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希腊防线的崩溃

回「伊利亚特

书接上回,特洛伊军团在赫克特(Hector)的带领下,杀的希腊一方连连后退,已经退到海边他们战船前的最后一道保护线:壕沟和护墙。


普鲁达玛斯(Polydamas)策马赶到赫克特的身边,指着希腊宽宽的壕沟和沟底锋利的尖桩,向主帅进言:“咱们的战车和战马一定会被壕沟困住。不如下马步战,咱们也不会就怕了他们!”

赫克特闻言甚喜,翻身下了战车,把兵器盔甲都从车上卸下。特洛伊众将士也依令而行,并分成了五大战队:

  • 第一队,由赫克特和普鲁达玛斯指挥,是全军中最勇猛,人数最多的主力战队。
  • 第二队,由帕里斯(Paris),阿尔卡苏斯(Alcathous)和阿格诺耳(Agenor)指挥。
  • 第三队,由赫勒诺斯(Helenus)和德伊福波斯(Deiphobus)指挥。
  • 第四队,由埃涅阿斯(Aeneas)指挥,阿开洛科斯(Archelochus)和阿卡马斯(Acamas)为副帅。
  • 第五队,是附近邻国来给特洛伊助战的盟军,由萨耳裴冬(Sarpedon)指挥,格劳科斯(Glaucus)和阿斯忒罗派俄斯(Asteropaeus)为副帅。

‘The Trojans storm the Greek camp’ — Workshop of Bernard Picart, 1710

第三队的阿西俄斯(Asius)率先冲了出去,转眼已攻到希腊的护墙脚下。希腊人见状大惊,纷纷向身后的战船上撤退。只有两员猛将,波鲁波伊忒斯(Polypoetes)和勒昂丢斯(Leonteus),在城墙上拼死奋战,愣是挡住了特洛伊一波又一波的攻势。

阿西俄斯在墙下束手无策,顿足捶胸。他哪里知道,这都是天神宙斯(Zeus)的意愿,攻破城墙哪里轮到他这个小卒,那是宙斯要留给赫克特的光荣!


这时在特洛伊主力队伍那边,出现了奇异的一幕:

从遥远的天边,军团的左侧方飞来一只老鹰,利爪里掐着一只血红的巨蛇。那条蛇还没有死,在鹰爪里扭曲挣扎,忽然反口咬到了老鹰的前胸!老鹰剧痛下爪子一松,把蛇从天空中丢下,正落在队伍的人群中。

Eagle and snake, V-VI century a. C. mosaic flooring Costantinople, Grand Imperial Palace

普鲁达玛斯见状大惊,向主帅赫克特进言:“鸟,蛇,左方,这是不祥之兆,是天神告诫我们,该撤兵了。”

赫克特闻言大怒:“什么鸟啊蛇啊,我也不管你左侧右侧,真是一派胡言。现在是全面进攻的最佳时机,再有劝退者,斩!”

说罢赫克特身先士卒,已经带领将士杀到了墙下。护墙上方有希腊的大小埃阿斯(Ajax)二将死命抵挡,一时间也丝毫不落下风。


刚才说到特洛伊第五队的盟军首领,萨耳裴冬。说起来此人非同小可:主要他老爹不是别人,正是诸神第一的宙斯本尊。他此刻鼓舞着副将格劳科斯,一起杀到了希腊墙下。

希腊方的守将墨奈修斯(Menestheus)吓得浑身发抖,赶忙求来救兵:大埃阿斯(Ajax the Great)。大埃阿斯果然勇猛,一来就杀伤了几个特洛伊将领。

萨耳裴冬以牙还牙,也杀伤了几个希腊将领。而且仗着天父宙斯的守护,萨耳裴冬在大埃阿斯和丢克罗斯(Teucer)的联合进攻下,仍然奋力撤下了一大块墙沿!

希腊的护墙终于第一次暴露了弱点!


Sculpted neo attic sarcophagus representing the battle at the ships in the Trojan War, in the Thessaloniki Archaeological Museum, 225–250 AD

但宙斯还是把最后的光荣留给了特洛伊主帅。赫克特看到希腊的防守出现了漏洞,奋神力举起了一块巨石,向希腊护墙门砸去。

只听一声巨响,护墙终于被击破出一个大口子。赫克特带领特洛伊将士破墙而入,希腊人四处逃窜。

《伊利亚特》全书二十四回,在正中间一半,第十二回的结尾,希腊人的防线崩溃了。

他们被逼回到自己的海船边上,身后只有一望无际,吞噬一切的茫茫大海。

第十一回回目录第十三回
第十二回:希腊防线的崩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