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达罗斯(Daedalus)和伊卡洛斯(Icarus)

回「希腊罗马神话

大家都听说过爱因斯坦吧,但并不是很多人知道他有个儿子叫爱德华(Eduard)。现在你假想一下,如果每次开讲座有人介绍爱因斯坦时总是说,“这位先生是谁你可能不知道,但他是爱德华的父亲!”,求老爱的心里阴影面积?

代达罗斯(Daedalus)就是伊卡洛斯(Icarus)的父亲。


代达罗斯是希腊神话里最聪明最天才的工匠和发明家,他是古希腊的墨子和鲁班。据说西方的斧头,锤子,锯子,胶水什么的,都是来自他的发明。有人曾经说过,“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代达罗斯做不出来的。”

但说起锯子,其实不是他的发明。他有个姐姐,把儿子普迪克斯(Perdix)也就是代达罗斯的外甥,托付在他门下学艺。这个普迪克斯年纪虽小,却是个发明家的天才,各种神思妙想信手捻来,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让他这个做舅舅的在一旁又妒又恨。

有一天在海边,小普迪克斯被一只死鱼的鱼骨头刺伤了手。怎么不起眼的鱼骨头这么锋利呢?望着手掌上裂开的几道小口子,鲁班,哦不对是普迪克斯,陷入了沉思。从此以后,西方世界就有了锯子。

如此的发明还有不少。终于有一天代达罗斯受不了了,从一座高塔上把外甥推了下去。据说被女神雅典娜(Athena)看到,在普迪克斯落地之前把他变成了一只鸟。

Perdix, thrown off a tower by Daedalus, is turned into a bird by Minerva, 1774-1778

舅舅杀外甥,这在雅典(Athens)是不可饶恕的恶行。代达罗斯被判有罪,流放/潜逃来到了克里特(Crete)。

克里特的国王叫米诺斯(Minos),王后叫帕西淮(Pasiphaë)。咱们在另一篇故事 底比斯系列之欧罗帕 里提到过欧罗帕(Europa)公主,米诺斯就是她的儿子。

米诺斯得罪了海神波塞冬(Poseidon),海神为了惩罚国王,联合情欲女神阿佛洛狄忒(Aphrodite)给王后帕西淮下了一个毒咒:让王后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一只公牛。而这只公牛也不是什么宙斯或波塞冬变的,它就是一只牛。

这段故事非常出名,咱们有空另行介绍,这里只讲和代达罗斯有关的部分。王后知道代达罗斯是天才发明家,把他找来:“你得想个办法,让我能和那只牛发生关系。”

代达罗斯用木头造了一只母牛,千娇百媚,几可乱真。然后他让王后躲在木头母牛里,带到那只公牛面前,公牛一见扑了上去。

以下略去三万六千字。。。

Daedalus, Pasiphae and wooden cow. Roman fresco from the northern wall of the triclinium in the Casa dei Vettii (VI 15,1) in Pompeii

十个月后,王后生下一个半人半牛的怪物,米诺陶(Minotaur)。


米诺斯国王又惊又怒,但也无可奈何。在德尔斐(Delphi)先知的指点下,他命令代达罗斯建造了一座巨大的迷宫(Labyrinth),把怪物安放在迷宫里,每天抓活人扔进去喂它吃。

这个迷宫设计的极为巧妙,米诺陶走不出来。如果有人进去了,也走不出来。

代达罗斯的儿子,伊卡洛斯,就是在此时首次出场。据说他参与了迷宫的修建,而且和父亲一起担负着守护迷宫的职责。

然后就到了大英雄忒修斯(Theseus)的一段故事。忒修斯领命来杀米诺陶为民除害,但他遇到这么巧妙的迷宫,也是一筹莫展。

还是我们天才的发明家代达罗斯给力。他告诉公主亚莉阿德妮(Ariadne),“你需要如此这般,这般。。。”

Theseus and the Minotaur (Detail), c.(1500-1525), Musée du Petit Palais, France
(迷宫出口左侧坐着的是亚莉阿德妮公主,可以看到她旁边挂着的线球铁圈)

于是公主去找大英雄忒修斯,“这里有一团线球。我抓住线球的这一端守在迷宫门口,你抓住另一端进去找那个怪物。杀了它之后,你只要顺着长线反身退回来就可以了。“

忒修斯依计而行,闯迷宫杀死了怪物米诺陶,然后全身而退。


米诺斯国王又一次又惊又怒,但也又一次无可奈何。这回他把代达罗斯和伊卡洛斯父子囚禁在迷宫里,并阻断了他们海上出逃的所有路线。

下面就是大家都很熟悉的情节了:代达罗斯设计了两套长翼飞行服,一套自己穿上,一套给儿子穿上。“咱们不能从海上逃,就飞着逃离克里特岛!”

但他特别叮嘱了伊卡洛斯:“这个长翼翅膀是用胶水粘的。胶水怕热,你一定要注意不能飞得太高,要离太阳远一些。”

Daedalus en Icarus, by Laurent Pêcheux (1729–1821)
Daedalus And Icarus (1615 – 1625), by Anthony van Dyck (Flemish, 1599-1641)

他们父子俩逃离了克里特岛,飞过了 Samos 岛,飞过了 Delos 岛,飞过了 Levitha 岛,一切进行的那么顺利。

伊卡洛斯开始有些得意忘形。他早忘了老爸的叮嘱,不再满足于安安稳稳的前行。

“哈哈!!!”,他开始尝试各种花样飞翔。左驰右骋,翻身鱼跃,他越飞越快,越飞越高,离太阳越来越近。

在阳光的照射下,那些固定翅膀的胶水渐渐融化,终于双翼完全脱落,从他身上掉了下来。

只听一声惨叫,代达罗斯完全来不及施救,眼睁睁的看见儿子自由落体般直线坠入海中。在最后那一刹那,他脑海里依稀闪过很多年前,他把小外甥普迪克斯推下高塔时的情景。

他多希望儿子也能在最后一刻变成一只小鸟。

The Fall of Icarus, 1635-1637, by Jacob Peter Gowy (c.1610 – after 1644), Museo del Prado, Spain
The Lament for Icarus (1898), by Herbert James Draper (English, 1864-1920)

过了许久,海水才把伊卡洛斯的尸体冲回岸边。

代达罗斯安葬了儿子。那片地方,今天叫做伊卡洛海(Icarian Sea)。

Landscape with the Fall of Icarus, c.1558, by Pieter Brueghel the Elder (1526/1530–1569), 
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
(从1996年起,专家们偏向认为这幅作品不是 Pieter Brueghel the Elder的原作)
(Detail) Landscape with the Fall of Icarus, c.1558, by Pieter Brueghel the Elder (1526/1530–1569)
A Roman mosaic from Zeugma, Commagene (now in the Zeugma Mosaic Museum) depicting Daedalus and his son Icarus, c. 2nd century BC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