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历史三,阿金库尔

回「玫瑰战争

上一回的结尾,亨利四世(Henry IV)于 1399 年发动政变,赶走了他的堂兄,自己当了国王。这也意味着红玫瑰的兰卡家族(House of Lancaster)的崛起。

他死后,他的儿子亨利五世(Henry V),新一届英国国王,闪亮登场了。


英法的百年战争(Hundred Years’ War)打到这里,也该着是法国运气奇差,英国运气极好。

此时法国的国王是查理六世(Charles VI)。多年来,他神智一直处于半疯癫状态,偶尔清醒,但大部分时间脑筋是糊涂的。

他手下的贵族们分裂为两大集团:阿门尼亚克(Armagnacs)和勃艮第安(Burgundians)。为了争夺国王的控制权,终日内斗,争吵不休。

而他的新对手,英国年轻国王亨利五世,偏偏是个百年难遇的奇才,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

Henry V

第一,他把英国国内的政局收拾的安安稳稳的。

第二,他在法国的阿门尼亚克勃艮第安两大集团里挑拨离间,一会儿联合前者打后者,一会儿又跟后者签条约去坑前者。

第三,他本人是个杰出的战场将军,身先士卒,英勇卓绝。

就在这么个大环境下,我们迎来了阿金库尔战役(Battle of Agincourt)。


时间:10/25/1415。地点:法国北部的阿金库尔(Agincourt)。

亨利五世率领部队,在法国北部劫掠了一番,正准备回国的时候,被法军主力部队追上。

红线:英国部队。蓝线:法国部队。

双方兵力,英国只有6000-8000人,其中大部分是弓兵。

法国这边则有两万多人,兵力是对手的四倍左右。而且其中有爵位的贵族骑士都不在少数,骑兵步兵弓兵,绝对是法国当时的精锐之师。这一战,对他们来说是志在必得。

但是法国除了国王疯傻,高层内斗外,还有一个致命弱点:法国的骑士们喜欢面对面的直接厮杀,觉得这样才「够男人」。他们一向瞧不起英国的弓兵,嘲笑他们,“躲在后面射冷箭,丢脸也丢死了。”

英国呢,长弓(English Longbow)的威力和战术,这时候几乎已经研究到了极致。他们才没有法国骑士那般迂腐不化,毕竟能抓耗子的就是好猫啊。

Bataille d’Azincourt (1415)

清晨,亨利五世进行了战前总动员。据后世的莎士比亚记载,他说的话里,有这么一段:

From this day to the ending of the world,
But we in it shall be remembered-
We few, we happy few, we band of brothers;

William Shakespeare, Henry V

不管是天时地利还是人和,命运都没有照顾法国。

这天大雨刚过,地面泥泞不堪。身穿重甲的法国骑士们,徒步还是骑马,都比平时艰难很多。

战场的地形又是格外拥挤,法军人数上的优势施展不开。密集的将士,反而成为英国弓兵绝佳的靶子。

天上,弓箭像雨点一遍的落下。地上,法军像多米诺骨牌一般的倒下。

结果:英军大胜,法军大败。法军死亡人数比英军死亡人数十倍还多!阿金库尔成为欧洲战争史中以少胜多的最著名的战役之一。


这一战,对双方实力和心理的影响,都是显著而深远的。

五年之后,06/02/1420,英国国王亨利五世,和查理六世的女儿,法国公主凯瑟琳(Catherine of Valois),在法国举行了婚礼。

做为婚礼的条件之一,法国国王查理六世死后,将不再把王位传给他的儿子小查理(Charles the Dauphin),也就是公主凯瑟琳的弟弟,而是会传给亨利五世,或者亨利五世和凯瑟琳公主的后代。

Marriage Of Henry V and Catherine of Valois (1420, image c1850).
The Print Collector/Print Collector/Getty Images

这是什么概念?

没错,在这个约定(Treaty of Troyes)下,亨利五世或者他的儿子,将同时成为英国和法国的国王。

英国几代君主的梦想,终于就要实现。

在英法百年战争中,英方到达了巅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