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塞斯提丝(Alcestis)和阿德米特斯(Admetus)

回「希腊罗马神话

阿塞斯提丝(Alcestis)是国王珀利阿斯(Pelias)的女儿,艾欧克斯(Iolcus)国的公主。在一众姐妹里,她是最漂亮的。

她的美名传遍了四方,有很多国王王子排队上门求亲。

其中一个小伙子是邻国菲瑞(Pherae)的国王,名叫阿德米特斯(Admetus)。


这里有一个分支故事:在此不久前,太阳神阿波罗(Apollo)因为杀死了神兽巨蟒(Python),被罚到凡间打苦工一年。宙斯(Zeus)照顾阿波罗,把他安排给年轻的阿德米特斯国王,任务是给国王放羊。

阿德米特斯一向以好客著称。他把阿波罗敬为上宾,二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Apollo Guards the Herds [or Flocks] of King Admetus, 1780–1800, by Felice Giani (1758–1823)

回到阿塞斯提丝公主的招亲大会这边。老国王珀利阿斯见女儿的追求者甚众,就给大家出了一道难题。在森林里有一只威武的狮子,和一头蛮横的野猪:“谁能把狮子和野猪驯服套在战车上,谁就能娶我的女儿。”

这是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阿德米特斯身旁有阿波罗。在天神的帮助下,他顺利的把两只野兽制伏,套在战车上,威风凛凛的骑到老国王面前。

老国王珀利阿斯哈哈大笑:“你就是我的女婿了!”


但接下来发生的剧情急转直下:在筹办婚礼的过程中,新郎官或是出于大意,或是出于傲慢,没有献礼祭祀给猎神阿提弥斯(Artemis)。

熟悉希腊神话的读者都知道,猎神一向不以宽怀大度著称,正相反她可以说是瑕疵必报。惹怒了阿提弥斯的凡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比如阿克托安,比如阿伽门农

婚礼结束,酒宴散去,新郎和新娘步入洞房的时候,他们发现卧室里遍地爬满了毒蛇。

Admetus In The Bridal Chamber

阿德米特斯询问了算命先生,得到很糟糕的消息:“这是猎神在说你的大限已到,你赶紧开始准备后事吧。”

太阳神阿波罗是狩猎女神的孪生哥哥,也很愿意帮好友一把,但阿提弥斯给命运女神(Fate)已经发出了通缉令,是谁也收不回来的。

阿波罗唯一能做到的,是劝说命运女神稍微宽限些时日,并同意了一个妥协:

「如果阿德米特斯能找到一个心甘情愿替他赴死之人,那命运女神可以带走这个替代者。」


随着大限越来越近,年轻的阿德米特斯国王心越来越凉。

他平素好客,高朋满座,救济过的朋友无数,但现在忽然一个个不见了踪影。他曾经以为自己年迈的已经走不动路的老爸可能会愿意替代自己,但老爸明确的拒绝了。

眼见着年轻国王在病床上骨瘦行销,日渐枯萎,美丽的王后阿塞斯提丝站了出来,指着丈夫对天发誓说,“我自愿代替我的丈夫赴死!”

Alcestis Sacrifices Herself for Admetus, 1804-1805, by Heinrich Füger (1751-1818)
Alceste mourante, 1785, by Jean-François Pierre Peyron (1744–1814), Louvre Museum

这一来夫妻俩的命运对掉了。国王瞬间恢复了健康,王后却倒在病床上,眼见不活了。

临死前的最后一刻,阿塞斯提丝对丈夫说,“我替你去死无怨无悔。但你要保证我,此生再不续娶,再也不正眼看另一个美女。”

阿德米特斯心如刀割,点头答应。


无巧不成书。阿塞斯提丝死后没几分钟,门口有人报告,“希腊第一大英雄赫拉克勒斯(Heracles)来访!”

赫拉克勒斯进门坐下,看见平时以好客著称的阿德米特斯一副哭丧脸,萎靡不振的样子。他跟家丁仆人们略一打听,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在希腊神话里,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得住赫拉克勒斯。他谢过国王的款待之恩后,告辞一路追到了地府。在那里他正好遇见扛着阿塞斯提丝要去交差的死神(Thanatos)。

和死神大战三百回合,他获胜救下了阿塞斯提丝。

Hercules Wrestling With Death For The Body Of Alcestis (C. 1869-1871),
by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 1830-1896)

几天之后,赫拉克勒斯再次出现在国王的面前,身旁多了一个头披纱巾的女子。那女子看不见脸,但身材举止风度,都俨然一副绝世美女的样子。

阿德米特斯好像情绪已经恢复了不少,他热情的招呼来客:“上次款待不周,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赫拉克勒斯哈哈大笑,“无妨无妨。我听说了老弟刚刚丧妻,就去给你找来个绝世美女。”

阿德米特斯连连摇手,“不可不可,万万不可。我答应了我的亡妻,此生再不续娶!”

可是赫拉克勒斯似乎有心要戏弄国王一下,“不看看怎么知道呢?这个美女可比你原配还要漂亮,保证你十二分满意。掀开头巾,她就是你的了!”

“你要是不感兴趣,我可就把她带走了,哈哈。”


头巾下的美女当然就是被赫拉克勒斯救下来的王后阿塞斯提丝。她此时心情极为矛盾,连自己都不知道希望丈夫怎样做。

她当然想和丈夫立刻团圆,但自己才死了没几天,丈夫就对“陌生”美女又有了兴趣?

阿德米特斯犹豫了片刻,掀开了她的纱巾。雪肤依然,花貌如昨,却不正是替他赴死的王后?

两人呆立半晌,“啊”的一声轻呼,搂抱在一起。燕燕轻盈,莺莺娇软,是耶非耶?是真是幻?

但在下面的一年里,阿塞斯提丝没有说过一句话。

Heracles Rescuing Alcestis from Thanatos, 1780, by Johann Heinrich Tischbein (1722–1789)
Hercules and Alcestis, 1862, by Ferdinand-Victor-Eugène Delacroix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