓基本就那么一个义务,起码生个儿子再死,不然多半要出乱子。

查理四世没做到。贵族大臣们一边心里埋冤,一边赶紧找来家谱,按血缘关系找接班人。这下子糟了,候选人有两个:

  • 查理的堂弟(他爸爸的弟弟的儿子),腓力(Philip)。
  • 查理的外甥(他妹妹的儿子),本文主角,英国国王爱德华三世。

按理讲,爱德华的血缘更近。但法国贵族们心想,怎么能把法国的王位传给英国国王呢?

正好法国有个明文规定,「王位传男不传女」。他们就举出这条规则说,当今英国母后是查理的亲妹妹不假,但王位传男不传女,所以国王妹妹的儿子无权接班。

爱德华很不服气。他说:王位传男不传女,是说不能传给女子,并没有说不能通过女子传给我呀。

但他的争论没人理会。于是法国的腓力登基,华丽变身为腓力六世(Philip VI),又名幸运的腓力(Philippe le Fortuné)。


可是贪心不足蛇吞象。腓力六世当上了法国国王还不够,在 1337 年,他宣布收回英国在法国的占地 Gascony。

这下子爱德华彻底怒了。你小子蹬鼻子上脸啊。行,这回咱们没完了。

于是他重新提出先前已经放弃了的理论:“我才是真正的法国国王”。而且这回不仅仅是据理力争了,这回靠打仗。

他和他的大儿子,黑太子爱德华(Edward the Black Prince),起兵攻打法国,揭开了英法百年战争的帷幕。

所谓上阵父子兵。他俩还真是打仗的高手,一路且战且胜,到 1360 年,已经占领了法国左下角将近 1/3 的领土。

France after the Treaty of Brétigny 1360: French territory in green, English territory in pink

咱们再来说爱德华三世很重要的第二个原因,这要关系到他的后代们。

爱德华有不少儿子女儿,其中最重要的有三个:

刚才已经提到,黑太子爱德华,在法国征战多年,战功显赫,是毫无争议的王位继承人。

老三约翰,通过婚姻成为兰卡斯特公爵(Duke of Lancaster)。所以他是兰卡家族(House of Lancaster)的领头人。吉祥物:红玫瑰。

老四埃德蒙,被封为约克公爵(Duke of York)。所以他是约克家族(House of York)的领头人。吉祥物:白玫瑰。

而本系列的玫瑰战争,就是将在这两个家族之间展开:红玫瑰的兰卡家族,白玫瑰的约克家族。

Lancaster Rose (Red) vs. York Rose (White)

咱们先岔开道,飞快的提一下几乎是同一时期的中国。

明太祖朱元璋,生太子朱标,四子燕王朱棣。太子朱标生子朱允炆。

太子朱标本来是没有争议的皇位继承人。但他早逝,所以朱元璋临终前,把皇位传给了孙子朱允炆,称「建文帝」。

但燕王朱棣,也就是建文帝的叔叔,发动了靖难之变,夺下王位,自己做了永乐帝。

回到爱德华三世这边,情况有些类似:

  • 黑太子爱德华是没有争议的王位继承人。但他死于 1376 年,比他老爸早死一年。
  • 爱德华三世死于 1377 年。他把王位传给了孙子理查二世(Richard II),也就是黑太子爱德华的儿子。
  • 这一年,新国王才十岁。
  • 于是他的叔叔,也就是前面提到的红玫瑰兰卡家族的约翰,操控了朝中大权。

和燕王朱棣不同的是,这个作叔叔的‘冈特的约翰’,倒是没有直接篡权,只是在朝中比较强势霸道而已。类似三国里的汉献帝和曹操。


The Marriage of John of Gaunt and Blanche of Lancaster at Reading Abbey, 19 May 1359

这已经让小国王理查二世非常不爽。所以他隐忍多年,在这个强势的叔叔 1399 年死后,立刻宣布:没收他们兰卡家族的一切封地。

但这个‘冈特的约翰’把持朝政这么多年,人脉羽翼,支持者甚众。他的儿子,也就是新任兰卡斯特公爵,亨利,没有费多大力气,就把理查二世赶下了台。

(你说巧不巧:前面提到的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变,是1399年八月。这里约翰的儿子亨利夺权,发生在1399年九月。)

于是英国有了一个新的国王,亨利四世(Henry IV),把王位夺到了红玫瑰的兰卡家族。

但正是因为他是靠夺权/篡权得来的王位,可以说不那么名正言顺,这也为今后的玫瑰战争,埋下了危险的种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