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弗斯(Sisyphus)

回「希腊罗马神话

西西弗斯(Sisyphus)是色萨利国王埃俄罗斯(Aeolus)和王后安娜瑞特(Enarete)的儿子。他长大后没有继承老爸的王位,而是自己出国发展,在哥林多(Corinth)建城做了国王。

在古希腊神话中,起码在奥德修斯(Odysseus)出现之前,他大概是所有凡人中最机智狡猾的人物。也正因为如此,在不少传统中,奥德修斯是他和 Anticlea 生的儿子(见稍下)。


在哥林多的边境,来了一个叫奥托里库斯(Autolycus)的家伙,就紧挨着西西弗斯的牧场放羊。随着时间过去,哥林多这边的羊群越来越小,奥托里库斯那边的羊越来越多。

大家都知道奥托里库斯有一个魔法能力:能把东西变形,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所以谁都知道他在偷哥林多牧场的羊,但就是找不出证据。

于是西西弗斯悄悄的把他这边的羊,在蹄子底下雕了特殊图案。下次再少的时候,他聚众上门去邻居那里问罪,把羊的蹄子翻出来找到图案,抓了个现场。

奥托里库斯只得认怂,把自己的女儿赔给了西西弗斯。他的女儿就是 Anticlea,后来生下希腊第一聪明人奥德修斯。


在河神阿索普斯(Asopus)找女儿的那一段故事里,西西弗斯得罪了众神之神,宙斯(Zeus)。

阿索普斯有个女儿,埃伊纳(Aegina),长得十分美丽动人。宙斯又伸出了他的魔爪,变成一只老鹰把公主抢走拐到了阿提卡(Attica)。

河神丢了女儿却不知到哪里去找,就四处询问。大家都说不知道,谁愿意得罪宙斯呢?只有西西弗斯站出来说,“我倒是前两天看见一只丑陋的恶鹰,叼着一个美女向某个方向去了。我们哥林多缺水,河神你给我引一条淡水河进来,我就告诉你。“

就这样,哥林多有了一条可以饮用的泉水,但西西弗斯和宙斯结了仇。

Aegina Visited by Jupiter, 1767-1769, by Jean-Baptiste Greuze (1725–1805),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一个凡人得罪了宙斯,那只有死路一条了。宙斯派遣死神(Thanatos)来抓西西弗斯去地府。

死神带来个神奇铁链,很得意的炫耀着:“你看见这根铁链么?别说你们可怜的凡人了,连神仙被套住都很难挣脱的。你就老老实实跟我下去吧!”

西西弗斯装作很困惑的样子,“这根链子看上去也很普通呀,哪儿有那么神奇。你来示范一下,我怎么看不明白?”

”哎呀,你们凡人真是个笨啊!“ 死神有些不耐烦了。”你看,如果从我胳膊下方绕过去,绕我的腰转一圈,然后从我右肩上方这里回来,然后只要这么一扣,就。。。“

西西弗斯眼疾手快,瞅准机会在最后一刻,用死神的链子扣住了死神自己。

Thanatos / The Angel of Death, 1880, by Evelyn De Morgan(1855-1919)

死神被困,地球上的凡人就不会死了。这一来惹恼了两位大神:冥界之王哈迪斯(Hades),和战神阿瑞斯(Ares)。前者发愁地府收不到新会员,后者担心没有死亡的战争就失去了意义。

在他俩的压力下,宙斯出手救出了死神,而且让他再去抓西西弗斯一回。这次我们可怜的哥林多国王知道逃不掉了,但他还是不肯束手待毙。

此时哥林多的王后叫墨洛柏(Merope),是个仙女。西西弗斯在临死前悄悄对妻子说,“为了证明你对我的爱,你一定要答应做一件事:我死后你不许安葬我。要把我扔到大街边上,赤裸着尸体,也不许任何人埋葬我!“

“你要发誓!”

王后虽然不明白其中深意,但点头答应了。

Merope with her sister Pleiades in the background, 1884, by William-Adolphe Bouguereau (1825-1905)

类似 安提戈涅 和 伊利亚特结尾 那些故事,在古希腊的传统里,一个人如果没有得到适当的葬礼他是进不了地府的,只能做一个野鬼孤魂。

所以西西弗斯在冥河(River Styx)的尽头被困住,不能前行。他对前来查看的冥后波西芬妮(Persephone)诉苦,说自己的妻子对自己不忠,没有尽责。

“我多希望有个机会回去教训她一番,然后给我自己一个正式的葬礼,让我能好好的进入地府,永远为您效力啊!”

冥后耳根子软,就信了他的,遣送他回去处理好后事再来。

西西弗斯回到阳间,继续和王后花天酒地,哪里肯再回地府。


Sisyphus (C. 1660 – 1665), by Antonio Zanchi (Italian, 1631 – 1722)

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命运,欺骗死亡,引发了众神震怒。

宙斯派荷米斯(Hermes)亲自出马,把西西弗斯直接拎到了阴间。而且为了惩罚他之前的行为,宙斯判了他这么一个永恒的刑(类似 谭老头 和 普罗米修斯):

他被判要将大石推上陡峭的高山,每次他用尽全力,大石快要到顶时,石头就会滑脱滚回山底,又得重新推上去,做着无止境的劳动。

有人笑话西西弗斯,有人同情他,有人可怜他。但你静下来想一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重复做着永无止境而且最终徒劳的事情,难道不是天神赐给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么?

不推石头,你又能去干什么呢?

Sisyphus, 1548-1549, by Titian (1490–1576), Museo del Prado, Spain
Sisyphus c.1870, by Sir Edward Coley Burne-Jones, http://www.tate.org.uk/art/work/N0314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