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格梅连(Pygmalion)和伽拉苔娅(Galatea)

回「希腊罗马神话

匹格梅连(Pygmalion)是赛普勒斯(Cyprus)的一个天才雕塑家。他的作品栩栩如生,就像随时要活过来一样。

那时古老的赛普勒斯有个奇怪的传统,要求所有的年轻女性,一生中起码有一次去爱神阿佛洛狄忒(Aphrodite)的神殿,和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行房。某位姑娘找到了匹格梅连,但我们这位雕塑家男主人公是个保守派,很坚决的拒绝了她。不仅如此,他心里充满了厌恶:“这些美女,怎么能如此没有羞耻之心?”

于是,他变成了一个见女人就躲的禁欲主义者。


但匹格梅连毕竟是雕塑家,艺术家,深知女性人体之美。对活人不满意,他就立誓自己造一个完美的女人。

他找来世界上最好的象牙,比玉石还要洁白无暇,比翡翠还要晶莹剔透,比羊脂还要温润凝滑。闭门三年,穷尽洪荒之力,他终于塑出了一个天下最美丽的雕像,取名伽拉苔娅(Galatea)。

Pygmalion and Galatea, modeled 1889, carved ca. 1908–9. Auguste Rodin,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据说罗丹的这座「匹格梅连和伽拉苔娅」,比起匹格梅连当时雕的女主,差了十万八千里)


然后问题就来了。匹格梅连对自己的作品越看越爱,目光再也舍不得移开片刻。

他茶不思,饭不想,终日只凝视着伽拉苔娅。他为她换上不同的衣服,给她带来各种礼物。他把饭桌和床搬到雕塑室,这样在吃饭睡觉的时候都可以守候在她身旁。

他早就把他的“厌恶女人禁欲论”忘得一干二净。

Pygmalion and Galatea, 1784, by Laurent Pêcheux (1729–1821), Hermitage Museum

终于在下一届阿佛洛狄忒祭祀节,他在神殿里默默的祈祷了他唯一的愿望:“如果能让我的象牙女孩活过来,我愿意付出一切。”

当他回到家里的时候,他惊喜的发现,伽拉苔娅渐渐有了体温,皮肤有了红润,嘴里呼出气息。

然后她从台子上弯下腰来,和匹格梅连拥吻。

(因为在希腊神系里,丘比特是阿佛洛狄忒的儿子,所以在绘画作品中,他经常会出现在这一幕)

Pygmalion and Galatea, ca. 1890, by Jean-Léon Gérôme (French 1824-1904),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Pygmalion and Galatea (1781), by Louis-Jean-François Lagrenée (French, 1724 – 1805), Detroit Institute of Arts

故事到了这里,下面的发展大致有两个版本。

版本一是迪斯尼童话的结局。匹格梅连和伽拉苔娅结婚了。他们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宝宝,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一直到永远。

另一个版本稍微复杂一些。

起初的蜜月期一过,男主还是狂热的爱恋着自己创造出来的女人,但伽拉苔娅开始有些受不了他近乎变态的痴狂。

“世界那么大,我想出去看一看。我要自己去。”她对他说,态度很坚决。

这对匹格梅连无疑是巨大的打击。他回想起在神殿里,阿佛洛狄忒曾经告诉他,“这个象牙女孩是你的创造,所以你随时可以把她变回象牙雕塑。

在她的右耳后方,有一颗小痣。你如果按住那里,她就会变回成雕塑。她不会觉得任何痛苦。”


“我可以让你走,但让我再给你梳一次头发吧。”他恳求她。

伽拉苔娅顺从的坐在椅子上,匹格梅连走到她身后,掀开了她如水的长发。果然在右耳后方,那里有一颗小痣。

所有和她的美好时光,此刻像电影一样回放在他的脑海中,但她注定不是他的了。

是放她走,还是把她变回原来的样子?


“你怎么哭了?” 伽拉苔娅似乎察觉到他的悲伤,轻轻的问道。

Pygmalion en Galatea (c. 1854), by Alexander Ver Huell (Dutch, 1822-1897)
Pygmalion and Galatea, by François Boucher (French, 1703-177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