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比斯系列之五:安提戈涅

回「希腊罗马神话

前一回 的结尾,底比斯(Thebes)国王俄狄浦斯(Oedipus)戳瞎自己双眼,退位流放。

他和王后乔卡斯塔(Jocasta)有四个孩子:

  • 大儿子厄忒俄克勒斯(Eteocles),
  • 二儿子波呂涅西斯(Polynices),
  • 三女儿安提戈涅(Antigone),
  • 四女儿伊斯墨涅(Ismene)。

俄狄浦斯退位后,他的大儿子和二儿子立下君子协定,两个王子轮流执政每人一年。老大先登基做了国王,但在一年到期时不肯退位,反而把老二驱逐出境。

老二气不过,去邻国阿戈斯(Argos)借兵,由七个英雄带领来攻打底比斯,这就是著名的「七將攻底比斯」(Seven against Thebes)。

最后结果是老大厄忒俄克勒斯,和老二波呂涅西斯,同时被对方杀死。阿戈斯撤军,两位王子的叔叔,也就是前王后乔卡斯塔的弟弟克瑞翁(Creon),继承了王位。

The Duel Between Eteocles and Polynices. 1820. Giovanni Silvagni. Italian 1730-1853

在此期间,三女儿安提戈涅大部分时间,一直在陪伴着被放逐的老爸。

此时俄狄浦斯又老又瞎,孤苦伶仃,早已没有了年轻时的风采。有时他回想起当年的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和那个只有他能解开的斯芬克斯(Sphinx)谜题答案,“到了生命的傍晚,他年老体衰,必须借助拐杖走路。。。”

其实,此时身旁的安提戈涅,才是真正支撑他的拐杖。

俄狄浦斯在克罗诺丝(Colonus)走完了他的余生。

Oedipus and Antigone, 1833, by Per Wickenberg (1812–1846)
Antigone and Oedipus. 1800. Friedrich Rehberg. German. 1758-1835
Oedipus and Antigone, 1825-1828, by Aleksander Kokular (1793–1846)

好,交代完了背景,我们进入主题。

「安提戈涅」是索福克勒斯(Sophocles)的不朽传世之作,所有事件发生在一天之内,总共只有五个主要人物。

咱们在此尝试用「极简版通俗舞台剧」的形式,稍微回述一下原剧本的节奏和韵味。因为是通俗极简版,那些豪气干云的独白,那些震撼人心的对话,那些荡气回肠的吟诵,只能靠读者自行想象脑补了。

主要人物:

  • (三女儿)安提戈涅
  • (四女儿)伊斯墨涅
  • (叔叔)克瑞翁国王
  • (国王的儿子)王子海蒙
  • (瞎眼老先知)忒瑞西阿斯

此外还有王后欧瑞蒂丝,士兵,信使,群众等。

「上半场・第一幕」

(三女儿)安提戈涅:“我亲爱的妹妹,命运为什么对我们如此不公?还有多少厄运要降临到咱们头上?你听说了国王的新法令么?咱们可怜的哥哥啊!”

(四女儿)伊斯墨涅:“没有,我不知道有什么新法令。我只听说,咱们的两个哥哥在战场上互相杀死对方。有什么能比这个更悲惨?”

安提戈涅:“禁止埋葬令!国王安葬了咱们大哥,却把二哥弃尸街头,而且严禁任何人给他举行葬礼,违者格杀勿论。可怜的波呂涅西斯啊,没有葬礼,你连地府都进不了,只能做一个无人收无处留的孤魂野鬼。”

伊斯墨涅:“我能做什么?”

安提戈涅(把手伸向妹妹):“妹妹,和我一起安葬二哥吧!”

伊斯墨涅(惊恐的):“你疯了么?那可是违反国王法律的。”

安提戈涅:“可是他是我们的二哥啊,是我的,也是你的。”

伊斯墨涅:“我不能做违法的事。而且你也记得,这两个哥哥当年抛弃咱们老爸,咱爸有多么的恨他们,并诅咒他们的事情。”

安提戈涅(摇头,生气),“不管他做错了什么,他毕竟是我的哥哥。你不愿帮忙算了,我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弃尸街头。”

(安提戈涅和伊斯墨涅退场,舞台转入第二幕)

(Detail) Antigone and Ismene, 1892, by Emil Teschendorff (1833-1894)

「上半场・第二幕」

(群众合唱):“赞美宙斯!赞美阿波罗!赞美众神!我们的七个将军对战阿戈斯的七个勇士,血流成河,两个王子互相杀死了,但底比斯屹立不倒!”

