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亨利和玛格丽特的婚礼(1445)

回「玫瑰战争

亨利六世(Henry VI)是英国国王亨利五世(Henry V)和法国公主凯瑟琳(Catherine of Valois)唯一的儿子。他出生于 1421 年十二月。

他从来没有见过他的老爸。在他不到九个月大的时候,亨利五世就生病死了。

两个月后,法国老国王查理六世(Charles VI)也病逝了。根据之前的约定(Treaty of Troyes),这个还不到一岁的幼儿,成了历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英国和法国共同的国王。


亨利五世临终前托孤,叮嘱自己的两个弟弟,要好好照顾小亨利。其中三弟约翰(John, Duke of Bedford)摄政法国,四弟汉弗莱(Humphrey, Duke of Gloucester)摄政英国。他们是小亨利的叔叔。

后来老三约翰死后(1435),小亨利还未成年,权力转移到汉弗莱,和小亨利的叔公,红衣主教蒲福(Cardinal Beaufort)。

再后来,他们也衰落了,小亨利依然软弱。英国政坛崛起了两颗新星:约克公爵理查(Richard, Duke of York),和萨福克公爵威廉(William de la Pole, Duke of Suffolk)。

Circa 1450, Richard (Plantagenet) 3rd Duke of York (1411 – 1460)

还记得约克这个名字么?在背景历史二,爱德华三世里我们介绍过,爱德华的几个儿子里,有红玫瑰的兰卡家族(House of Lancaster),和白玫瑰的约克家族(House of York)。玫瑰战争就是围绕着这两个家族。

兰卡家族抢先崛起,亨利四世篡位当了国王,传到现在小亨利六世。

约克家族呢,其实一直也没闲着。这个约克公爵理查,他的大伯因为谋反亨利四世被关过监狱,他的爸爸因为谋反亨利五世被砍了头。

但英国的贵族制度也挺神奇的。约克公爵理查,完全没有被大伯和老爸的叛国罪株连。他继承了家族所有的领地和头衔,风生水起,官运亨通。

而且他的家族关系网太强大了:

  • 他从他(被砍头的)老爸那边,往上可以追溯到爱德华三世的四儿子,兰利的埃德蒙(Edmund of Langley
  • 他从他妈妈那边,往上可以追溯到爱德华三世的二儿子,莱昂内尔(Lionel, Duke of Clarence
  • 他妈妈,来自势力极大的莫蒂默(Mortimer)家族。
  • 他太太,来自势力极大的奈瓦尔(Neville)家族。

也就是说,这个约克公爵身上的任何一滴血,掰成几瓣,随便一瓣里都满满的王室基因。

兰卡家族的小亨利是国王不假。但凡有个三长两短,这个约克家族的理查,立刻会成为国王的强力竞争者。


萨福克公爵威廉呢?他没有那么好的血缘基因。他只能靠自身的努力,和那么一点点小运气。

其实威廉一开始的运气很糟。

还记得背景历史四,圣女贞德里,贞德闪亮登场的第一仗,解围奥尔良(Orléans)么?奥尔良的英军指挥官,就是这个威廉。那时候他还只是个伯爵(Earl of Suffolk)。

贞德一到,英军溃败,威廉撤退。

几天之后,贞德率军攻下了雅尔诺(Jargeau),俘虏了主将威廉。

也就是说,英军打了几十年的胜仗,第一回碰上贞德这个扭转乾坤的少女,第一次吃败仗,然后被捕的命运,都落到了这位威廉 De la Pole。

也许是他在狱中反省,自己连个小姑娘都打不过,实在没有什么军事天赋吧。所以几年之后,他被重金赎回。威廉就基本放弃了军事生涯,专心从政。

他的才华这才显现了出来。

他善于周旋在诸贵族之间,平衡多方利益,调和各派纠纷。加上其他几个大佬正在衰落,国王亨利六世软弱依旧,他渐渐的做到了类似「大总管」的位置。

在他的鼎盛时期,伦敦城里的共识是,谁要想说服国王做什么事,先要说服威廉。


然后威廉做了一件影响他下半生的事,他帮国王订了一桩亲事。

新郎:英国国王亨利六世。新娘:法国安茹的公主玛格丽特(Margaret of Anjou)。

Circa 1450, Margaret of Anjou, (1429 – 1482), Queen of England through her marriage to King Henry VI in 1445. (Photo by 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这里要稍微绕开,介绍一下英法百年战争(Hundred Years’ War)的近况。自从圣女贞德崛起之后,法国(查理七世那边)愈战愈勇,英国且战且退。

祸不单行:自从亨利五世死后,他的三弟约翰,几乎是剩下的唯一能打的将军,也在 1435 年去世。

而更糟糕的是,在 1435 同年,法国内斗不休的两大派,阿门尼亚克(Armagnacs)和勃艮第安(Burgundians),终于达成和约结束内战。

这就意味着英国在法国的优势,将永远不会回来了。

在这个大环境下,威廉去给英国讨来了个王后,安茹公主玛格丽特,和两年停战(口头答应的是两年停战,是为了有时间协商二十年停战)。

但代价是英国要还给法国一片占地:曼恩(Maine)。


威廉犯的一大错误,是他没有意识到这个割地求婚,会带来多大的恶果。

他犯的第二大错误,是这个协议是秘密的。绝大多数的英国高层,比如前面提到的约克公爵理查,都(号称)被蒙在鼓里。

在法国举办的婚礼,亨利六世没有亲自去,毕竟两国还在打仗么。是威廉代表他去牵回了玛格丽特的手。

约克公爵理查也出席了这场婚礼。

我不知道公主玛格丽特有没有全程蒙纱巾什么的,她和理查有没有对过目光。

但此时的他俩肯定不知道,在这下面的十几年里,他们将是彼此最大的敌人。

The marriage of Henry VI and Margaret of Anjou. Coloured etching by John Carter, 1793.

大事年表玫瑰战争第二回,伦敦的陷落(1450)
第一回,亨利和玛格丽特的婚礼(144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