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争夺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

回「伊利亚特

上回书结尾说到,才登上人生巅峰的帕特洛克罗斯(Patroclus),被特洛伊主帅赫克特(Hector)一枪刺死。

希腊的墨涅拉俄斯(Menelaus),就是那个美女海伦(Helen)的老公,跳了出来高喊,“有我在,你们谁也别想动我朋友的尸体!”

The so-called “Pasquino Group” (several replicas of which are known), perhaps Menelaus bearing the corpse of Patroclus. Marble, Roman copy of the Flavian Era after a Hellenistic original of the 3rd century BC, with modern restorations. Found in Rome; in the Medici collections in Florence, 1570; installed in the Loggia dei Lanzi since 1741.

特洛伊的大将欧福耳波斯(Euphorbus)第一个不服,“是我先刺伤帕特洛克罗斯的,他的盔甲该属于我。” 可惜一个回合下来,他不是对手,被敌人一枪刺死。这回反轮到墨涅拉俄斯要来抢欧福耳波斯的盔甲了。

天神阿波罗(Apollo)叫来赫克特。你别看墨涅拉俄斯在欧福耳波斯面前耀武扬威,看见赫克特冲过来,就赶紧退回自己阵营了。但他真心想保护好友的尸体,转眼找来希腊第二高手大埃阿斯(Ajax the Great),二人领兵又杀了回来。


此时赫克特已经把帕特洛克罗斯身上的属于阿喀琉斯(Achilles)的盔甲(见上回)剥了下来,命身旁小卒带回本方阵营。大埃阿斯和墨涅拉俄斯钻了个空子,转眼杀到帕特洛克罗斯倒下的地方,夺取了战友的尸体,再也不肯退后半步。

这下子可气坏了特洛伊的格劳科斯(Glaucus)。因为现下的场景简直就是几个小时之前的翻版:那时候(见上回)特洛伊大将萨尔佩冬(Sarpedon)战死,死前呼唤副将格劳科斯保护自己的尸首,但特洛伊一方并没有做到。怎么现在希腊就能守住自己将军的尸体呢?

格劳科斯对赫克特祭出激将大法:“你刚才不好好保护萨尔佩冬的尸体,现在看到大埃阿斯又望风而逃。你还是个男人么?”

这一招果然管用,赫克特重新换上刚缴获过来的胜利品,阿喀琉斯的金盔金甲,再次向希腊人杀去。他这样做,既是为了助长己方军威,也是为了打击希腊方的士气。但天上观战的宙斯(Zeus)不高兴了:“所谓物有其主,这个无敌金甲是属于阿喀琉斯的,你虽然现在威风一时,但必无善终。”

赫克特哪里知道宙斯的心理活动。他率领特洛伊的精兵勇将,直朝帕特洛克罗斯尸体这边杀来。希腊这边也不是白给的,大埃阿斯和墨涅拉俄斯见势不妙,又招来了小埃阿斯(Ajax the Lesser),伊多墨纽斯(Idomeneus)和墨里俄奈斯(Meriones)等。双方展开了一场激烈的遗体争夺战!

‘Battle for the body of Patroclus’ — Crispijn van de Passe (I), 1613

特洛伊一方先占了上风:他们刚杀到帕特洛克罗斯旁边,可惜又开始走神琢磨怎么处理尸体。转眼大埃阿斯杀了回来,杀死了特洛伊一方的希波苏斯(Hippothous)。赫克特飞起一枪,没击中大埃阿斯,却杀死了希腊的斯凯底俄斯(Schedius)。大埃阿斯回敬一把,杀福耳库斯(Phorcys)。

眼看希腊人又渐渐占了上风,特洛伊的埃涅阿斯(Aeneas)王子招呼着主帅赫克特,“咱们这个时候不能松懈,玩命也要顶住啊!”

特洛伊人奋不顾身的一波一波的冲了过去,希腊人里三层外三层用盾牌死死的守护着,不肯退后半步。为了这一具尸体,成百上千的将士丢了性命。战场上的搏斗似乎变成了慢镜头砍杀,配上悲凉的背景音乐,双方早已不是为了一具尸体,一个女人,一座城池,而是为了一个凡人短暂一生的最重要的东西:勇气和名誉。


帕特洛克罗斯战死之后,他驾驭的(阿喀琉斯的)两匹神马,珊托斯(Xanthus)和巴利俄斯(Balius),就一直在战场旁为(临时)主人之死而悲伤。此时驾车手奥托墨冬(Automedon)见战局险恶,叫上了战友阿尔基墨冬(Alcimedon),一同返回战场。

而另一边,赫克特见着这两匹神马好生眼馋,招呼着埃涅阿斯王子一起杀了过来。随行的还有克罗米俄斯(Chromius)和阿瑞托斯(Aretus)。

结果:奥托墨冬杀死了阿瑞托斯,希腊小胜。


这时天神们又有点闲不住了。女神雅典娜(Athena)给希腊的墨涅拉俄斯助威,阿波罗(Apollo)则为特洛伊的赫克特摇旗呐喊。但众神中的大神一尊宙斯,暂时又把天平倾向了特洛伊一边:赫克特险些一枪就要杀死伊多墨纽斯(Idomeneus),这可是希腊的克里特国王,一员超级大将。但最后一刻科伊拉诺斯(Coeranus)挺身而出,替伊多墨纽斯挡了一枪而亡。

这一来希腊将军们开始气馁。墨涅拉俄斯和大埃阿斯一合计,“这样下去可不行。你知道最关键的是什么吗?帕特洛克罗斯死的这回事,咱们这边天都塌下来了,阿喀琉斯在海边帐篷里还不知道呢。”

墨涅拉俄斯眼睛尖,转眼找到了正在鏖战的安提洛科斯(Antilochus)。为什么找他呢?此人长相英俊,是阿喀琉斯的好朋友,而且跑步跑的贼快。

Antilochus on an Attic red-figure amphora ca. 470 BC from the Louvre

墨涅拉俄斯叮嘱安提洛科斯,“你一定要告诉阿喀琉斯,他的挚友帕特洛克罗斯已经战死,连他的无敌金甲也被敌将赫克特剥走。特洛伊人正在抢夺他的尸体要加以侮辱!”

看着安提洛科斯往阿喀琉斯船边跑去,墨涅拉俄斯回身找到大小埃阿斯:“他已经去叫帮手了。但说实话阿喀琉斯能不能来,我不敢抱太大希望。俗话说得好:靠人不如靠自己。我看咱们还得自己顶着。”

几个人一商量,墨涅拉俄斯和墨里俄奈斯(Meriones)扛着帕特洛克罗斯的遗体先撤回海边。

Menelaus and Meriones lift the body of Patroclus (Etruscan urn, 2nd century BC)

大小埃阿斯断后,且退且珍惜,在后面一边抵挡特洛伊一波又一波的猛烈攻击,一边缓缓的后撤回海边。

第十六回回目录第十八回
第十七回:争夺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