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帕特洛克罗斯之死

回「伊利亚特

第十一回里闪亮登场的帕特洛克罗斯(Patroclus),此时在营帐中劝说好友,拒绝出战的希腊第一勇士阿喀琉斯(Achilles):“不能再等了!咱们希腊的将领们伤的伤,亡的亡,都已经被逼到海边船上啦!再要等以后就要没有以后了!”

“你这么冷血,还是不是佩琉斯(Peleus)和忒提斯(Thetis)生的儿子?”

“最起码,你要允许我出战:咱们的慕耳弥冬(Myrmidon)军团现在是罕见的生力军,或许能给已经筋疲力尽的希腊人解围。”

阿喀琉斯磨不过他,只好答应,“行,你可以出战,但要披上我的盔甲。这样希腊人见了我的战盔会精神大振,特洛伊人则会屁滚尿流。”(谦虚一向不是阿喀琉斯的特长)

“但是切记切记:只要把特洛伊人从船边赶走就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可恋战,不可恋战,不可恋战!”

‘Achilles warns Patroclus’ — Crispijn van de Passe (I), 1613

上一回结尾,大埃阿斯(Ajax the Great)死守着希腊海船的最后一道防线。但所谓好汉难敌四手,恶虎还怕群狼。长时间的鏖战,他左肩开始麻木,呼吸愈发艰难。

终于特洛伊主帅赫克特(Hector)逮了个空档,一剑把大埃阿斯长矛的矛尖削去,然后纵火开始烧船!

顿时间希腊的战舰火光四现,如果蔓延开来,希腊人将死无葬身之地。


阿喀琉斯这边,帕特洛克罗斯命令奥托墨冬(Automedon)牵出阿喀琉斯的两匹战马,珊托斯(Xanthus)和巴利俄斯(Balius)(看看还是阿喀琉斯比较牛吧,他的马都是有名有姓的)。

阿喀琉斯本人则召集了五列队伍:分别由墨奈西俄斯(Menesthius),欧多罗斯(Eudoros),裴桑得罗(Peisander),福伊尼克斯(Phoenix)和阿耳基墨冬(Alcimedon)指挥。

阿喀琉斯给大家做了一番战前总动员,“虽然我不出战,但你们要人人奋勇,各个争先!”然后又向天神宙斯(Zeus)祷告:“希望我军把特洛伊人赶离海边,希望帕特洛克罗斯安全归来。”

宙斯在天上听的一清二楚,心中冷笑,“准你第一个,但第二个就别想了”。

‘Achilles honours Zeus’ — Workshop of Bernard Picart, 1710

帕特洛克罗斯身披阿喀琉斯的战甲,带着阿喀琉斯的控马官,驾驭着阿喀琉斯的战驹,领着阿喀琉斯的士兵,这可是一群如狼似虎的生力军,杀入了海边的战场。

果然特洛伊人奔走逃窜,“哎呀,无敌的阿喀琉斯杀过来啦!”

帕特洛克罗斯投出长矛,刺死了普莱克墨斯(Pyraechmes),又投枪击中了阿雷鲁科斯(Areilycus)。这一来希腊人精神大振,一大堆的希腊什么什么斯杀/伤特洛伊的这个那个斯。

一时间战局逆转,希腊人像狼入羊群一般的屠杀特洛伊军团。

特洛伊的主帅赫克特见势不妙,拨马离开海边,向本方城墙撤退。帕特洛克罗斯早已忘记了阿喀琉斯的‘穷寇莫追,不可恋战’的叮嘱,直追着赫克特杀来,一心想一枪要了后者的小命。

但赫克特的马真快,转眼已经跑到射程之外。帕特洛克罗斯只好一边追,一边屠杀特洛伊大将:普罗努斯(Pronous),塞斯托耳(Thestor),厄鲁劳斯(Erylaus)等等。


这一来可激怒了特洛伊的一员大将:萨尔佩冬(Sarpedon)。此人来头不小,赫然是上天正神宙斯(Zeus)的儿子。他大吼一声,“我来与你决斗!” 向帕特洛克罗斯冲去。

在天上观战的宙斯,这下可傻眼了。按照上回他自己定下的预言,帕特洛克罗斯要一直追到特洛伊城下,那就代表着自己的亲生儿子萨尔佩冬马上就要战败死在这一场决斗。

旁边他的妻子赫拉(Hera)立即将了他一军(萨尔佩冬不是宙斯和她生的儿子):“我看你敢作弊!咱们众多天神们可有不少私生子在希腊和特洛伊两军中作战。你要是敢欺骗命运,作弊救萨尔佩冬一命,那其他诸神可跟你没完!”

