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帖(Esther)

回「旧约故事

大约在公元前六百年(605-597 BC),巴比伦帝国征服了耶路撒冷,并把犹太人掳往/迁徙/囚禁于巴比伦城。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巴比伦之囚(Babylonian Exile)。

公元前 539 年,波斯帝国消灭了巴比伦帝国,被囚掳的犹太人获准返回家园。但转眼 60 年过去,这里很多已经是第二三代,甚至是第四代犹太人。所以有不少人选择留了下来,没有返回故乡。

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波斯治下的首都书珊城(Shushan),和那些没有回耶路撒冷的犹太人。


此时波斯的国王叫亚哈随鲁(Ahasuerus),他的王后叫瓦实提(Vashti),端庄贤淑,美丽大方。

Vashti Refuses the King’s Summons, 1879, by Edwin Long (1829–1891)

有一次国王大宴群臣,先是庆祝了一百八十天,然后又在王宫御花园里加宴七天。在第七天上,国王一时兴起,就让太监去把王后叫来,想在众人面前炫耀一下王后的美貌。

可能是觉得不被尊敬,王后瓦实提拒绝了这个要求。这让国王大丢面子,非常恼火。他手下一个权臣趁机煽风点火,“如此下去,妻子要骑在丈夫脖子上作威作福,这还了得了?“

国王听从谗言,废掉了王后,并下令在全国境内寻找美丽女子,做为新一届王后。


Esther, 1888, by Viktor Alexeevich Bobrov (Russian, 1842–1918)

书珊城中,有一个犹太人叫做末底改(Mordecai),他的堂妹叫以斯帖(Esther),也就是咱们故事的女主角。这个堂妹父母双亡,末底改又比她大很多,于是收她做了养女儿。

以斯帖体态美丽,容貌娟秀,在国王的全国选美令下,也被征召入宫候选。

出发前,末底改劝诫她,“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你是犹太人。“

以斯帖先入宫见了主管大太监,大太监很喜欢她,给她准备了上好的侍女,香品和房子。后来国王见到了她,也是一见钟情,「爱以斯帖超过所有其他的女子」。

就这样,以斯帖晋升为新一任王后,「王把王后的冠冕戴在她头上」。

以斯帖一直没有告诉人她的犹太出身。

The Babylonian Marriage Market, 1875, by Edwin Long (1829–1891)
Le Couronnement D’esther, by Jean-François de Troy (French, 1679-1752)

以斯帖当了王后不久,有一次机缘巧合,她的堂兄加养父末底改因为识破了一起谋杀国王案有功,被提升为朝中的官员。

然后,本篇的大坏蛋哈曼(Haman)就出场了。

哈曼被国王立为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很是骄横跋扈。于是他让朝中所有的官员都向他屈身下拜,众人屈服于他的淫威,只有末底改不肯下拜。末底改的理由?「自己是犹太人。」

哈曼非常恼火,不仅想害死末底改,还想害死所有的犹太人。

有一天他捡了个机会,向国王进谗言:“犹太人留在咱们波斯帝国,整天寻衅闹事,根本不遵纪守法。请王降旨消灭他们,我愿捐出三十四万公斤银子,填补国库!“

国王对哈曼说,“就照爱卿的意思去办吧。”

Haman and Mordechai, 1884, by Paul Leroy (1860–1942)

消息一出,满城的居民都惊恐万分。末底改更是悲痛欲绝,终日哭泣。

王后以斯帖派人来询问究竟,末底改把前后原因托人转告了她,让她去劝说国王收回成命。

但王后也很为难:“你也知道波斯王宫的规矩,没有奉召擅自入宫者,一律处以死罪。现在国王已经三十多天没有召我了。“

末底改叫人回复王后,“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乎?不要以为你在王宫中能苟且偷生,就可以忘了大难临头的族人。神安排你入选王后,可能就是为了解今日之危!“

如当头棒喝,以斯帖幡然醒悟。她告诉养父,“为我祝福吧。”


以斯帖穿上朝服,小心翼翼的踏入了王宫。

因为她此举是知法犯法,大逆不道的行为,国王最初的表情是震惊加愤怒。以斯帖看到他的怒容,险些(在 希腊增强版 里她真的)晕倒。

国王见到爱妻,心软赦免了她的行为。问她想要什么?以斯帖回答,“我想办个宴会,把宰相哈曼也叫来吧。”

Esther before Ahasuerus (between 1650 and 1675), by Giovanni Bonati (1635-1681)

哈曼听说国王王后宴请他,回家跟他老婆吹嘘,“王和王后只请了我,没请别人。“

他老婆跟他建议,“你去造一个木架子,赶明儿把那个讨厌的末底改吊死在上面,然后再去赴宴,这就是喜上加喜了。“

哈曼闻言甚喜,立刻派人做了木架。

次日,国王带着哈曼去王后那里赴宴。酒足饭饱,国王心情愉快,就对以斯帖说,“王后啊,你要什么,我都一定答应。“

以斯帖见时机到了,就回答说,”大王要为臣妾做主啊,有人要灭我和我的族人。不是要卖为奴婢,而是要赶尽杀绝!“

国王震怒,“谁有这么大胆子?你放心,我去杀了他。”

以斯帖用手直指宰相,“就是这个恶人哈曼!”

Esther Denouncing Haman, 1888, by Ernest Normand (1857–1923)
Haman Begging the Mercy of Esther, c.1635, by Rembrandt and workshop (1606–1669)

哈曼见势不妙,扑倒在地,磕头向以斯帖求情,“王后饶老臣一命。”

此时有个同情犹太人的太监上前禀道,“他还在家里立了一个木架,准备把上次识破谋杀国王案的那个功臣末底改吊死呢。“

国王气上加气,当即命令,“来人呐,把宰相哈曼抓起来,挂在他为末底改准备的那个木架子上吧!“


处死哈曼之后,国王收回了“消灭所有犹太人”的命令,并把末底改立为新一任宰相。

末底改得到国王的支持,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写了谕旨,保护在波斯王国内犹太人的一切权益,如果遭到攻击则可以“以牙还牙”。

人们为了歌颂以斯帖王后的英勇,创立了普珥(Purim)节,纪念和庆祝犹太人从灭种的毁灭中幸存。

Esther and Mordecai Writing the First Purim Letter, 1675, by Arent de Gelder (1645–1727)
Queen Esther (detail), 1875, by Hugues Merle (French, 1823 – 188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