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阿喀琉斯再次登场

回「伊利亚特

上回书的结尾,特洛伊人暂时占了上风,希腊人又在撤退了。这时海边的阿喀琉斯(Achilles)也看到前方战事似乎不妙,开始有个强烈的预感:“该不是我的好基友帕特洛克罗斯(Patroclus)已经挂了吧?我跟他反复说只要海边解围就不要追击了,这个家伙怎么就不听我的!”

这时安提洛科斯(Antilochus)赶到。他告诉阿喀琉斯:“帕特洛克罗斯已经阵亡。赫克特(Hector)把他身上原属于你的金盔金甲也剥去了。”

阿喀琉斯发出一声哀嚎,在地上抓起烂泥抹在脸上,几乎要昏过去。要知道他是希腊著名的美男子之一,平素一项爱惜自己的容颜,可见此刻是真的伤心到了极点。


他这声哀嚎,嗓子也真不小,一直传到天庭他妈妈的耳朵里。这个忒提斯(Thetis)在第一回里出现过,就是跟宙斯(Zeus)给儿子打抱不平的那个女神。她赶忙降落凡间,问阿喀琉斯,“我儿,发生了什么事情?宙斯不是已经给足了你面子,让希腊人节节败退么?”

阿喀琉斯哭道,“他们把帕特洛克罗斯杀死了,我的面子还有什么用处?我准备出战了:我要去杀了赫克特为好友报仇!”

忒提斯一听可伤心了:“天神们早把下面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你要是出战的话,赫克特先死,然后就轮到你了。”

阿喀琉斯答道,“死就死吧。我待在帐篷里,眼睁睁看着好友帕特洛克罗斯上场厮杀阵亡,那下面什么都是我罪有应得。”

Achilles, frantic for the loss of Patroclus, rejecting the consolation of Thetis, George Dawe; painter; 1803; United Kingdom

忒提斯也知道劝不住儿子,毕竟这一切是早有预言的。但做母亲的总要最后帮儿子一把:“那你等我一会儿时间:你的那个金盔金甲被赫克特抢去了。我去给你搞一套好盔甲。”


但战场上恶劣的形式,似乎已经等不到阿喀琉斯的新盔甲了。接着上回的结尾,大小埃阿斯且战且退,唯一的目的就是不让特洛伊人抢到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但后面追击的赫克特愈战愈勇,好几次就快要抓住尸体的后脚跟!

天后赫拉(Hera)见状不妙,赶紧派信使女神伊里斯(Iris)带信给阿喀琉斯:“你虽然没有盔甲,但现身战场,也能扭转战局。”

阿喀琉斯亲身来到战场,并不加入战争,只是又展开他无比的嗓音纵声长啸,四下里山谷鸣响,霎时之间,便似长风动地,云气聚合。一直在帮助希腊人的智慧女神雅典娜(Athena),在英武的阿喀琉斯身后亮起一圈光环。顿时把特洛伊人吓得呆若木鸡!

希腊人这才找到机会,把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安全送回了希腊军营。


当晚,特洛伊军团召开了紧急军事会议。普鲁达玛斯(Polydamas)建议撤回城里:“说实话见到阿喀琉斯,我还是有点儿发怵的。”

主帅赫克特闻言大怒:“每次都是你这个讨厌的家伙,涨他人威风灭自家士气。我们就在原地安营扎寨,明早就把希腊人赶到还里面去!阿喀琉斯算什么东东,真碰上了,倒霉的不是咱们,是他!”

也不知是今天打的比较顺,还是智慧女神雅典娜削弱了他们的智商,众将一致欢呼同意赫克特。

Achilles Lamenting the Death of Patroclus, Gavin Hamilton, between 1760 and 1763

而另一边希腊军营里,阿喀琉斯带领众将围在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周围。阿喀琉斯哀声长叹,然后清洗好友身上的血污,抹上橄榄油,填平伤口,盖上了一层亚麻布。


再说另一边,忒提斯告别儿子阿喀琉斯后,快马加鞭来找匠神赫法伊斯托斯(Hephaestus)。

这里面有点儿背景故事:当年赫法伊斯托斯的老妈不是别人,正是天后赫拉。赫拉嫌这个儿子又瘸又丑,就把赫法伊斯托斯给扔海里了。忒提斯和另一个女神欧鲁诺墨(Eurynome)都是海神系的,好心救了他并抚养成人。所以他欠忒提斯一个人情。

忒提斯用非常简洁的语句,把咱们这本书前十七回的来龙去脉,飞快的给赫法伊斯托斯总结了一遍。然后说,“反正吧,赫克特把我儿的金盔甲给抢走了。我现在求你帮他再打造一套:盾牌,盔盖,胫甲,和护胸。”

Thetis praying Hephaistos to forge new armor for Achilles, from Vignettes for Homer, by Edward Smith, engraver; Johann Heinrich Füssli (1741–1825), painter, London, FJ Du Roveray, 1 October 1805

赫法伊斯托斯拍拍胸脯:“没问题, 包在我身上,我一定立刻给你打造出一套举世无双的盔甲!”


在这下面,作者荷马(Homer)花了整半章书的篇幅,详细描写了这套盔甲的细节:盾上铸了大地、天空、海洋;铸了日月星辰;铸了城市;铸了城市里的婚礼,和城市里的审判仲裁;铸了城外的战争;铸了田园风光,牛羊野兽;铸了葡萄园收获;铸了舞场上纵情歌舞的男女。。。

An interpretation of the Shield of Achilles design described in Book 18 of the Iliad, by Angelo Monticelli (1778–1837), circa 1820

转眼完工,匠神把这套举世无双的盔甲放在了忒提斯的脚下。

第十七回回目录第十九回
第十八回:阿喀琉斯再次登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