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再次燃起的硝烟(1459)

回「玫瑰战争

在相对平静了几年之后,英国步入了 1459 年。

在王后玛格丽特(Margaret of Anjou)的带领下,红玫瑰兰卡家族(House of Lancaster)在考文垂建立了第二个权力中心,一点一点的夺回了不少的执政权。

下一步,王后把目光转向了加来(Calais)指挥官这个重要职位。目前的任职者,正是那个令她讨厌的沃里克(Richard Neville, Earl of Warwick)。


王后数次把沃里克招来,让他把指挥官的职务转交给亨利·蒲福(Henry Beaufort),新的萨默塞特(他是前几回那个萨默塞特公爵埃德蒙的儿子)。

埃德蒙在圣奥尔本第一次战役被杀之后,小萨默塞特,亨利·蒲福成了王后政权里的红人。

沃里克当然不肯。在争吵中,双方的手下们群殴了起来。其中小萨默塞特的一个手下,干脆就直接来刺杀沃里克,还险些成功。

沃里克惊魂未定,逃回加来,认定了这是王后和小萨默塞特早就安排好的暗杀计划。

他告知他老爸大奈瓦尔(Richard Neville, Earl of Salisbury),和约克公爵理查(Richard, Duke of York):“王后要拿咱们开刀了,咱们得做好准备。”

王后这边也积极备战。她以王子爱德华(Edward, Prince of Wales)的名义开始征兵役,分发给士兵们‘王子吉祥物’以表示他们对王室的忠心:一只白天鹅,脖子上套着一个王冠。

The Bohun Swan

任何对政治局势稍微敏感的人都能看到,和平即将结束,战争又要开始了。


1459 年九月,沃里克从加来返回英国。他带着一支人数不多的队伍,准备跟他老爸和约克在 Ludlow 会师。

他老爸大奈瓦尔,已经在自己领地征集了五千多士兵。约克从爱尔兰回来,也带了不少军队。

为了防止这三支队伍合兵一处,王后派出俄得里爵士詹姆斯(James Tuchet, Lord Audley),在布洛希思(Blore Heath)率先拦住大奈瓦尔,试图阻止他和沃里克与约克的会师。

红玫瑰兰卡家族(House of Lancaster),领头人:俄得里爵士。部队力量,大约一万人。

白玫瑰约克家族(House of York),领头人:大奈瓦尔。部队力量,大约五千多人。

王室这边,大约有两倍于敌人的兵力,而且不远还有托马斯爵士(Thomas Stanley)率领了两千多人的援军。这一战王后可谓是志在必得。

Battle of Blore Heath 1459

交战双方,骑兵众多,被一条大河隔开。谁先进攻谁吃亏。

结果是大奈瓦尔使出诡计,开始假装收集杂物,整理马车,做出撤军的假象。

这边六十一岁的俄得里爵士,眼神还挺好,一看急了:我有两倍你的兵力,怎么能让你就逃了呢?于是他下令:全体进攻!下马渡河也要进攻!

这一来正中大奈瓦尔的圈套。埋伏在另一边的弓箭手忽然现身,弓箭如雨点般落下。俄得里爵士的那些牵马渡河的骑士们,成了名副其实的坐鸭(Sitting Ducks)。

只有一部分骑士活着到了河的对岸。在那里双方的互砍之中,老爵士俄得里战死,副将德得里(Lord Dudley)被俘。

一个比较令人费解的现象:在整个战役中,兰卡家族的援军托马斯爵士一直按兵不动。后世学者的猜测,是他(托马斯·斯坦利)的弟弟,威廉·斯坦利,此时在约克军中效力。这兄弟俩墙头草,在很多年以后的 Battle of Bosworth Field ,会起到极为关键的作用。

Battle of Blore Heath,1459,白玫瑰约克家族胜。


大奈瓦尔虽然得胜,但也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在他与儿子沃里克,和约克公爵理查见面的时候,他的兵力只有原来的一半多。

另一边呢,国王亨利六世(Henry VI),王后玛格丽特,汉弗莱(Humphrey, Duke of Buckingham),萨默塞特(亨利·蒲福),埃克塞特(Henry, Duke of Exeter),等众多王室贵族,率领的兵力在对方的三倍以上。

双方在约克的老家 Ludlow 的城外,乐德福桥(Ludford Bridge)摆开战线。

Battle of Ludford Bridge, 1459

也许是双方的兵力差距实在太大了,决战前夜,约克军团的中级指挥官安德鲁(Andrew Trollope)率六百余人倒戈投降。

终于约克这边的三位大佬也绝望了。当晚,他们一边放着大炮(决战前的习惯),一边在炮声的掩盖中,做出了令他们自己也很不齿的下流行为:弃兵逃跑。

约克和他的二儿子埃德蒙(Edmund, Earl of Rutland)逃回爱尔兰。

大奈瓦尔和沃里克父子,带着约克的大儿子爱德华(Edward, Earl of March),逃回在法国的加来。

可怜他们留在身后的队伍,无主无帅,令人宰割。

可怜 Ludlow 城中的约克的妻子,赛西莉·奈瓦尔(Cecily Neville),带着她和约克的三儿子乔治(George),四儿子理查(Richard),一个十岁,一个七岁,出城投降,把生死命运完全交给对方王后的手中。

Battle of Ludford Bridge,1459,红玫瑰兰卡家族胜。


问:「国际象棋里,哪个棋子最厉害?」
答:「当然是王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