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迪斯(Judith)

回「旧约故事

故事发生在公元前六百多年(~600 BC),亚述帝国(Assyrian Empire)的全盛时期。亚述君主是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在首都尼尼微(Nineveh)执政,野心勃勃的要一统天下。

(在历史上,尼布甲尼撒是新巴比伦帝国的国王。)

他手下的三军总司令,名叫敖罗斐乃(Holofernes)。此人是个军事天才,领兵所到之处,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但他生性残暴无德,即使有对手直接投降,他还是烧杀抢掠,灭了人家的圣地和庙堂。

下一步,敖罗斐乃的铁甲雄师指向了以色列人的集聚地,耶路撒冷北部的平原。


以色列人聚集的这个地方,叫做拜突里雅(Bethulia)。这里住着一个寡妇,名字叫 Judith,中文大多翻成“友弟德”。我们这里选用较为现代的翻译,朱迪斯。

朱迪斯的丈夫,有一次在田间劳作的时候中暑而亡。她守寡至今,已有三年零四个月。

她容貌姣美,艳丽动人。她德才兼备,虔诚信主。她胆大心细,文武双全。

Judith, 1892, by Jules Lefebvre (1834–1912)

以色列人听说了亚述军队的总司令是敖罗斐乃,都很惊慌。

大祭司就鼓励大家:“咱们都知道敌人的残暴,如果我们投降,耶路撒冷的器皿、祭坛、圣殿都会被毁掉。而且我们占据了地形之利,易守难攻。我们要同仇敌忾,与敌人斗争到底!“

众人虽然听从了,开始备战。但他们心中慌乱,完全没有任何把握。

不久,敖罗斐乃领兵到达。他一看地势,就发现了地形确是以色列人这边有利。他也不强攻,只包围了拜突里雅,又占了城外的水源,只等敌人断水渴死,准备不战而屈人之兵。

围城三十四天,以色列人撑不下去了。他们口干舌燥,渴得发晕,再也没有一点力气。

于是他们找来指挥官,一起抱怨道,“我们早说要降,你们不肯。明明是打不过的。现在大家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不如赶紧开城投降,顶多是做了奴隶,或许还能保住一条性命。“

The Citizens of Bethulia Complain about the Lack of Water, c.1430, Museum Royal Library, The Hague

指挥官说服不了他们,只好说,“咱们再坚持五天,如果没有转机再投降不迟。我相信在这五天内,上帝会来拯救我们的。“

众人暂且散去,全城陷于沮丧与绝望之中。


朱迪斯听说了这件事,就把指挥官和大祭司都找来,质问他们:“你们怎么敢轻易言降?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么?“

“你们怎么敢试探天主,说五天以后,上主若不来援救,就将城池交给敌人?“

“如果我们投降,全犹太也必投降,我们的圣所必遭抢掠。“

“我们要坚定信心,一定能打败敌人的。“

Judith receiving the Ancients of Bethulia, by Paolo Veronese (1528-1588), The 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

指挥官和大祭司无言以对,只说,“我们真的是走头无路了。请你为我们祈祷。”

朱迪斯说,“我来试试看有什么办法。“


朱迪斯穿上最漂亮的衣服,撒上最贵重的香水,戴上各种首饰耳环,打扮的花枝招展,又叫上一个极为信任的女仆,一同出发了。拜突里雅城内的市民见到了她,都心里赞叹,“长得太美了。”

到了城外,就是亚述军团的势力了。朱迪斯和女仆也不慌乱,直接被敌人哨兵抓住,然后说,“带我去见你们的主帅。我有军情相禀。“

亚述军团的士兵也惊叹于她的美貌,一时全营寨的人都围了过来,惊讶称奇。

主帅敖罗斐乃见到她,更是心跳加速,暗流口水。但在众下属面前他还是要装装样子:“你带来什么情报?“

朱迪斯先拍了一番马屁,“大王雄才大略,举世无双,百战百胜,天下第一!“

然后又神秘的压低声音道,“你知道么?拜突里雅的城里大家已经疯了。他们开始动用为祭祀准备的麦子和酒,还开始吃我们律法禁止吃的牲畜。我虔诚信主,这才逃出来投奔于大王。“

”我每晚去祈求天主。一但以色列人罪孽到了天主就会通知我。那时我告知你,你就可以兵不血刃的进城了。“

敖罗斐乃闻言大喜,“来人呐,设摆宴席,招待美女!”

