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比斯系列之四:俄狄浦斯

回「希腊罗马神话

卡德摩斯(Cadmus)在底比斯(Thebes)建立城邦,王位传了四代,新一任国王名叫莱俄斯(Laius),王后是乔卡斯塔(Jocasta)。

国王和王后膝下无子,去找德尔斐(Delphi)的先知求助,却得到一个可怕的预言:“你们最好别生小孩。如果生了会是个儿子,他会杀死爸爸,然后娶妈妈为妻。”

这下子可把莱俄斯吓的不轻,此后再也不敢亲近王后了。

但命运弄人:有一天晚宴后他喝醉了,稀里糊涂的和乔卡斯塔同房,十个月后妻子生下个男孩,名叫俄狄浦斯(Oedipus)。


莱俄斯可没忘了那个可怕的预言,但他也不敢得罪天神直接杀死儿子。于是他们夫妻命令手下把这个新生婴儿扔到一座叫 Cithaeron 的山上,用钉子把他的双脚钉在树上。

一个叫福巴斯(Phorbas)的猎人发现了这个婴儿,把他从树上救下来,所以俄狄浦斯在希腊文里的意思是 “肿胀的脚(swollen foot)”。

Infant Oedipus Revived by the Shepherd Phorbas, by Antoine Denis Chaudet, 1810-1818, Louvre

福巴斯很穷,没有能力抚养这个小婴儿。正好他听说邻国哥林多(Corinth)的国王波里玻斯(Polybus)和王后墨洛柏(Merope)没有孩子,就把小俄狄浦斯送去给他们做了养子。

于是这个命大的婴儿,成了哥林多的王子,被国王和王后当作亲生儿子抚养长大。


转眼十几年过去,俄狄浦斯已经长成了一个魁梧英俊,聪明善良的青年。

有一次他鬼使神差,去德尔斐先知那里询问未来。被告知:“你将会杀父娶母。”

俄狄浦斯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以为父亲母亲就是哥林多的国王波里玻斯和王后墨洛柏。为了避开这个魔咒,他跟(养)父母不辞而别,国王继承人的身份也不要了,孤身一人离开哥林多,准备去陌生的邻国谋生。

他心中陌生的邻国,自然就是他真正的出生地,底比斯。

走到一半,他遇到一个三条路汇合的路口,远远看到一个老者带着四个仆人骑马飞奔而来。

那老者非常蛮横,嫌他在路中间碍事,举起鞭子就抽:“赶紧躲远点,你这个蠢才!”

俄狄浦斯从小到大就是王子的身份,哪里受过这种侮辱。他纵身跃起,像老鹰捉小鸡一般,就把那老者掀下马来。

老者的仆人们大喊一声,四散奔逃。俄狄浦斯转回去看时,那老者的头撞在一块岩石上,血泊泊的往外流,眼见已经不活了。

这纯属于误杀,又是老者挑衅在先,俄狄浦斯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就继续往前赶路了。

The killing of king Laius by Oedipus on the road from Corinth to Thebes, by Joseph Blanc(1846-1904)
Fresco depicting Oedipus killing his father Laius, Egyptian Museum of Cairo

又往前走了不久,他碰上了一个人面狮身羽翅兽:斯芬克斯(Sphinx)。

斯芬克斯拦住所有从这里去往底比斯的路人,要他们解一个谜题。答对了方可路过,答不出来立刻杀死。

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人能解出来,这里已经是尸骨满地。谜题是这个:

什么动物早晨用四条腿走路,中午用兩条腿走路,晚上用三条腿走路?

司芬克斯之谜

俄狄浦斯思索片刻,笑着答道:“这个不难,答案是「人」。”

“因为人在婴儿的时候,也就是生命的早晨,用两条腿和两只手爬行;到了青壮年,也就是生命的中午,他变成了只用两条腿走路;到了生命的傍晚,他年老体衰,必须借助拐杖走路,所以被称为三条腿。”

看到自己的谜题这么容易的被解出,斯芬克斯羞愧难当,坠崖而亡。

Oedipus solves the mystery of the Sphinx (1891), by Franz von Stuck (German, 1863-1928)
(Detail) Oedipus and The Sphinx (1864), by Gustave Moreau (French, 1826-1898)

