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逼家族第三代:承前启后

回「希腊罗马神话

第一代故事 的开始和结尾我们提到过,珀尔修斯(Perseus)出生之前,有一个预言说他的外公,阿戈斯国王阿克里西俄斯(Acrisius)将会死在自己的孙子辈手上。

因此老头才把女儿和外孙赶走,也因此才造就了珀尔修斯的成长,也最终导致了老国王的事故死亡。

在希腊神话中,为了避免某个预言而采取的行动,大概率是导致那个预言终将成真的导火索。古希腊作家最爱的怪圈,百试百爽。

The death of king Acrisius, 1901, by Maud Hunt Squire (1873-1954)

虽说是无心之过,珀尔修斯还是很内疚。他不愿接任外公的王位,就跟他的表哥/表叔 Megapenthes 交换了王国:Megapenthes 接管了阿戈斯,珀尔修斯做了梯林斯(Tiryns)的国王。

在那里他建立了伟大的城邦:迈锡尼(Mycenae)。


珀尔修斯和妻子安卓茉达(Andromeda)生了好几个子女,也就是牛逼家族的第三代们:

老大的名字叫波赛斯(Perses)。他留在了安卓茉达的故乡埃塞俄比亚,然后向北向东发展,最终成为波斯帝国的创始人。后来(480 BC)薛西斯大帝(Xerxes the Great)在远征希腊的时候,还曾经扯出这一段往事跟希腊人拉关系。

老五,老六的名字,分别是麦斯特(Mestor)和厄勒克特律翁(Electryon)。这个名字很长很长的老六,是迈锡尼的新任国王,本篇的第二主角。咱们在这里缩写简称他厄勒克国王吧。

厄勒克国王娶了个王后,王后的弟弟叫安菲特律翁(Amphitryon)。安菲特律翁的名字也很长,不巧他是本篇的第一主角,他和他姐夫构成第三代故事的主线。

这里的辈分关系实在有些乱:以国王的妻弟身份,安菲特律翁可以算是牛逼家族第三代。但从出生辈分(厄勒克国王娶的是侄女)和他后来的结婚对象看,安菲特律翁更应该算是第四代。咱们暂且将就一下吧。


老六厄勒克国王执政多年后,他哥哥的后代,也就是上面提到的老五麦斯特的后代,有个叫做泰瑞劳斯(Pterelaus)的,他的六个儿子来到迈锡尼夺权。

厄勒克国王当然不肯屈服。“你有六个儿子很牛吗?我有十个儿子,九个合法的和一个私生子!”

他派出“国王十子”跟“夺权六兄弟”大战了一场,杀的可真是惨烈。结果双方基本都互相杀光了,只各自活下来一个:夺权六兄弟这边幸存 Everes,国王十子那边只剩私生子 Licymnius

Everes 看夺权没有成功,兄弟们又都战死了,总不能空手回家吧。他就把国王的牛群都给偷走了,卖给邻国的一个君主。

厄勒克国王虽然保住了王位,但所有合法儿子都战死了,赖以为生的牛群也被偷光了,只剩一个私生子 Licymnius,还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阿尔克墨涅(Alcmene)。


Amphitryon (detail), from a Roman fresco.

这时他的妻弟,那个安菲特律翁上门拜访了,还感慨了一番,“哎,你怎么不早告诉我。我要是也参战的话,那夺权六兄弟肯定讨不到什么好处。”

看厄勒克国王有些不爽,他赶忙岔开了话题,“我此番是来求亲的,求叔叔把你女儿阿尔克墨涅公主许配给我。“

国王心烦意乱,“想当我女婿?先把我的牛群找回来再说!”

安菲特律翁闻言大喜。他倾其所有,到邻国君主那里把牛群都赎了回来。

当国王在检查归来的牛群时,一只牛想挣脱缰绳逃跑。安菲特律翁扔出一根铁棍想吓唬一下牛,没想砸到国王头上,把他这个未来老丈人送去地府了。


失手杀死亲叔叔,安菲特律翁被流放到底比斯(Thebes)。

他还是向阿尔克墨涅求婚。公主提出条件:“你杀死我爸爸是无心之过,但那夺权六兄弟杀死我哥哥们的仇不能不报。你要去杀死六兄弟的老爸泰瑞劳斯,我就嫁给你。”

安菲特律翁一听可发愁了。这里有两大难点,都是不可克服的难:

  • 泰瑞劳斯的头上有一根海神波塞冬(Poseidon)赐予的金发。只要那根金发尚在,泰瑞劳斯天下无敌,
  • 底比斯的国王答应出兵赞助,但是有个条件:安菲特律翁要先猎杀一只透墨参(Teumessian)狐狸,而这个透墨参狐狸是抓不住的。

难上加难,安菲特律翁还是硬着头皮上了。


在此之前,底比斯的居民们惹怒了酒神狄俄尼索斯(Dionysus),酒神就派一只透墨参狐狸下来,终日捉捕偷吃孩童,弄得底比斯民不聊生。最糟糕的是,天神谕咒:「透墨参狐狸是永远不会被抓到的狐狸。」

安菲特律翁知道雅典公主普罗克莉丝(Procris)有一只叫勒拉普斯(Laelaps)的猎犬,也是有神谕的:「能抓住任何猎物的猎犬」。他去用激将法借来了这只狗。

“能抓住任何猎物的猎犬”,去捕捉”永远不会被抓到的狐狸”,这是希腊版的“楚人有鬻盾与矛者“,是可能打破时空平衡的悖论。连天神们都犯难了,这种神谕,谁也没有能力掀翻。

最后还是宙斯(Zeus)和稀泥,把它俩变成了石头,在它俩的世界里永恒的追逐下去。

The Eternal Pursuit of the Teumessian Fox & Laelaps

解决了狐狸问题,底比斯的国王守诺出兵,安菲特律翁来攻打泰瑞劳斯。

泰瑞劳斯每天用海飞丝加护发素保护他那根金发,在战场上横冲直撞,以一敌百。底比斯的军队完全不是对手,损伤惨重。

安菲特律翁祭出“美男计”,诱使泰瑞劳斯的女儿珂美索(Comaetho)爱上了他。

珂美索趁着爸爸睡着的时候,拔去了老爸头上的金发。

次日,泰瑞劳斯战败身死。安菲特律翁狠心的杀死了这个为爱杀父的傻公主。

Comaetho plucking the golden hair from Pterelaus

大仇已报,美丽的阿尔克墨涅(Alcmene)公主,也就是厄勒克国王的女儿,嫁给了安菲特律翁。

她将是牛逼家族第四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