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命运的反转

回「玫瑰战争

1452 到 1453 的上半年,红玫瑰兰卡家族(House of Lancaster)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好事不断。

第一,约克战略性认怂,暂时退出了权力角逐。

第二,在法国战区一蹶不振的战况,居然奇迹般的出现了好转。英国驻法的指挥官,约翰·塔尔博特(John Talbot),人称「英国的阿克琉斯」,接连打了好几个胜仗。

第三,国王亨利六世(Henry VI)的两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埃德蒙·都铎(Edmund Tudor)和贾斯珀·都铎(Jasper Tudor),在遮遮掩掩了好多年后,终于被国家正式承认。他们兄弟俩的来历,我们稍后会单独细讲,因为他们极其重要。

相比约克家族,他俩算是兰卡家族这派的势力。

第四件,也是对国王和王后最大的好消息:在 1453 年初,王后玛格丽特(Margaret of Anjou)怀孕了。同年十月,她生下王子爱德华(Edward, Prince of Wales)。

A 15th century engraving of Edward of Lancaster, Prince of Wales

但就在这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命运反转了。

七月,前面提到的英国指挥官约翰·塔尔博特,不幸中了法国人的埋伏,在战场上阵亡。

他绝对是英国在法国战事的最后一线希望。他的死去,宣告了英法百年战争(Hundred Years’ War)的结束,1337–1453。

“The right noble knight John Talbot E: of Shrewsbury,” engraving, by the English engraver Thomas Cecill, between 1625 and 1632.

亨利六世闻讯后,于八月陷入了半昏迷半休克半痴呆状态,神志不清,不能说话,无法自理。

十月,英国驻法军队全面溃败,法国收复波尔多(Bordeaux)。大批的难民和守军成群逃回英国,在民间又一次引发大规模骚动和怒潮。

这和三年前英国在诺曼底溃败的一幕何其相似。

年底,在诸位大佬们的催促下,约克公爵理查(Richard, Duke of York)重新回到了伦敦,要和主要政敌萨默塞特(Edmund Beaufort, Duke of Somerset)再次一决高下。

但这回和三年前不同的是,现在国王亨利神志不清,王后玛格丽特在产后恢复,萨默塞特失去了他最有力的两个支持者。

终于在 1454 年初,约克被推举为摄政王(Lord Protector),总管朝中大政。

他的亲密战友,也就是他大舅子奈瓦尔(Richard Neville, Earl of Salisbury),被任命为内务部长(Chancellor)。

亨利的二把手萨默塞特被捕,囚禁在伦敦塔(Tower of London)。

王后玛格丽特和神志不清的国王,被半强迫移居到伦敦城外的温莎(Windsor),远离权力中心。

第二回合:1454 年四月,白玫瑰约克家族(House of York)胜。


就在约克家族全面胜出的时候,命运再一次反转了。

1454 年圣诞节的那一天,亨利六世忽然醒过来了。

他毕竟还是正经八百的国王。回过神儿来之后,三下五除二,把约克这几个月的所作所为全部翻盘。

Circa 1450, Henry VI (1421 – 1471), King of England from 1422, son of Henry V

约克,剥夺摄政王职务。

他的大舅子奈瓦尔,被迫辞去内务部长职务。

萨默塞特被判无罪,出狱官复原职(二把手)。

王后带着一岁多的王子爱德华来见亨利。亨利是 1453 年八月疯傻的,王子是同年十月出生的,所以这是父子首次在清醒的状态下相见。

亨利激动的抱着小王子,“这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啊。感谢上帝!”

第三回合:1455 年初,红玫瑰兰卡家族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