这个斯芬克斯已经困扰了底比斯城很久。我们的男主人公为民除害立了大功,所以当他到达城外的时候,居民出城欢迎,把他尊为人民的大救星。

可巧的是,这里的国王莱俄斯,不久前刚被一伙歹徒劫匪杀害。众人带着俄狄浦斯去见了新寡的王后,乔卡斯塔。此时王后还非常年轻漂亮,二人一见钟情,彼此爱上了对方。

守孝期满,二人你情我愿,就结婚了。俄狄浦斯做了底比斯国王,和王后乔卡斯塔生下两个儿子:厄忒俄克勒斯(Eteocles),波呂涅西斯(Polynices);和两个女儿:安提戈涅(Antigone),伊斯墨涅(Ismene)。

可以说,俄狄浦斯是一个相当好的国王。他正直,仁慈,公正,善良,在国内口碑很好,深受居民的爱戴。在他和王后的治理下,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人民的生活满意度都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但命运是残酷的,该来的还得来,躲不过去的。

又过去很多年,一场大瘟疫席卷底比斯。以俄狄浦斯的治国能力也束手无策。

众人去求助于一个盲眼的先知老者,忒瑞西阿斯(Tiresias)。盲眼先知说,“你们要找到杀害前国王莱俄斯的凶手,这场瘟疫就会散去。”

俄狄浦斯拍胸脯向大家保证:“我一定会找出凶手,严惩不贷!”

Oedipus and Antigone, or the Plague of Thebes, by Charles Jalabert, 1843, Musée des Beaux-Arts, Marseille 

他先找来当年随行前国王的仆人,是此人报告 “莱俄斯被一伙歹徒劫匪杀害” 的。

这个老仆人现在已经很老了,眼睛也不好使了,但对当年的事情还记得很清楚。他惭愧的说,“其实不是一伙歹徒和劫匪,而是一个年轻人。当时我们有五个人,他只有一个,我实在没脸告诉大家。”

“我还记得,那是一个三条路汇合的路口。。。”

俄狄浦斯越听越惊,越听越怕,哪里有这么巧的事?

正在此时,外面有人报告:“邻国有使者来访!”

俄狄浦斯和王后乔卡斯塔只好先放下这里,去接待来使。来者是邻国哥林多的一个老猎人,福巴斯。

他一上来就抱住了俄狄浦斯,“让我好好瞧瞧你,这一晃就是一辈子啊!”

“国王波里玻斯刚刚去世了,哥林多的人民叫你回去当国王呢!”

俄狄浦斯闻言哈哈大笑,“我终于破除魔咒了!你知道当年为什么我不辞而别?因为德尔斐的先知胡说八道,说我命中注定会杀父娶母!现在我爸爸已经死了,我就不可能杀他了。但为了安全起见,我现在还不能回去,因为我妈妈还活着。”

旁边乔卡斯塔王后惊呼一声,面色惨白。

可是老猎人福巴斯告诉他,“其实你完全不用走的,因为他们根本不是你亲生父母。”

“当年我在一座叫 Cithaeron 的山上找到你,你还是个婴儿,双脚被钉在树上。是什么样的父母才能这么狠心啊?我把你解了下来,交给国王波里玻斯和王后墨洛柏抚养。”

“你的双脚应该早就好了吧?”


Woodcut illustration of Jocasta and her son Oedipus, c.1473

听到这里,一切终于都真相大白。

乔卡斯塔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悬梁自尽了。

俄狄浦斯也才明白,他多年前在三岔路口杀死的老者,就是他的亲生父亲莱俄斯国王,而他娶了多年的妻子,也正是他的亲生母亲乔卡斯塔。

他甚至没法自杀,因为他无颜去地府里面对父母,虽然这一切,其实都不是他的错。

他在乔卡斯塔自尽的地方,拿了两根胸针,刺瞎了自己的双眼,给自己比死还要痛苦的惩罚。

他自我流放逐出了底比斯,在流浪中孤苦伶仃的走完了悲惨的余生。

Oedipe s’exilant à Thèbes, 1843, by Eugène Ernest Hillemacher (1818-1887), musée des Beaux-Ar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