Judith dining with Holofernes, 1531, by Lucas Cranach the Elder (1472 – 1553)

就这样,朱迪斯获得了敖罗斐乃的信任。

她每天晚上都到帐篷外的泉水处沐浴祈祷,直至天明。她这样做其实有多个目的:1)她本来是骗敖罗斐乃说她要等待天主的通知,晓得攻城的日子到来,2)她这样可以自由出入营帐,不被怀疑,3)她可以摆脱敖罗斐乃的立刻纠缠,保住自己的贞洁,4)顺便掉一掉敖罗斐乃的胃口。

一连三日都是如此。到了第四天,主帅敖罗斐乃果然熬不住了。他摆下盛宴招待朱迪斯,“今晚无论如何你要陪我喝几杯,一醉方休!”

朱迪斯也觉得时机已到。她换上最漂亮的衣服,细心打扮了一番,和女仆前去赴宴,就坐在敖罗斐乃的对面。

敖罗斐乃看到对面的美妇,骨头都酥了。他俩推杯换盏,这个亚述的将军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酒。

很快,敖罗斐乃死猪一般的睡着了。


夜深人静,仆役们都休息了。

朱迪斯拿出早已藏好的刀,走到敖罗斐乃的窗前,「用尽气力,在他颈上砍了两下,割下他的头颅」。

Judith Beheading Holofernes, c.1599, by Caravaggio (1571–1610), Galleria Nazionale d’Arte Antica, Italy
Judith And Holofernes, by Pier Francesco Foschi (Italian, 1502-1567)
Judith Beheading Holofernes, c.1614, Artemisia Gentileschi (1593–1653)
Judith and Holofernes, by Lucas Cranach the Elder (German, 1472 – 1553)

朱迪斯把敖罗斐乃的头交给使女,使女把它装进了一个口袋。

「然后二人一起,照习惯出外祈祷去了。」守帐的士兵早已习惯了她俩的行动,完全没有怀疑。

她俩离开亚述的军营,一开始还是悠闲的慢步。然后越走越快,一路小跑,回到了拜突里雅城。

她在城下向守门的人呼喊,“开门,开门啊!“

城内的以色列人都围了过来,朱迪斯从口袋里拿出人头,讲述了事情经过。「看,这就是亚述军队的总司令敖罗斐乃的头。看!这就是他醉后睡的帐幔!上主藉着一个妇人的手,击杀了他。」

「因为我的容貌迷惑了他,叫他趋于丧亡;他未曾与我犯罪,玷污羞辱我。」

The Return of Judith to Bethulia, c.1470, by Sandro Botticelli (1444-1510), Uffizi
Judith and Holofernes (detail), 1509, by Michelangelo (1475–1564), Sistine Chapel
Judith Shows The Head Of Holofernes To The Bethulians, c.1857, by August Von Heckel (German, 1824-1883)

城中的以色列人无不欢喜赞叹。

第二天清晨,他们把敖罗斐乃的头挂在城门上,亚述军队看到,吓得胆战心惊,魂飞魄散。

他们再无斗志,以色列人一击之下,亚述军团四散奔逃,溃不成军。以色列的危机渡过不说,还缴获了大量的军用物资。

众人都一致称赞朱迪斯,给她很多财物,并有很多人追求她。她却把所有礼物都奉献给了天主,自己守寡度完了余生。

朱迪斯活到一百零五岁。「在世之时,以及在她去世之后,很长久的时期,没有人敢扰乱以色列子民。」

后人纪念她的功德,红心皇后的原型就是出自她。


Judith as the Queen of Hear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