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伦敦的陷落(1450)

回「玫瑰战争

上一回里,我们已经能看到亨利六世(Henry VI)的性格缺陷。在和安茹公主玛格丽特(Margaret of Anjou)结婚的时候(1445 AD),他已经二十四岁了。但求亲,结婚,割地,求和,所有这些都是别人给安排的。

他对战争,对治国,对外交,都没有什么兴趣。他喜欢读圣经,喜欢文学艺术。

我们后面将会看到,比他小九岁的新王后,性格反而比他要坚韧不拔。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红玫瑰兰卡家族(House of Lancaster)这一边的命运,全要靠这个王后来支撑。

但现在,王后才十五岁。


一个软弱的国王,就使得二把手的位子格外重要,也格外危险。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二把手的权力,大的可以一手遮天。但随之而来的,是责任,和那些成天想把你赶下台的人。

上回提到过,这个二把手的位置,先是汉弗莱(Humphrey, Duke of Gloucester),然后是萨福克公爵威廉(William de la Pole, Duke of Suffolk)。

汉弗莱是国王的四叔,亨利五世临死前的托孤重臣。

他的命运,毁在他的第二任妻子埃莉诺(Eleanor Cobham)手里。一个凭实力坑夫的女人。

Humphrey, Duke of Gloucester and his second wife Eleanor, 1431, from the Liber Benefactorum of St Albans by Thomas Walsingham, British Library

本来埃莉诺是个小三。汉弗莱抛弃前妻改娶她的时候,就闹的沸沸扬扬,但她并没有因此谨慎收敛。

亨利六世是五世的独生儿子。如果他无子早死,那他叔叔汉弗莱,就是名正言顺的国王继承人。那埃莉诺就成了王后。

这种念头,在脑子里自己梦想一下还可以。但埃莉诺自嗨还不够,她去找了一些专家学者,观天象预测亨利六世的死期,也就是她做皇后的日子。

真有专家给算出来了,说是 1441 年七月。更有专家进言:“夫人可以如此这般,使您成为皇后那一天更早到来。”

这个传出去,可不是自己做黄粱美梦那么简单了。用巫术诅咒国王早死,那是叛国罪啊。她被判处终身监禁,她老公汉弗莱名声扫地,从此无颜见人。

后来新一届的二把手,萨福克公爵威廉,还是怕汉弗莱东山再起。他找了个机会,随便安了个罪名把汉弗莱也关进了监狱。

但反转情节发生了:入狱后三天,汉弗莱猝死。

坊间立刻传遍了各种添油加醋版的「威廉暗杀汉弗莱」谣言。威廉的名声一落千丈,生前名声不好的汉弗莱,死后反而变成了「好公爵」(Good Duke Humphrey)。


新的二把手威廉,帮亨利六世娶到了王后玛格丽特,但代价是割让在法国的占地曼恩(Maine)。

当这个消息传出来后,英国国内骂声一片。“这可是历代先王们流血流汗打下来的土地,怎么就拱手让人了?”

更糟糕的是,英国退还曼恩的时候,驻守军队一百个不愿意,拖延了几个月。这就给法国国王查理七世(Charles VII)一个极好的借口:“我们不讲和停战了。进攻诺曼底!“

1066 里我们讲过,所有这些英国皇室,祖先都是来自诺曼底。诺曼底的失守,那里和曼恩的居民(起码是英国籍的居民)和守军,每天浩浩荡荡的横渡英吉利海峡,以难民身份逃回英国,这在英国民间,掀起了无法控制的怒潮。

国王是天授神权,不容置疑的。那背罪的,只有二把手威廉了。

Banishment of Suffolk’, c1860, (c1860). William de la Pole, 1st Duke of Suffolk, (1396-1450) was banished for five years by Henry VI (1421-1471).

在约克公爵理查(Richard, Duke of York)的暗中策动下,相当一部分贵族高官,联合逼宫向威廉问责。

威廉知道大事不妙,只好向亨利六世求情。但软弱的亨利也保不住他的职位,最多能饶他一死而已。

国王宣布:“把威廉驱逐出境五年!”

William de la Pole, 1st Duke of Suffolk beheaded in a long boat near Dover 1450

威廉在出境的途中,被某些海盗船员擒住。

他们在船上砍下了威廉的头。


威廉死后,民间的怨气依然高涨。而且有传闻,说国王抱怨肯特郡(Kent)的人杀了爱卿,要来肯特郡寻仇。

与其坐而等死,不如先反了。在一个叫杰克凯得(Jack Cade)的起义领袖率领下,一群起义军浩浩荡荡的,居然攻陷了伦敦。

他们在广场上斩首了几个可怜的贵族,其中包括赛伊爵士(Lord Saye),类似财政部长。

“Lord Saye and Sele brought before Jack Cade 4th July 1450

在这次首府的沦陷,我们第一次看到了新王后的智慧和勇气。亨利六世和不少贵族们都避难逃跑了,但王后玛格丽特,这年才二十岁,勇敢的留在了伦敦。

她组织了抵抗运动,并在城陷的次日清晨,发出最高王室赦免令:

”任何放下武器离开伦敦的起义军,昨晚抢到的钱财就归你们了。只要你们解甲回家,我以王室的名义赦免你们,既往不咎!“

这个赦免令太诱人了。这些起义军本来也没想着自己当家作主,不就是对社会不满,想来抢点儿钱么。众人欢呼:“这下发财了!这下安全了!”

起义军渐渐散去,伦敦又恢复了平静。


所有这些事件发生的时候,包括割让曼恩,包括诺曼底的溃败,包括伦敦的陷落,我们的约克公爵理查,这个白玫瑰家族(House of York)的强人,或是驻扎在法国,或是驻扎在爱尔兰,都非常幸运的避开了主要责任。

现在一个小小的农民起义军,轻易的就攻陷了首都伦敦。任何人都能看到红玫瑰兰卡家族的执政危机。

约克公爵理查看到了机会。他终于要从幕后走到台前。

第一回玫瑰战争第三回,约克公爵的烦恼
第二回,伦敦的陷落(145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