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阿喀琉斯军营来客

回「伊利亚特

上一回里,神勇的赫克特(Hector)战斗力爆发,全场横冲直撞,无人能敌,几乎就要把希腊军团赶到海里。当夜特洛伊方就在城外结营,营帐里一片灯火通明。相反希腊这边的营帐里,火光惨淡,众人垂头丧气。

主帅阿伽门农(Agamemnon)先开口了。“显然是宙斯 (Zeus)和咱们做对。有他老人家罩着特洛伊,我看咱们还是撤军吧。”

还记得第二回吗?当时阿伽门农也曾建议过撤军。不过那次他是想用激将法,这回是真心想撤了。

狄俄墨德斯(Diomedes)第一个不干:“要走你走,你这个胆小鬼。我要在这里战斗到最后一刻!”老者涅斯托尔(Nestor)作为智者与和稀泥双料高手,出来发表意见,“先别急着说打还是说撤。我看咱们当前急需两件事:看守好营寨,然后大家饱餐一顿。”


众人听从了老者的意见,该守营的守营,该放哨的放哨,阿伽门农请几位高级将领在自己帐中聚餐搓了一顿。酒足饭饱,涅斯托尔才缓缓道出他心中的想法;“我觉着吧,以目前的形式来看,咱们只有一条路可走:前一段时间主帅抢了那个小姑娘布里塞伊斯(Briseis),咱们军中的第一勇士阿喀琉斯(Achilles)就休战了(见第一回)。当下之急,是主帅跟阿喀琉斯道个歉,请他重新出战。有他在,赫克特就不会像今天这么猖狂。”

面对当前险恶的战况,和众将灼灼的目光,阿伽门农只好在众人面前承认了错误:“好吧,上次是我不该抢他的女人。为了表示我的后悔和诚意,我愿意出以下厚礼:七个全新的铜鼎,十桶金子,二十口锅,十二匹马,七个我帐中美女,加上他原来的那个美女布里塞伊斯。攻破特洛伊以后,我将再赏给他二十名美丽的特洛伊女子,还有回希腊后我可以把我的女儿嫁给他,而且作为女儿的陪嫁,我可以赏给他我的七座城市!条件是他回来听从我的指挥。”

“我对天发誓:那个布里塞伊斯,我抢过来以后是碰也没碰过啊。十足真金的是完璧归赵啊。”

众人听到这么丰盛的厚礼,无不欢呼雀跃。大家选了三名使者,能言善辩的奥德修斯(Odysseus),勇武过人的大埃阿斯(Ajax),和从小抚养阿喀琉斯长大的福尼克斯(Phoenix)。以这三人的身份和如此的厚礼去请阿喀琉斯出山,那一定是志在必得吧。


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 Achilles Receiving the Envoys of Agamemnon (1801).

三人来到阿喀琉斯的帐中,发现他和他的好友帕特罗克洛斯(Patroclus),正坐在那里弹琴呢。阿喀琉斯弹了一段,帕特罗克洛斯赞道,“峨峨兮若高山!”阿喀琉斯又弹了一段,帕特罗克洛斯赞道,“洋洋兮若江河。”两人一弹一和,甚是轻松惬意。

见到三位来使,阿喀琉斯赶忙起身迎接。吩咐下人杀鸡宰牛,开锅备酒。并满脸不解的明知故问,“哎呀,不知三位贵宾今日到来,有何指教?”

Achilles plays lyre in a hut accompanied by Patroclus (folio G3r)

奥德修斯先开始。他重复了阿伽门农的道歉:“主帅对抢了你的布里塞伊斯深感歉意。他愿意给你七个全新的铜鼎,十桶金子,二十口锅,十二匹马,七个他帐中美女,加上你的布里塞伊斯。攻破特洛伊以后,他将再赏给你二十名美丽的特洛伊女子,还有回希腊后他可以把他的女儿嫁给你,而且作为女儿的陪嫁,他可以赏给你他的七座城市!而且主帅对天发誓:那个布里塞伊斯,他抢过来以后是碰也没碰过啊。十足真金的是完璧归赵啊。”

机智的奥德修斯重复了阿伽门农的原话,但没有提阿喀琉斯必须听从指挥那一句。他加了这么一段:“你即使不原谅阿伽门农,也应该为了你的希腊同胞重披盔甲啊!敌方的赫克特整天叫嚣,说没有一个希腊人配给他系鞋带!”

奥德修斯一段长篇大论,阿喀琉斯回答了一段比他更长更慷慨激昂的演讲。真可谓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总结为一句话就是:“No。我受委屈了,我不打了。”


老头福尼克斯开口了。“不是我倚老卖老哈,我可是一把屎一把尿看着你长大的。这样吧,我来给你讲个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库瑞忒斯人(Curetes)和埃托利亚人(Aetolia)打仗。埃托利亚一方有个英勇无敌的勇士,叫麦莱亚戈(Meleager)。只要小麦一出手,库瑞忒斯人就溃不成军。”

“但有一天麦莱亚戈突然不想打了。有人说是他厌倦了战争,也有人说是他在和他妈妈赌气,反正他退出战争了。埃托利亚人怎么劝都没用。眼见着库瑞忒斯人节节取胜,族人泪眼苦求,他还是不为所动。“

”直到城破的最后一刻,他才披挂上阵。虽说最终把敌人赶走己方没有全军覆没,但族人从此不再像之前敬神一般尊敬他。”

Story within a story: Death of Meleager – Charles Le Brun (1619-1690)

阿喀琉斯当然明白这故事里的含义。但他还是那句回复,“No。我不打了。”


旁边的大埃阿斯实在忍不住了。他本来来的就很委屈:在希腊军团中,他是仅次于阿喀琉斯的第二高手。在第七回里他也曾和赫克特打了个不相上下,怎么现在一副没了阿喀琉斯就谁也活不下去的架势?

他对奥德修斯和福尼克斯说,“咱们回去吧。这个骄傲的家伙太不识抬举了。咱们给他的厚礼比谁都多,给他的荣誉比谁都高。但他仍然不为所动,完全不考虑同胞,战友,兄弟和友谊。而这一切,只是为了一个女人!”

激将法也不管用。阿喀琉斯还是那句,“No。我不打了。”


’Achilles refuses the gifts of Agamemnon’ — Workshop of Bernard Picart, 1710

奥德修斯一行人垂头丧气的回到希腊大营。众人听说阿喀琉斯还是不愿参战,都不免失望。

还是勇将狄俄墨德斯打破沉寂:“没了谁也不见地球就停止转动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我们重振旗鼓,我就不信打不过特洛伊人。”

大家一起喝采,暂时又拾回了胜利的信心。



第八回回目录第十回
第九回:阿喀琉斯军营来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