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比斯系列之二:卡德摩斯

回「希腊罗马神话

前一篇故事 里,天神宙斯(Zeus)拐走了美丽的欧罗帕(Europa)公主。老国王阿革诺耳(Agenor)震怒,命令自己的四个儿子去把公主找回来,找不着不许回家。

他的四个儿子中最小的一个,卡德摩斯(Cadmus)王子苦苦的寻找了多年,没有一点头绪。他经人指点,来到德尔斐(Delphi)向先知求助。

熟悉希腊神话的读者都知道,德尔斐的先知是从来不会出错的。但他们一般都喜欢给一些很隐晦,很令人费解的答案,要在很久以后变成现实的时候,给你一种 “哦,原来如此啊,太神奇了” 的效果。

这一次可能碰上先知心情好。他不但回答了,还回答的特别详细:

「你别找你妹妹了,你的使命是去一个新地方建城。」

「出门往左转,你会看见一只身上有半月图案的母牛。跟着母牛走,一直到她倒下的地方。」

「在那里,你会杀死一只战神阿瑞斯(Ares)喜爱的龙蛇。你会建立起一座伟大的城邦。」

「你会变成那只蛇。」

Cadmus Asks the Delphic Oracle Where He Can Find his Sister Europa, 1615, by Hendrik Goltzius (Holland, Mülbracht [now Bracht-am-Niederrhein], 1558-1617)

除了最后一句话以外,卡德摩斯都听懂了。他出门向左,果然那里有一只母牛,身上有一个美丽的半月图案。

王子一直跟在母牛后面,它往左他就跟着往左,它往右他就跟着往右,它停下来喝水他也照做。就这样母牛一直走到波奧西亚(Boeotia),终于精疲力尽倒地死了。

卡德摩斯就按着先知的吩咐,在这里安定下来。起初他给这片地方取了自己的名字,卡德摩亚(Cadmeia),后来改为底比斯(Thebes)。

那只累死的母牛功劳很大啊,王子要在它倒下的原地修一座敬拜智慧女神雅典娜(Athena)的祭台,把母牛献祭给女神。献祭需要水,于是王子派了几个手下到附近的泉水边取水。

取水的几个人一去不回,王子一打听,原来是被守护泉水的一只半龙半蛇的神兽给吃了。卡德摩斯心下恍然,“先知跟我说的阿瑞斯的龙蛇大概就是这个了。”

他看身边的随从基本都死光了,只好亲自出马,与龙蛇大战三百回合,杀死了这个怪物。

Cadmus slays the dragon, between 1573 and 1617, by Hendrik Goltzius (1558–1617)

此时女神雅典娜现身。她告诉王子,“建城需要勇士。你把这只龙蛇的牙齿种在这里,会有勇士长出来的。”

卡德摩斯依计而行。果然龙牙撒下去,就有一大堆勇士出现了。

勇士们也没来见过王子,而是先自相残杀起来。直到剩下五个人,这五个最英勇的战士才上前拜见卡德摩斯,“我们是地生人(Spartoi),或者是斯巴达尔人,和后世的斯巴达没有半点儿关系。”

“我们是您最忠实的仆人。”

于是卡德摩斯在五个地生人的帮助下,建立了伟大的城邦,底比斯。

底比斯后来世代的贵族,都是王子和这五个家族之中的后裔。

Cadmus sowing dragon’s teeth, Workshop of Peter Paul Rubens (1577–1640), Rijksmuseum, Amsterdam
Cadmus Sows the Dragon’s Teeth Which Turn into Armed Men, 1615, by Hendrik Goltzius (Holland, Mülbracht [now Bracht-am-Niederrhein], 1558-1617)
Cadmus Building Thebes, c.1543, by Francesco Primaticcio (1504–1570)

咱们前面说过,那只被杀死的龙蛇是战神阿瑞斯的宠物(在某些版本里是阿瑞斯的儿子),战神为了惩罚王子,罚他干苦力伏侍自己八年。

结果王子任劳任怨,把战神伺候的眉开眼笑。八年苦力期满时,战神干脆把自己的女儿哈摩尼亚(Harmonia)嫁给了他。

于是卡德摩斯和哈摩尼亚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直到永。。。

不对,德尔斐的先知不是还有一个预言没有兑现么。「你会变成那只蛇。」

其实在杀死龙蛇之后,卡德摩斯一直就心存愧疚。可能是受了先知预言的心理暗示,又加上现在阿瑞斯变成了他岳父,杀死岳父最爱的龙蛇这件事,越来越侵蚀他的内心。

所以后来当一场大瘟疫降临底比斯的时候,他坚信是自己的罪过,就忏悔退位给了他孙子辈的彭透斯(Pentheus)。

退位之后,他内心依然得不到安宁,终日被早年的罪过所煎熬。一天早上他忽然发现,自己的皮肤上长出了鳞片,头上长角,嘴里喷火,胳臂变成了翅膀。

先知的预言终于发生了,他变成了他杀死的那只龙蛇。

在卡德摩斯备受煎熬,退位,变成龙蛇的整个期间,哈摩尼亚一直忠实的陪伴在他身边。她不愿和丈夫分离,于是祈祷天神们把她也变成了蛇。

宙斯同情这一对夫妻,把他们带到至福乐土(Elysium),让他们在那里度过了余生。

Crispijn van de Passe the Elder (1589-1637), Cadmus and Harmonia Changed into Snakes (1602-07), engraving, 8.4 x 13.2 cm, Rijksmuseum, Amsterdam. Courtesy of The Rijksmuseu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