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禁断的血

回「玫瑰战争

这次,王后玛格丽特(Margaret of Anjou)下狠手了。

记得在第一回,我们初次介绍约克公爵理查(Richard, Duke of York)时提过,他的大伯爱德华(Edward, Duke of York)因为谋反亨利四世(Henry IV)被关过监狱,他的爸爸理查(Richard, Earl of Cambridge)因为谋反亨利五世(Henry V)被砍了头。

但英国的贵族制度是,老爸干的‘坏事’,并不影响下一代的继承权。就比如咱们说老张因为杀人罪被判了死刑,但他的私人财产还是会被儿子小张继承。英国的贵族制度里,爵位和封地也是可以遗传的私人财产。

只有一个例外。在宪法里有一条国王可以动用,但轻易不敢用的「大杀器」:禁断的血(Attainder)。

在此之前,英国历代国王几乎没有用过这条法律。

施出这一终极杀器,国王可以宣布某爵士的血是不干净的。这就意味着有权力剥夺爵士本人,和他任何后代的财产/领地/职位和一切其他权利,包括生命。这是比死罪和叛国罪还要重的重典,类似「家族死刑」。

现在王后祭出此典,指向约克,大奈瓦尔(Richard Neville, Earl of Salisbury)和沃里克(Richard Neville, Earl of Warwick)。

她要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约克危机」。

上一回结尾,约克的妻子赛西莉·奈瓦尔(Cecily Neville)带着两个幼子向王后投降。王后没有杀他们,但对着赛西莉宣读了政府对她丈夫和同党们的判决。

Cecily Neville, by Edward Harding, 1792,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London

玛格丽特这一招虽狠,但此时也暴露出她不少弱点。

一是她不太擅长,或者不太愿意,拉拢中间或偏约克派的贵族。比如在布洛希思战役中按兵不动的托马斯爵士(Thomas Stanley),就险些遭受她的惩处。甚至一向忠心耿耿的汉弗莱(Humphrey, Duke of Buckingham),只因为在约克执政期间取中立合作态度,也一度遭受王后的嫌弃。

她的铁腕,她的任人唯亲,导致了一些被排挤的贵族们转向了约克家族。

但更严重的是,她虽然判决了约克派系的三名大佬,但她对这几个死敌却依然束手无策。

约克逃回爱尔兰,他的实力大本营。王后派詹姆斯伯爵(James, Earl of Wiltshire)去接管爱尔兰,但詹姆斯发现爱尔兰军民大部分都是听约克的,他根本驻不进去。

奈瓦尔父子这边也类似。王后派萨默塞特(Henry Beaufort, Duke of Somerset)去接管法国北部的加来(Calais),但发现那里完全是沃里克的天下。


这里还发生了一件似乎不太起眼的事情。

这些年来,有一个伍德维尔(Woodville)家族开始悄悄崛起。他们家的来源是亨利五世的弟弟约翰(John, Duke of Bedford)的大总管 Richard Wydeville

到了现在 1460 年,王后派萨默塞特接管加来,队伍中就有理查·伍德维尔(Richard Woodville)夫妇。

还记得上回说到,大奈瓦尔,沃里克,和约克的大儿子爱德华(Edward, Earl of March)逃回加来。在 1460 年初,约克的大儿子爱德华俘虏了伍德维尔夫妇。

他此时肯定还不知道,他的座上囚不是别人,正是他未来的老丈人和丈母娘。

在短短的几年内,爱德华将成为国王,而伍德维尔夫妇的女儿,伊丽莎白·伍德维尔(Elizabeth Woodville),一个绝世的金发美女,将成为王后。

circa 1460: Elizabeth Woodville (c.1437 -1492), the consort of King Edward IV of England from 1464 until his death. An engraving by H. Austin after J. W. Wright. (Photo by Kean Collection/Getty Images)

而这个未来的王后伊丽莎白,将是触发沃里克易帜跳槽的主要因素。

而再后来很多年,她又将是终结玫瑰战争的决定因素。

BBC 的电视连续剧「白色王后(The White Queen)」,就是她的故事。白色,是因为她是白玫瑰约克家族(House of York)这边的王后。

「红色王后(The Red Queen)」,讲的是玛格丽特·蒲福(Margaret Beaufort)的故事,在第六回,涌动的暗流里首次出场。她是红玫瑰兰卡家族(House of Lancaster)这边的。


好,一激动就扯远了,咱们回到 1460 年。

王后玛格丽特(Margaret of Anjou,不是刚提到的红色王后),目前虽然占据了优势,但如果你看一下地图就能看到国王这边的危险:

沃里克,奈瓦尔,和约克长子爱德华,占据了右下角的加来,正在积极屯兵,准备随时穿越英吉利海峡再次入侵。

约克,和二儿子埃德蒙(Edmund, Earl of Rutland),占据了左上角的爱尔兰,也在积极备战。

国王和王后还是以考文垂(Coventry)为政治中心。因为他们很伤心的发现,伦敦的民众是偏约克家族的。

但这也意味着他们要同时对付左上角(西北,爱尔兰)和右下角(东南,加来)的威胁,要两线作战。

他们能看出来,约克那边自然也能看出来。

所以在 Battle of Ludford Bridge 惨败后仅仅半年,约克势力又卷土重来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