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52BC) 法国第一位民族英雄,维钦托利

回「法国极简史

在现今法国的勃艮第(Burgundy),有一座维钦托利(Vercingetorix)的雕像,是拿破仑三世于 1865 年筹建的。在雕像的底座上,有(法文的)来自恺撒的一句话,翻译成中文大意是,

「高卢人联合起来,统一成一个国家,齐心协力,则能对抗宇宙。」

Alise-Sainte-Reine (Côte-d’Or) France, Statue de Vercingétorix

(French) La Gaule unie|Formant une seule nation|Animée d’un même esprit|Peut défier l’Univers.

(English) Gaul united|Forming a single nation|Animated by a common spirit|Can defy the Universe

by Julius Caesar

这个维钦托利是谁?我们要把时间回溯到两千多年以前。

公元前二世纪,随着罗马帝国的不断扩张,罗马人把目光指向了高卢,并于 122 BC 在普罗旺斯(Provence)建城,准备长久占据,并以此为基地继续向北扩张。

而此时高卢的原住民,分散为很多民族和无数的小部落。其中最主要的是凯尔特人(Celts),罗马人把他们的地盘称作‘凯尔特人的高卢‘,Gallia Celtica

罗马对付高卢众部落的战略很明确,简单而有效:「分化瓦解,拉拢打击」。他们今天给这个部落酋长一点好处,明天给另一个酋长送些礼物,挑拨离间,引导他们互相攻击。

高卢人虽然勇猛善战,但苦于不能团结,战事上一直处于下风。


到了 58 BC,罗马驻高卢的总指挥官不是别人,正是尤利乌斯·恺撒(Julius Caesar)。

这时候的地图是下面这样的:

  • 南方黄色区域,是罗马帝国的势力范围,包括了今天的西班牙,(法国)普罗旺斯,意大利,希腊等。其中的小红点就是恺撒所在的普罗旺斯指挥中心。
  • 北方绿色区域,是凯尔特人的高卢,包括了今天的法国,比利时,英国,莱茵河以西的德国。
  • 东北方的粉色,是莱茵河以东的日耳曼人(Germanic peoples),过一段时间后他们会变得很重要。
Celtic Gallia and the Roman Republic in 58 BC

此时凯撒的大后方,罗马,正在从议会制民主慢慢转向军事独裁。这是个谁有实力谁当老大的年代,雄心勃勃的凯撒急于在北方战场上打几场漂亮的战役,狂捞一笔政治和军事资本。

以罗马几百年来的惯例(Casus belli,罗马号称从来不主动侵略),它先是宣称遭受了高卢人的劫掠,然后说需要“先发防守进攻”。

公元前58年,凯撒发动了高卢战争(Gallic Wars)。


咱们前面说过,高卢人勇猛彪悍,但苦于各部落间不够团结,如一盘散沙。而对手偏偏又是个不世出的军事天才,凯撒。所以高卢一方虽然偶有局部小胜,但大的战局上是毫无悬念的节节败退。

58 BC:凯撒击败 Helvetii 部落,Suebi 部落;
57 BC:凯撒击败 Nervii 部落;
56 BC:凯撒击败 Veneti 部落;
55 BC:凯撒几乎已经占据了高卢全境,甚至在八月底穿越英吉利海峡(English Channel),第一次登陆今天的英国。

大多数艺术作品都会宣扬胜利一方的光荣。可能是高卢人失败的过于悲壮吧,在公元一二世纪里,有很多罗马的艺术作品描述的是战败的高卢人。

比如下面这座雕塑,一个高卢武士在败局不可避免后,先杀死了自己的妻子,然后引剑自裁。多么的英雄末路,悲惨凄凉。

Ludovisi Gaul / The Galatian Suicide, Roman Marble, 2nd century AD.
National Roman Museum – Palazzo Altemps, Rome

公元前 52 年,Arverni 部落的首领维钦托利闪亮登场。他成功的团结了其他部落,打造了一个高卢同盟,誓言要把罗马侵略者赶出自己的家园。

人心齐,泰山移。在维钦托利的领导下,高卢人在 Battle of Gergovia 中取得了辉煌的胜利,斩杀了上千名罗马士兵,其中还包括四十六的百夫长(Centurion)。

一时间高卢军团士气大振,凯撒似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但胜利来得太小太晚了。罗马军团凭借着多年征战的丰富经验,高效有素的武器和阵法,加上凯撒卓越的战术指挥,很快就扭转劣势,在阿莱西亚(Alesia)包围了维钦托利的主力部队。

阿莱西亚易守难攻,凯撒采取了围而不攻的战略,短短三周的时间,在阿莱西亚四周建造了一道25英里长,4米高的围墙,迫使对方断粮断水,不战而降。

果然在坚持了几个星期后,外来援兵又被罗马击退的情况下,维钦托利为了保全族人的生命安全,决定亲自投降。

他孤身一人一骑,来到凯撒帐前,把兵器扔在地上,慨然说到,“我是高卢领袖维钦托利。此番我放下兵器,任你千刀万剐,全无怨言。但求你饶过我一众族人。”

Vercingetorix throws down his arms at the feet of Julius Caesar, 1899, by Lionel Royer (French, 1852 – 1926), Musée Crozatier, Le Puy-en-Velay, France
Vercingetorix Throws Down His Arms At The Feet Of Julius Caesar (1863), by Émile Lévy (French, 1826-1890)

维钦托利领导的反抗运动,是高卢人对抗罗马的最后一次主要战争。

凯撒囚禁了维钦托利,一押就是六年。46 BC,出于政治需要,做为庆祝凯撒内战胜利的仪式之一,维钦托利被拖着在罗马游街示众后,遭受绞杀。

在此后的几百年里,高卢慢慢的变成了罗马帝国的一部分。罗马人的法律,罗马人修的路,罗马人的文化,都不可逆转的渗入到高卢人日常生活当中。

但在维钦托利的家乡,族人并没有忘记他。他团结高卢众部落的眼界和心胸,他抵抗外敌的威武和毅力,他最后舍身取义的信念和勇气,被一代代的传咏到今天。

Vercingetorix, by Frédéric Bartholdi, on Place de Jaude, in Clermont-Ferrand, France
作者 Frédéric Bartholdi 是自由女神像的作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