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菲吉妮亚(Iphigenia)

回「希腊罗马神话

这段故事,发生在 悲惨家族第四代 的中间,阿伽门农(Agamemnon)献祭长女。(悲惨家族的主线故事,请参照第  代。)

事情的起源,是特洛伊的王子帕里斯(Paris),诱拐了人间第一美女,斯巴达的王后海伦(Helen)。海伦的老公墨涅拉俄斯(Menelaus),找到哥哥阿伽门农做主帅,联合了三十多个希腊的国王和军队,讨伐特洛伊。

一千多艘战舰,密密麻麻的聚集在 Aulis 等待出发。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平日波涛汹涌的海面,竟没有一丝气流。战旗和船帆,都像死了一般的垂着,没有半点生机。空气和时间似乎凝固了,日出日落,日落日出,没有风。一晃就是十天半个月,还是没有风。

终于有一天,预言师卡尔卡斯(Calchas)占了一卦,去告诉阿伽门农:“主帅,上次你在猎神阿提弥斯(Artemis)的生态保护区里捕杀过一只鹿,杀死后还自吹自擂了你的箭法。猎神怒了,是她止住了海风。”

“没有风咱们就不能出发。要想有风,她指明要你献祭出心中最珍贵的人。”

阿伽门农很清楚猎神指的是谁。心里最珍贵的人,那只能是他的大女儿伊菲吉妮亚(Iphigenia)。

从伊菲吉妮亚生下来的第一天,他把她抱在怀中的那一刻,到她第一次对他笑,第一次叫他爸爸,第一次向他的方向爬行,第一次试图站起来,第一次走路摔倒,第一次读书识字,第一次和他讨论历史文学,一直到这回出发前女儿对他说,“爸,你一定要安全回来啊!” 阿伽门农能想起和女儿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

他怎么可能杀死自己最亲的亲人?

Iphigenia, Sculpture, mid-1700s, by René-Michel Slodtz (1705–1764)

但天平的另一边,是上千艘战舰和数万名士兵的期待,还有全希腊的荣誉。

做为希腊联合军团的主帅,阿伽门农想来想去,没办法还是给老婆女儿写了一封信。他骗她们说,“我准备在出发前,把女儿嫁给阿喀琉斯(Achilles)。望你们即刻启程,来 Aulis 与我军相会。“

阿喀琉斯,那可是 希腊第一勇士 啊。哪个母亲不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

信寄出去不久,阿伽门农就后悔了。他提笔又给老婆女儿写了第二封信,“前信有误,千万不要来。重要的事说三遍:不要来!不要来!不要来!”

不巧的是,这封信还没寄出就被阿伽门农的弟弟墨涅拉俄斯截下来了。

其实墨涅拉俄斯一直也很喜欢伊菲吉妮亚这个侄女,但他进来劝说主帅,“你知道我很喜欢小侄女,可是哥哥你要想清楚了,咱们如果不能出发,我能不能抢回海伦倒是小事,这 Aulis 港口的三十多个国王和几万名战士,可不好安抚啊。咱们是答应过他们的,特洛伊有数不尽的金银财宝,分不完的美女和奴隶。“

”军心一乱,咱们兄弟俩很有可能会被他们杀死!“

兄弟俩争执了一番,未能达成共识。很戏剧性的是,阿伽门农成功的让墨涅拉俄斯改变了主意,准备要保全伊菲吉妮亚的性命,可后者同时也说服了前者,改成要牺牲自己的女儿,让大军得以出发。


The Anger of Achilles, 1819, by Jacques-Louis David (1748–1825)
From left: Achilles, Clytemnestra, Iphigenia, Agamemnon

很快,阿伽门农的妻子带着女儿到了。伊菲吉妮亚和阿喀琉斯的第一次见面,她爱上了他,他也爱上了她。

当阿伽门农在一旁告诉他们 “我是把我女儿召来要上祭坛“ 的时候,阿喀琉斯气得当场就想拔剑杀死这个‘岳父’。

但现实状况真的很残酷。在广场中心,阿喀琉斯在三军将士面前苦口婆心的劝说大家,不能牺牲一个无辜少女的生命。他面对的却是全军的冷漠和敌视,而其中也包括他自己带来的慕耳弥冬(Myrmidon)军团!

在充满敌意的沉默中,不知谁喊了一声,“不敢出战的胆小鬼!叛徒!”然后一个喊声变成了几十个,然后变成了几千个几万个。

场面一下子失控了。阿喀琉斯在两个亲兵护卫的保护下,才安全的离开了广场。


Sacrifice of Iphigenia (1690 – 1700), by Arnold Houbraken (Dutch, 1660-1719)

美丽的伊菲吉妮亚,找来了爸爸,妈妈,和阿喀琉斯。

这里都是她最爱的人,她不愿看到他们为难。她哭了,但是语气很坚决:

“带我上祭坛吧,我是心甘情愿的。“

”我看到了三军将士的态度。如果不牺牲我,他们会把你们也杀死的,那我还是难逃一死。我宁愿自己勇敢的过去,也不愿哭着闹着被他们拽过去杀死。“

“爸爸,妈妈”,她也瞟了一眼阿喀琉斯,“我爱你们。我一点也不怪你们,真的。我会在天上保佑你们战斗胜利,安全归来。”

“请不要忘了我。”


Iphigenia is dragged to the altar as a sacrificial offering to Artemis. On either side stand her father, King Agamemnon, and her grieving mother Clytemnestra. From the House of the Tragic Poet in Pompeii, 1st century CE. (Naples National Archaeological Museum)
The Sacrifice Of Iphigenia (1790), by Vinzenz Fischer (Austrian, 1729–1810)
Le sacrifice d’Iphigénie, c.1710, by Charles de La Fosse (1636–1716), Museum of the History of France

阿伽门农和阿喀琉斯最终选择了沉默。伊菲吉妮亚难免有一丝伤心,这么威武的男人们也有懦弱的时候么?

但她对自己的决定并没有后悔。她要牺牲自己,拯救爸爸,拯救阿喀琉斯,和全希腊。

众人哼念着崇拜猎神阿提弥斯的颂词,一步步把她带上了祭坛。伊菲吉妮亚的呼吸很平静,脚步很稳,眼神里充满了哀伤和坦然。

那些不久前还叫嚣着要牺牲她的士兵们,此时也忍不住垂下了头。


阿伽门农杀死了女儿,阿喀琉斯牺牲了爱人。

风起了,希腊人远征特洛伊。

在有些版本里,在最后一刻,猎神用一只鹿取代了伊菲吉妮亚。她把伊菲吉妮亚带到了天上,过着平静无忧的生活,直到永远。

Sacrifice of Iphigenia (ca. 1678), by Charles De La Fosse (French, 1636-171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