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约克公爵的烦恼

回「玫瑰战争

1450 年九月,也就是伦敦被起义军攻占后的两个月,理查(Richard, Duke of York),这个约克家族(House of York)的大佬,带着一支相当规模的队伍,从爱尔兰出发,浩浩荡荡的进入了伦敦。

他的到来,使国王亨利六世(Henry VI)非常紧张。


咱们前面说过,理查家谱往上找,可以追溯到先王爱德华三世的二儿子和四儿子。纯从血缘上说,他们白玫瑰家族对国王位置的合法性,一点也不比红玫瑰兰卡家族(House of Lancaster)的亨利要弱。

现在亨利政府管理的一塌糊涂。汉弗莱(Humphrey, Duke of Gloucester)死了,威廉(William de la Pole, Duke of Suffolk)被杀了,两个月前连首都都沦陷了。

这个叔叔辈的理查是来夺权的吗?

理查明确的告诉亨利:“我此番只有一个目的:我是来帮你治理国家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更何况我是正宗王室血统呢?”

亨利一听,这个老滑头说的冠冕堂皇,但语气里还是没有排除要夺权。

于是他婉言拒绝:“哎呀真不好意思。我已经有一个新的二把手了,萨默塞特公爵埃德蒙(Edmund Beaufort, Duke of Somerset)。“


Edmund Beaufort, 2nd Duke of Somerset (1406-1455), circa 1450. Engraving taken from portrait painted by Hans Holbein, the Younger (1497-1543).

说起来,这个萨默塞特(在这段历史里,我们经常会用职位来称呼一个贵族)也算是亨利的叔叔辈。他的老爸是冈特的约翰(John of Gaunt)的私生子,约翰蒲福。

正因为他的出身,一,他这支儿是私生子传下来的,基本无法继承王位,对亨利没有威胁。二,但他是兰卡家族的人,远比约克家族可靠。所以他深受亨利六世,和尤其是王后玛格丽特(Margaret of Anjou)的信任。

另外,萨默塞特的颜值应该很高,很有女人缘。宫中一直有传闻,说他先是和亨利五世的遗孀,凯瑟琳(Catherine of Valois)有染,后来又和王后玛格丽特有点儿不干不净。

我个人认为萨默塞特和王后玛格丽特之间应该是清白的。王后很聪明,在理查这样强大的对手威胁下,她只是需要一个政治盟友而已。


约克第一件事,就是要求罢免萨默塞特。理由是诺曼底失守时(见上回),萨默塞特是英国驻诺曼底的总指挥官。在法国的败局,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萨默塞特则反击约克,说他只是想篡权。

二人争吵不休。有一次约克在下议院(House of Commons)都通过了罢免提案,但如前所述,因为有国王和王后的保护,萨默塞特毫发无损。

过了几个月,萨默塞特反而把下议院领袖,约克的亲信 Sir William Oldhall 给抓起来了。

“Richard, the Duke of York surprised to find Edmund Beaufort, the Duke of Somerset, by Henry VI’s side after return from Ireland, September 1450. Richard confronted him only to be accused by Somerset of high treason for attempting to usurp the throne. Illustration by James E. Doyle. 1864.

约克这个气啊。他本来可能是没有想夺权的,是真心想帮助侄子国王恢复朝政。但好心当成驴肝肺,被政敌指责为反贼,他的动作开始越来越激化。


在 1452 年初,他发出一份公开信,历数萨默塞特十大罪状,强烈要求:「清君侧」。这封信不仅是写给亨利六世的,也是写给伦敦人民看的。

然后他又使出了先前那一招,带着一只相当规模的队伍,向伦敦进发。他说的很明白:我不是要造反,我只是想向国王当面陈诉我的苦衷。

但亨利和王后并不买账。你要陈诉你的苦衷可以,带那么多兵干什么?他们出动了更多的兵力,预先把约克拦截在伦敦城之外。

03/01/1452,约克的军队和亨利的军队在伦敦城外的克雷福德(Crayford)相遇。

可能是国王这边的军队人多,而且是御驾亲征吧,这一仗并没有打起来。王后玛格丽特派了几个贵族去劝降约克,其中有两个重要人物,大奈瓦尔(Richard Neville, Earl of Salisbury),和小奈瓦尔(Richard Neville, Earl of Warwick)。前者是约克的妻子 Cecily Neville 的哥哥,后者是前者的儿子。

尤其是这个后者小奈瓦尔,今后他将成为左手翻云右手覆雨,亦载舟亦覆舟的 Warwick the Kingmaker。不过那是后话,这次是他在政治舞台上的早期亮相。

Richard Neville, Earl of Warwick

经过一番协商,约克认怂,解散了军队,并在亨利面前发誓,「检讨错误,永远效忠,永不翻案。」

第一回合:1452 AD,红玫瑰兰卡家族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