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帕特洛克罗斯闪亮登场

回「伊利亚特

上回说到,希腊方在‘互派间谍战’中完胜特洛伊。次日清晨,天神宙斯(Zeus)派混乱女神厄里斯(Eris)到希腊这边一阵狂啸,登时士兵们精神大振。主帅阿伽门农(Agamemnon)也趁势大喊,“兄弟们,冲啊!”

希腊将士盔明甲亮,刀光耀眼,齐刷刷的向前方挺进。天上二位女神赫拉(Hera)和雅典娜(Athena)打出两个响雷助威,真的是好不威风。

但另一边也不是白给的。特洛伊军团占据了高地,赫克特(Hector),普鲁达玛斯(Polydamas),埃涅阿斯(Aeneas),安忒诺耳(Antenor)的三个儿子,都是以一当十的勇将。看着铺天盖地冲过来的希腊人,他们眼中毫无惧色。

“兄弟们,杀啊!”两军又混战在一起。


阿伽门农今天不知吃了什么药,比平日勇猛十倍,像一头雄狮般冲在最前线:杀比厄诺耳(Bienor),杀俄伊琉斯(Oileus),伊索斯(Isus),安提福斯(Antiphus),裴桑得(Peisander),希波洛科斯(Hippolochus)。

面对这么凶残的敌人,特洛伊士兵一路败退,眼看已经快退到城墙脚下,连宙斯也有点坐不住了。他把金翅膀的信使女神伊里斯(Iris)叫来,“你给赫克特带句话,叫他先不要着急,让阿伽门农再神气一会儿。等到阿伽门农受伤,放心我会让他受伤的,那战场就是赫克特的了。”

‘Zeus sends Iris to Hector’ — Workshop of Bernard Picart, 1710

赫克特本在浴血苦战,闻言精神大振,挥舞着兵器,激励着同伴们稳住了阵脚。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阿伽门农,快点受伤吧。”


安忒诺耳之子,伊菲达马斯(Iphidamas)首先出战。一个回合就被阿伽门农杀死。当希腊主帅得意洋洋的要回到自己队伍时,安忒诺耳的长子科昂(Coön)见状大怒,冲上去为弟弟报仇,一枪扎中了阿伽门农的前臂。

可是科昂急着要抢救弟弟的尸体,没料到受伤的阿伽门农愈伤愈勇,一步上前又结果了科昂的性命。可怜安忒诺耳两个儿子的两条性命,只换来对方主将的一个臂伤。

但这正是宙斯预言的战争的转折点:阿伽门农受伤失血,体力不支,只好暂时退出了战场。

赫克特见状大喜,反攻!是我们反转的时刻了!


就像本回前半段的镜子反射,现在轮到特洛伊王子势不可挡了。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宰一双:阿赛俄斯(Asaeus),奥托努斯(Autonous),俄丕忒斯(Opites),多洛普斯(Dolops),俄裴尔提俄斯(Opheltius),阿格劳斯(Agelaus),埃苏姆诺斯(Aesymnus)、俄罗斯(Orus)和希波努斯(Hipponous)都成了他刀下亡魂。

一时间,特洛伊军队势不可挡,已经打回到开始的地方,并向希腊的船队逼近!

眼看战局对己方极度不利,希腊方的奥德修斯(Odysseus)和狄俄墨德斯(Diomedes)这两员大将跳了出来,互相鼓励着,杀了几个敌方将领,暂时止住了败阵之军。

狄俄墨德斯更一枪掷出,击中了赫克特的头盔,把这个特洛伊主帅打得头昏眼花,忙折马后撤。身后只听狄俄墨德斯大声痛骂,“逃吧!算你小子命好,可惜没一枪要了你的命!”

战局再次反转。


但反转了没几秒,又出现了第三次反转!

狄俄墨德斯伤了赫克特之后,又杀了阿伽斯特罗福斯(Agastrophus),开始有些膨胀,正在吭哧吭哧剥盔甲做战利品,擅长弓箭的帕里斯(Paris)瞧得真切,一箭射去,正中狄俄墨德斯的右脚!

这样一来,这片战场上希腊方就只剩下奥德修斯一员将领在孤军奋战了。他虽然勇猛,杀了几个特洛伊将领,但不久被敌方索科斯(Socus)击中肋骨边,后者随即也死在奥德修斯的枪下。

幸好墨涅拉俄斯(Menelaus)和埃阿斯(Ajax)离这里不远。他们听到这边的呼救,拼死命冲过来把奥德修斯救了出来。


如果咱们现在统计一下双方战况,死亡者除外,希腊方面主帅阿伽门农,大将狄俄墨德斯和奥德修斯都受了重伤。特洛伊方面则是主帅赫克特受伤。

但赫克特稍事歇息,转眼又重新杀回了战场。他和帕里斯这回都打到了左边战线,对面是希腊方的伊多墨纽斯(Idomeneus),老者涅斯托尔(Nestor),和神医马卡昂(Machaon)。

帕利斯今天真的是超水平发挥,一箭又射中了马卡昂的右肩。这下希腊人着急了:在这样残酷的消耗战中,神医往往比勇将更关键。伊多墨纽斯赶紧吩咐涅斯托尔照顾着受伤的马卡昂撤退。

在战场的另一边,希腊军团也是岌岌可危。强壮的埃阿斯死死的守在海岸线旁,几乎是隔开特洛伊军队和希腊海船的最后一道防线:他用一只巨盾挡住雨点一般飞来的利箭,抽空再往外掷出长矛。真难以想象他如果倒下,希腊方面会怎样的一败涂地。

看到他这里情势危急,欧鲁普洛斯(Eurypylus)率众前来助战,转眼也中箭受伤。


第一回里咱们说过,希腊第一勇士阿喀琉斯(Achilles),这些天一直赌气在自己的战船旁看热闹,不肯出战。现在看到己方军团几乎要全军覆没,他着急的在海边走来走去,六神无主。

忽见远处老者涅斯托尔带着一人撤回海船,看身影似乎是马卡昂。他关心战局,但又放不下脸面自己去问,就叫好友帕特洛克罗斯(Patroclus)去探听一下。

Patroclus by Jacques-Louis David (1780)

帕特洛克罗斯是阿喀琉斯最好的朋友,甚至很多后世学者认为他俩的关系早超出了一般的友谊。


涅斯托尔带着受伤的神医马卡昂回到船中休息,就听下人报:“帕特洛克罗斯来访。”

涅斯托尔长篇大论了一番,“我们这边就快要输惨了。阿伽门农,伤!狄俄墨德斯,伤!奥德修斯,伤!马卡昂,伤!欧鲁普洛斯,伤!可你们那位阿喀琉斯,舒舒服服的在海边散步?小伙子,你可要好好劝一劝他啊。”

涅斯托尔口才甚好,把帕特洛克罗斯说的心潮澎湃。他一口答应,“我回去一定要说服阿喀琉斯重返战场!”

‘Patroclus tends Eurypylus’ wound’ — Crispijn van de Passe (I), 1613

在回去的路上,刚好碰上受伤撤下来的欧鲁普洛斯。帕特洛克罗斯顺便又打听了一下前方战场上惨烈的战局,还帮他治疗了一下伤口。

第十回回目录第十二回
第十一回:帕特洛克罗斯闪亮登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