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逼家族第一代:达那厄

回「希腊罗马神话

咱们之前介绍过希腊神话中的「悲惨家族」(有 代),这次开讲另一个家族,「牛逼家族」。

故事要从第一代主角的老爸讲起。


阿戈斯(Argos)的老国王阿克里西俄斯(Acrisius)膝下无子,只有一个美丽的女儿,达那厄(Danaë)公主。

老国王没有儿子,就去找德尔斐(Delphi)的先知求助。谁想到先知告诉他一个很不好的消息:“你不会有儿子的。但你会有个孙子。但你会死在你孙子手里。”

老国王一听,如五雷轰顶,谁TMD这么孙子来害我!他想来想去,只有未婚的女儿将来能给他生出个孙子。“我只要让公主一辈子单身,那不就没事了?”

他一边为自己的机智感到骄傲,一边令人打造了一座高塔。门窗都上了锁,只有塔顶通天透气。

然后他把公主关进了塔里。

Danaë Watching the Building of the Brazen Tower, 1872, by Edward Burne-Jones (1833–1898)

但是达那厄公主实在太美了,天神宙斯(Zeus)爱上了她。

没有门窗的高塔,怎能难得住这众神之神。每天晚上,宙斯化身成金(币)雨,从通天的塔顶洒落下来,撒到公主的身上。

不久,达那厄就怀孕了。生下个儿子,取名珀尔修斯(Perseus)。

Danae, 1553-1554, by Titian (1490–1576), Hermitage Museum, Saint Petersburg
Danaë (c. 1623), by Orazio Gentileschi (Italian, 1563-1639)

老国王闻讯震怒。但在古希腊文化中,杀害直系亲属是罪中之罪,是最不可饶恕的行为。

于是他把达那厄和小珀尔修斯放进一个箱子里(一说是小木船),从岸边推到海里去了。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和远处渐起的惊涛骇浪,这个老国王又耍起了小聪明小把戏:“她们母子如果死了,是大海害死的,不是我的责任。”

可怜达那厄母子,遇到了圣经中摩西,和我们宋朝岳飞小时候类似的境遇。

幸好宙斯还算有点儿良心。他告诉弟弟海神波塞冬(Poseidon),“你赶紧把海面平息下来,把这母子俩安全引到新的地方。“

Danae and the infant Perseus cast out to sea by Acrisius, 1543, by Giorgio Ghisi (1520 — 1582)

在海神的眷顾下,小船漂啊漂,漂到遥远的塞里福斯岛(Serifos)。

那里住着一个贫穷的渔夫,迪克特斯(Dictys),在海边救下了达那厄和小珀尔修斯。他把他们母子带回家,细心的照顾他们。

迪克特斯对美丽的达那厄似乎没有任何邪念,完全以礼相待,对小珀尔修斯则视如己出。就在这么一个穷困但安逸的环境下,达那厄住了下来,抚养儿子长大。

但迪克特斯的哥哥,保利代克提斯(Polydectes),是塞里福斯的国王。这个坏国王贪恋达那厄的美色,三天两头的往弟弟的家里跑,看能不能占到什么便宜。

Danaë and Perseus on Seriphos (ca. 1785–90), by Henry Fuseli (Swiss, 1741-1825)
Arrival of Perseus and Danae on the island of Sériphos, by Louis Galloche (1670-1761)

幸好有渔夫迪克特斯,和逐渐长大的珀尔修斯的保护,坏国王一时没能得逞。而且这个老色鬼似乎听到了一些传说,美妇的儿子搞不好是宙斯的后代,那可是他惹不起的人物。

坏国王恋其母,惧其子,一心想搞掉珀尔修斯,然后再霸占达那厄。于是他开了个宴会,众人都携带了厚礼,唯有珀尔修斯空手赴宴。国王就把珀尔修斯拉到一边低声说,“你要是不想让我再纠缠你妈,你就得给我个天下最好的礼物。”

珀尔修斯少年气盛,“行,只要你说得上来,我就能给你找得来。”

国王闻言大喜,“我要美杜莎(Medusa)的头!“


珀尔修斯去杀死美杜莎,和很多其他冒险,是牛逼家族第二代的故事了,咱们以后再讲。现在只说他安全归来,不仅带回来美杜莎的头,还带回来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安卓茉达(Andromeda)。

他用美杜莎的头把坏国王变成了石头,把好渔夫推立为新的国王。

Scene from the Metamorphoses – Leonaert Bramer (1596–1674)

珀尔修斯要回阿戈斯去找外公,本篇开始的那个老国王。达那厄告诉儿子,“有一个先知预言,说你外公会死在你手里。这就是他当年把咱们母子俩赶走的原因。”

达那厄不愿意回去见老爸,就在此和儿子儿媳告别。珀尔修斯也改道先去了拉里萨(Larissa),在那里的一场体育竞赛中,他不小心杀死了外公阿克里西俄斯。

在希腊神话中,命运是天注定的。


和儿子儿媳告别之后,达那厄又来到了一个新的陌生地方,Ardea。她在这里建城,自己当了领导。

据说她又修了一座高塔,没有门窗,塔顶通天。每天晚上她焚香撒花,沐浴更衣,在塔中就寝。

但金(币)雨再也没有来过。

Danae, between 1636 and 1643, by Rembrandt (1606–1669), Hermitage Museum, Saint Petersbur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