宙斯知道妻子说的不无道理,长叹一声,潸然泪下。眼睁睁的瞧着萨尔佩冬掷出的两根长枪都没有击中,而帕特洛克罗斯扔出的一根铜矛,硬生生的从萨尔佩冬穿心而过!

The death of Sarpedon, depicted in Lycian attire, at the hands of Patroclus. Red-figure hydria from Heraclea, c.400 BCE.

雄狮一般的萨尔佩冬惨叫一声,轰然倒地。他在临死前还呼唤好友格劳科斯(Glaucus),“你一定要继承我的遗志,保护好我的遗体,跟希腊人斗争到底!”


第十二回里被希腊丢克罗斯(Teucer)刺伤了的格劳科斯,听到了萨尔佩冬临死前的呼唤。他向天神阿波罗(Apollo)祈祷,先恢复了自身的战斗力,然后找来特洛伊的几员猛将:普鲁达玛斯(Polydamas),阿格诺耳(Agenor),埃涅阿斯(Aeneas)和赫克特(这基本是特洛伊的全部猛将了):

“神一般的萨尔佩冬已经牺牲。未来的人可能不理解,但在咱们这个时代,杀人一方极力想抢到死者的盔甲以显示荣耀,而死者一方则要保护好战友的遗体然后给他一个适合身份的葬礼,是最重要的礼节和最起码的尊重。咱们冲吧!”

另一边,帕特洛克罗斯也召唤大小埃阿斯(Ajax)等。双方要为了争夺萨尔佩冬的遗体和盔甲展开一场激斗。

(特洛伊)赫克特杀阿培勾斯(Epeigeus)。
(希腊)帕特洛克罗斯杀塞奈劳斯(Sthenelaus)。
(特洛伊)格劳科斯杀巴苏克勒斯(Bathycles)。
(希腊)墨里俄奈斯杀劳戈诺斯(Laogonus)。

但最终是特洛伊一方先撑不住了,转身向己方城墙退却。帕特洛克罗斯抢到了萨尔佩冬的盔甲,命手下带回自己的帐篷。

而宙斯则命令阿波罗把萨尔佩冬的遗体救回,交给睡神(Hypnos)和死神(Thanatos),安葬回他的家乡。

Hypnos and Thanatos carrying the body of Sarpedon from the battlefield of Troy; detail from an Attic white-groundlekythos, ca. 440 BCE.

这一刻是帕特洛克罗斯人生的巅峰:他把希腊人从海边救了回来,他把特洛伊人赶跑回自己的城墙,他杀死了宙斯的儿子萨尔佩冬。可是此时他已经完全忘记了阿喀琉斯的叮嘱,继续向特洛伊一方杀去。

转眼帕特洛克罗斯已经杀到了特洛伊的城墙脚下。他竟然想凭一己之力,爬上墙角杀入城中,而且居然就快要成功。还是阿波罗把他震下城墙:“按照命运的安排,特洛伊城由不到你来破。”

阿波罗又回身去鼓舞赫克特:“你是特洛伊的主帅,你现在不奋勇杀敌更待何时?”

赫克特喘息稍定,又反身杀回战场。但此刻的帕特洛克罗斯愈战愈勇,完全势不可挡,连赫克特也难撄其锋。像后世的长坂坡赵子龙一样,他杀入杀出特洛伊阵营数次,每次都多出特洛伊九个亡魂。

最后还是阿波罗搞鬼,把阿喀琉斯的帽盔从帕特洛克罗斯的头上打掉,把他的长枪震断。帕特洛克罗斯大惊失色,一没留神被欧福耳波斯(Euphorbus)刺伤。

帕特洛克罗斯终于受伤退却,赫克特眼疾手快,追了上去一枪结束了帕特洛克罗斯!

Patroclus Killed by Hector. 19th.century. Bartolomeo Pinelli. Italian 1771–1835. chalk, feather in gray-gray and brown wash on paper.

赫克特终于扬眉吐气。

正在洋洋自得时,帕特洛克罗斯挺住胸口最后一丝气息道,“你这一枪杀死了我,其实也杀死了你自己。”

第十五回回目录第十七回
第十六回:帕特洛克罗斯之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