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涌动的暗流

回「玫瑰战争

圣奥尔本的第一次战役之后,英国相对平静了一段时间,1456-1458。

和他上次(未流血)夺取政权后类似,约克公爵理查(Richard, Duke of York)这回二次执政,开始还是试图把国家治理好的。他努力拉拢合作相对中立但偏兰卡家族(House of Lancaster)的几个贵族,其中包括,汉弗莱(Humphrey, Duke of Buckingham)和贾斯珀·都铎(Jasper Tudor)。


第四回里,我们首次提到过埃德蒙·都铎(Edmund Tudor)和贾斯珀·都铎。要介绍他们兄弟俩的来历,我们需要倒转回去几十年。

背景故事:阿金库尔的结尾,亨利五世(Henry V)和法国公主凯瑟琳(Catherine of Valois)结婚。一年多后,亨利五世病逝。

这一来英国立刻就面临了一个很大的隐忧:一方面这里有一个才二十岁的寡妇,生理心理需求都处在最旺盛的时候。但另一方面,这个寡妇是国王亨利六世(Henry VI)的亲妈,她如果改嫁给任何一个贵族,都会给新丈夫带来极为特殊的权力地位。

垂帘听政有没有?挟天子以令诸侯有没有?

为此英国议会专门通过了一个法案:严令禁止凯瑟琳改嫁给任何一个英国贵族。

但我们这个前国王的年轻遗孀,对爱情的渴望还是很强烈的。

她悄悄的嫁给了欧文·都铎(Owen Tudor),一个威尔士(Welsh)的新贵,并在几年后生下了埃德蒙和贾斯珀。

Owen Meredith Tudor and his wife Catherine of Valois.

凯瑟琳和欧文的婚礼是秘密进行的。消息传出来后,欧文甚至被关了监狱。


其实埃德蒙·都铎和贾斯珀·都铎,这兄弟俩从血缘上看,是个挺奇妙的存在。一方面,他俩是国王亨利六世的同母异父的兄弟。另一方面,他们的父亲是威尔士人,母亲是法国人。所以他们的血液里,没有一丁点儿英格兰的基因。

但在几回之前,兰卡家族需要壮大力量,国王亨利六世就把这兄弟俩转正了。

贾斯珀·都铎以国王支持者的身份,也参加了圣奥尔本的第一次战役,被俘。回伦敦后,做为中立偏国王派的贵族,努力和约克合作。

埃德蒙·都铎呢?他在几年前被国王和王后安排了一桩亲事,新娘是玛格丽特·蒲福(Margaret Beaufort)。她是前面提到过很多次的萨默塞特(Edmund Beaufort, Duke of Somerset)的侄女。

Portrait of Lady Margaret Beaufort (1443-1509) dressed as a widow, mother of Henry VII of England.

埃德蒙·都铎死的很早(1456 AD,二十六岁)。他对历史的最大贡献,是在他死前几个月,和妻子玛格丽特·蒲福温存了一次。

老公死后的第二年,1457 年的一月,他们的儿子哇哇降生了。

此时,这个年轻的妈妈只有十三岁,可以想像她生产时有多么痛苦。玛格丽特·蒲福后来又改嫁过两回,她再也没有能生过小孩。

而这个婴儿,就是本系列玫瑰战争(Wars of the Roses)的终结者,未来的英国国王亨利七世(Henry VII)。


另外几股政治势力的发展演变,咱们也飞快的列一下:

沃里克(Richard Neville, Earl of Warwick),圣奥尔本战役的大功臣,被升职为加来(Calais)总指挥官。加来是英国在法国的最后一块占领地。

这就意味着沃里克手下有充足的兵源,和战争经费。

沃里克和法国的勃艮第安(Burgundians)派系走的很近。

王后玛格丽特,试图和法国国王查理七世(Charles VII)修复关系,毕竟后者是国王的亲舅舅。

于是就隐隐生成了两条同盟阵线:约克家族和勃艮第安派系,兰卡家族和阿门尼亚克(Armagnacs)派系。

在埃德蒙·都铎死后,他的遗孀玛格丽特·蒲福,带着小婴儿亨利,改嫁给了汉弗莱(Humphrey, Duke of Buckingham)的儿子,亨利(Henry Stafford)。这样,都铎(Tudor)家族,白金汉(Buckingham)家族,和兰卡(Lancaster)家族,更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沃里克在1456年生了个女儿,安妮·奈瓦尔(Anne Neville),未来的王后。


好,咱们回到权力中心,约克摄政,亨利六世时而清醒,时而糊涂。

约克无奈的发现,不管他如何努力,如何试图公平的治理国家,朝中总有相当数量的贵族采取不合作态度。

反而是被赶出伦敦的王后玛格丽特(Margaret of Anjou),带着王子爱德华(Edward, Prince of Wales),在考文垂(Coventry)安定了下来。她的影响力一天比一天高涨。

到了此时,很多贵族都能看出,以王后的智商和能力,即使在国王清醒的时候也弗如远甚。现在亨利六世半疯癫,王后又挟小王子号召天下,自然是跟随者日众。

Vintage engraving of Margaret of Anjou, Queen of England.

所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白玫瑰约克家族(House of York在圣奥尔本战役用鲜血换回来的优势,在 1456-1458 年间,被不知不觉的消磨殆尽。

在王后的带领下,考文垂成为伦敦之外的第二个权力中心。越来越多的贵族,放弃伦敦而到考文垂来商量国事。

红玫瑰兰卡家族卷土重来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