(新国王克瑞翁登场)

(群众合唱):“赞美新国王!”

克瑞翁:“感谢大家的信任!做为新任国王,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依法治国。法律就是法律,高于一切,任何人不得违背!”

克瑞翁:“我重申那条法律:任何人不得试图埋葬波呂涅西斯。他联合外城邦的人来进攻自己的祖国,那他就是我们不共戴天的仇人!”

克瑞翁:“让他横尸街头,让小鸟去啄让野狗去啃吧。我就是要让世人看到,背叛自己城邦的下场!”

(一个神色慌张的士兵登场)

士兵(犹豫着,结巴着):“我最尊敬的国王,我实在不知… 不是我… 我怎么才能… ”

克瑞翁:“有话快说吧,别啰嗦了!”

士兵(鼓起勇气):“有人… 刚才有人埋葬了波呂涅西斯王子。不是真的埋葬,只是用尘土覆盖了他的尸体。”

克瑞翁(大怒):“谁这么大的胆子?还有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你要是不把罪犯抓出来,你自己提头来见。退下!”

(士兵退场,舞台转入第三幕)

「上半场・第三幕」

(士兵拽着安提戈涅登场,安提戈涅双手绑着锁链)

(群众合唱):“这人为何如此面熟?她不是安提戈涅公主么?哦,可怜的公主,俄狄浦斯的女儿,你做了什么?又有什么厄运要降临到你的头上?”

(国王克瑞翁登场)

士兵:“我最尊敬的国王,我抓住了罪犯!”

克瑞翁:“这是怎么回事?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士兵:“报告大王,刚才被您训斥后,我就把覆盖波呂涅西斯王子的尘土扫去,然后躲在暗中等待。果然不久后,就看见了她前来,第二次给王子行埋葬礼。是的,就是安提戈涅公主!”

克瑞翁(转向公主):“是这样的么,我的孩子。”

安提戈涅:“是的,是我做的!”

克瑞翁(转向士兵):“你可以退下了,这件事你已经没有任何罪行或责任。”

(士兵退场)

克瑞翁(痛心转向公主):“侄女,告诉我为什么。你是不知道我的禁令对吧?不知者不罪啊。”

安提戈涅:“我知道你的禁令!全城人都知道!”

安提戈涅:“但你立下的,是凡人的法律,不是天神的法律。天神的法律是永恒的!不管我二哥做了什么错事,我不能看着他横尸街头,无人安葬。这样他连地府都进不去。哦,没有人应得这样的惩罚,何况他是我的亲哥哥!”

克瑞翁:“王子犯法与民同罪。我既然已经说了要依法治国,侄女你知道后果吗?”

安提戈涅:“那就杀了我吧。我如果不能维护自己哥哥的一点尊严,活着有什么意义呢?”

Antigone au chevet de Polynice, 1868, by Jean-Joseph Benjamin-Constant (1845–1902)

「上半场・第四幕」

(伊斯墨涅登场)

克瑞翁(转向伊斯墨涅):“四侄女,你也是同谋么?”

伊斯墨涅:“是的。如果我姐姐承认了一切,我愿意与她共赴刑场!”

安提戈涅:“不,她没有同谋。这里没有她的责任!”

伊斯墨涅(转向安提戈涅):“姐姐,为什么你不让我们承担同样的命运?”

安提戈涅:“因为你选择了凡人的律法,而我选择了天神的律法。你选择了生,我选择了死。”

克瑞翁:“你们这两个愚蠢的女人。来人啊,把她们俩都锁起来,等候死刑!”

(士兵上前,拽着安提戈涅和伊斯墨涅退场)

(王子海蒙登场)

海蒙:“爸爸,我伟大光荣正确的爸爸,是真的么?你要判处我的未婚妻,安提戈涅,死刑?”

克瑞翁:“是的,我的儿子。因为法律高于一切,我不能徇私枉法。”

克瑞翁:“我一直搞不懂,她们姐妹俩里面,明明是妹妹伊斯墨涅更年轻貌美,你怎么会偏偏选中了安提戈涅?但你不要担心,咱们王国美女如云,你一挑一大把。”

海蒙:“为了安提戈涅,我情愿付出我的生命!”

克瑞翁:“忘了她吧,你这个愚蠢的孩子。”

海蒙:“安提戈涅的行为是正当的,她是无罪的。这不仅是我的愿望,也是全城民众的呼声。哦爸爸,展示您的仁慈和公正吧。”

克瑞翁(发怒):“永远不会!我是国王,我的法律是铁一般的法律。你们都退下!”

(众人退下,上半场结束)


「下半场・第一幕」

(群众合唱):“爱,亲情,天神的律法。”

(群众合唱):“死,罪行,凡人的条规。”

安提戈涅:“我的死期将至。天神啊,命运啊,你们为什么如此残酷?我可怜的妈妈乔卡斯塔,我可怜的爸爸俄狄浦斯!你们犯下的罪过,都是来自命运的玩弄,来自天神的诅咒啊!”

(国王克瑞翁登场)

克瑞翁:“侄女,你认罪了么?”

安提戈涅:“我没有罪!”

克瑞翁:“那么我已作出决定,释放伊斯墨涅,处死安提戈涅。”

克瑞翁:“我也不会直接杀死我自己的侄女。来人呐,把安提戈涅关到一个沙漠的小屋子里,让她自己饿死渴死吧!”

(安提戈涅被带下)

Antigone Sentenced to Death by Creon, Giuseppe Diotti, 1845, Accadamia Carrara, Bergamo

「下半场・第二幕」

(瞎眼老先知 – 忒瑞西阿斯登场)

忒瑞西阿斯:“底比斯的国王啊,咱们这里有两个人,却只有一双眼睛。”

克瑞翁:“你在说什么?你知道我一向很尊敬你。”

忒瑞西阿斯:“你听到城中民众的呼声么?安提戈涅是对的,你应该允许安葬呂涅西斯王子,释放安提戈涅公主。”

克瑞翁(生气):“你也站在她那一边么?法律就是法律,不容置疑。”

瑞西阿斯:“可那是你制定的法律,你的法律是错误的啊。相信我,你如果知错不改,它会给你带来不可弥补的灾难!”

克瑞翁:“吾意已决,多说无益,退下!”

(忒瑞西阿斯退场)

(群众合唱):“盲眼的老先知啊,他的智慧震古烁今,他的预言从未错过。”

克瑞翁(非常忧心的):“是啊,这个老头虽然恨讨厌,但他的智慧和预言从来都没有错过。”

(群众合唱):“从善如流吧,我们伟大的国王。”

克瑞翁(很不情愿的):“好吧,传我的令,安葬波呂涅西斯王子,释放安提戈涅公主。”

(克瑞翁退场,舞台转入第三幕)

「下半场・第三幕」

(王后欧瑞蒂丝坐在那里缝衣服)

(信使登场)

信使:“哦,天神啊,命运啊,我从来没有想到有这么一天,要我传递这么悲惨的消息。”

(群众合唱):“发生了什么事?”

信使:“他们都死了!”

(群众合唱):“谁死了?谁是凶手?”

信使:“安提戈涅,是的,公主自杀了。”

信使:“海蒙,是的,海蒙王子,公主的未婚夫,闻讯后也自杀了。”

王后欧瑞蒂丝:“你在说什么?你再重复一遍?”

(信使描述了事情的经过)

(王后一言未发,默默的离开了)

信使:“好奇怪啊,听了她儿子的死讯,王后居然一句话都没说。这里太安静了,安静得吓人,像是死神在我们身边。”

(信使退场)

(国王克瑞翁登场,怀中抱着死去的海蒙王子)

克瑞翁(哭):“可怜的海蒙,我的儿子啊,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信使登场)

信使:“报告国王,听到王子的死讯后,王后也刚刚自杀了。”

克瑞翁(哭,昏倒,醒来,哭):“冥王哈迪斯啊,你为什么这样对待我。当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克瑞翁:“我现在有些理解我姐夫俄狄浦斯了,我无法死去,因为我没脸去见我的妻子和孩儿。”

克瑞翁:“有时候活着,比死去是更痛苦的折磨!”

(全剧终)

Antigone, by Felix Resurreccion Hidalgo (1855-191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